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ptt-0351 圓盤鎖頭熱推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圆盘锁头是磨豆子的磨盘。
把手指头插进去的阴差是拉磨盘的老牛。
只不过现在唯一不同的是磨盘在转,而老牛像是中了定身咒语一般无法随着转盘移动。
所以胳膊只随着圆盘锁头转了半圈便无法移动。
然而开石门需要两个条件。
第一是需要五家野仙冤魂做出的魂石。
郑臣收集到了四家,差一个黄皮子冤魂魂石无法得到,所以他用阴差的头颅和魂魄代替。
一代替还真成功了。
第二是需要一个活人当做祭品贡献到圆盘锁头上才能启动圆盘锁头转动从而吸收魂石力量打开石门。
在场活人算上我有四个。
但是郑臣在执嗔王面前敢提要杀人吗?
答案自然是不可能。
只好用阴差代替活人来充当祭品。
图盘锁头里有五个尖刺,这尖刺扎进皮肤后圆盘锁头就会自动启动吸收被扎者的生命和魂魄。
而这被当最祭品的阴差明显适应不了生命的二次流逝和二次痛苦死亡的来临,他想挣扎逃脱。
固然自由很可贵。
但是生命价更高。
他用自己道行修为抗衡着圆盘锁头转动的力量,可是如同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圆盘锁头仅仅停顿不到一秒钟便携带他胳膊继续转动,咔吧咔吧响的是他骨头即将要脱臼断裂的声音。
胳膊断了,皮肉拧巴在一块像是去水的毛巾。
胳膊依然在转动。
皮肤宛如被水蛭吸干了血液一样干瘪,原本黄色的肌肤在此刻变成暗黄色仿若失去一切精华。
“救……救命!”
阴差疼痛难忍呼喊出声,右手不停拍打在圆盘锁头上,似乎可以通过这个动作给予自己心理安慰。
“救命……”
在我亲眼看来,这原本二十多岁正值青春的地府特产肉身在每个呼吸间都被圆盘锁头夺走肉体里的血气。
他原本因为无法进食等等原因就很干瘦,到现在彻底变成皮包骨,连瘦下来会凸出的血管也不在膨胀像是死去的臭长虫趴伏在他皮肤里。
圆盘石锁越转越快。
他皮肉始终没有被抻断。
血液被抽干净了,圆盘石锁开始吸收他皮肤。
“嘶……咔嚓”
他像是被人享用而被扒掉包装的食物,皮肤从他脑袋出现一点裂纹,随后猛然用力将这裂纹从他脑顶撕扯到脖子下面的锁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一点血液不存的骷髅头,甚至可以从窟窿中看见他的魂魄。
“嘎巴……嘎巴……”
阴差连舌头都没有了,想说话只能上牙碰下牙发出嘎巴嘎巴的声响。既然他此刻说不了话,我们也知道他想要我们去拯救他,他不想死。
上半身,下半身。
整个肉体皮肤在两个眨眼间被圆盘锁头撕碎,衣物却保留在他身上,否则这将是现代医学史上最完美的骷髅标本。
皮肤没了,魂魄还在。
圆盘锁头如同孜孜不倦的职业抽水机,一点一点拉扯他魂魄,把他魂魄诱导出骷髅身体。
魂魄化作点点星光被圆盘锁头吸收一干二净。
随着一阵冷风吹过,骷髅身体顷刻间被冷风吹成一堆散沙肆意飘落在地,难以聚成一堆。
死了连个骨灰都没留下。
“轰隆隆!”
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悲催的空然-0351 圓盤鎖頭相伴
石门又发出一阵轰鸣。
此时此刻石门在我眼中像是西方古老神话中的吸血鬼加狼人的综合体。我表面没有任何畏惧之情,暗地里默默攥紧背在背后的手,琢磨着如果这山丘里有比这石门还要诡异的存在,该如何带着方胖子他们逃跑。
别死的如这阴差一般,只剩下飞灰。
“应该够了吧。”
郑臣注释着一直在轰鸣的石门,在心里头寻思着要不要再派上来一位阴差当做祭品。
“轰隆隆……”
石门发出最后一声轰鸣。
“吱……”
石门从内部被缓缓推开。
等开到三分之一的时候。
扑面而来是尘封已久的晦气。
“闭息!”
我连忙招呼方胖子三人不要呼吸。
空气尘封太时间不流动,其中混杂的灰尘,尘螨等不知道会堆积多少,况且按照这个情况来看,说不定石门内部会存在毒气,这先不呼吸是最好的办法。
然而方胖子和于香肉丝已经傻了。
是被第二个阴差死法给吓傻的!
精彩絕倫的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線上看-0351 圓盤鎖頭熱推
俩人虽然跟我历练了几个副本,见过不少奇形怪状乃至更加吓人的鬼怪,但其本质仍然是有心理防线的普通人。在当今社会哪会有此种只会出现在小说中的机关啊!在当今社会哪能看见肉身被扒皮只剩下骷髅的啊!
死的太尼玛干脆了!
幸好猴咂没心没肺对于这圆盘锁头的古怪很是嗤之以鼻。在听见我的叫喊后,连忙屏住呼吸,再用双手分别捂住方胖子和于香肉丝的口鼻,勉强让他俩不呼吸。
深山老林中的新鲜空气让石门里飘散出来的晦气代替,四周充满了烂木头腐朽的味道,刺鼻又上头。
石门全部敞开。
憋不住气的方胖子和于香肉丝被我往两个人嘴里塞了一颗从空间背包里掏出来的伸腿瞪眼丸。
有伸腿瞪眼丸解毒,两个人硬撑了五分钟。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0351 圓盤鎖頭相伴
五分钟过后,空气中的腐朽味道消失,空气流通至少让断崖下的环境不再布满腐朽味道。
郑臣和他剩下的六个狗腿子并无大碍。
我喂也快闭不住气的猴咂吃了一颗伸腿瞪眼丸。
“不能跟我进去,就回去吧。”
现在才刚刚开始,我无法揣测到石门内部的世界会是什么样,所以有了让于香肉丝他俩离开的想法。
“没事,来都来了,没必要走。”
“行,那就跟紧我。”
我想了想也没多说什么。
郑臣领着六个阴差率先一步走进石门。
“走吧,凡是小心点。”
我最后嘱咐一句,跟上了他们节奏。
他们哥仨互相对视一眼,紧紧跟在我身后。
外面有老树遮挡阳光,即使是白天,石门内部的可见度也不足三米,郑臣他们配有强光手电照亮前方道路。
这石门内部的土壤结构和外观,踩在脚下软软的,还有一定幅度起伏,坑坑洼洼不禁让我想起人类的口腔。
像是行走在巨型怪兽的嘴里。
而往前方继续直走的路段急转直下,往下走昭示着即将到达山丘妖兽的咽喉。
一路连个鬼都没有,更别提危险了。
走将近五分钟,眼前仍然是一片漆黑,到是路面便平稳了。在强光手电作用下,郑臣他们发现写在左侧墙壁的一段话,是藏文。
“མགྱོགས་པོར་རྒྱུགས།འདི་ན་ཡ་མཚན་ཅན་ཞིག་རེད།”
郑臣他们显然没有认识藏文的阴差,但是他们知道动用现代工具,想掏手机搜索翻译软件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到这里已经一点信号都没有,变成一块废铁。
猴咂看了看藏文,在我拍他肩膀暗示下,没有多说什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天真的样子在装傻。
“拿手机拍张照片,等出去再翻译。”
郑臣让一个阴差拍照片留下底照,又把手电筒再四处来回照一圈,发现右侧墙壁同样有藏文。
“ང་དང་མཉམ་དུ་ཕུང་བྱོས་དང་།མུན་ནག་གི་ཉིན་མོ་ཞིག་གི་འཇིག་རྟེན་།”
郑臣看着这字体完全不对应的藏文,顿时有些预感不好,再次觉得这萨满宝藏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可没有系统妈妈的帮助。
就算有系统妈妈帮助的我,现在对这个什么狗屁萨满宝藏依然是一知半解。
地洞内静的出奇。
可以清晰听见每一个人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猴咂怕他说话让这些阴差听到,借着强光手电照在墙壁后产生的反光,来到我身边悄悄比划下手掌,让我把手掌手心朝上摊开。我摊开手掌心之后,猴咂用手指头在我手掌心一笔一划书写他想传递给我的消息。
“这文字在说这里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