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noc非常不錯小說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275章 這也算事?推薦-eco27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人类对大自然的野望无穷无尽,比如说飞天,华夏就有各种传闻,进而引出各路神仙。
飞天很困难,至少在看不到有驱动力的情况下,人类最多只能装个鸟,弄一对翅膀从高处跳下来。
而爆炸对人类来说就是个很恐怖的事儿。
偶尔自然界会弄出现爆炸声来,人类听了惊为天人,觉得这是人类不可控的东西。
后来人类从植物在火堆里爆鸣中得到启发,于是过年时就砍些竹子扔火堆里,噼里啪啦的各种炸响,觉着能驱散邪祟。
竹子的爆鸣声可以想象,也就是那么回事,但此刻却称之为爆竹。
李治在宫中多年,也听过爆竹的动静,觉得很好玩。
当了皇帝后,那等事儿自然就没了心思。
他看到贾平安在精神抖擞的玩耍时,那股子火气啊!
然后爆炸声传来……
“轰!”
李治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眼前的东西仿佛都凝固住了。
那巨大的坊门摇摇晃晃的,估摸着也有些年久失修了,轰然倒塌。
嘭!
这个声音在平日里能吓到无数人,可此刻所有人都觉得这是蚊虫的鸣叫,微不足道。
唐旭张开嘴巴,第一反应是大喊:“保护陛下!”
周围的百骑迅速反应过来,贾平安研发的安保系统启动。
几个百骑打开手中的包裹,折叠盾牌打开,护住了李治的四周。
“弓箭手。”
贾平安一直觉得没有狙击手的安保不完整,随时都有可能被人从背后一刀干掉,所以就精心挑选了几个弓箭手随行。
弓箭手张弓搭箭,侦查四方。
可马却惊了。
李治的坐骑平日里就在宫中养尊处优,今日被这么一个剧烈的爆炸给惊住了,呆滞到现在,旋即仰天长嘶,来了个人立。
“咿律律!”
“陛下!”唐旭吓坏了,刚想去帮忙,李治夹住马腹,漂亮的跟着立起来……
马蹄落地,撞开前方的百骑后,一下就冲了出去。
“畜生!”李治喝骂了一句,那马却充耳不闻,一路疾驰。
“陛下!”
百骑和千牛卫都傻眼了。
“快追!”
可大伙儿的马都有些不听使唤,就唐旭的好些,一声长嘶后,就开始狂奔,喜的百骑的人准备嘲笑千牛卫。
“校尉,跑错了,不是那边!”
唐旭骂道:“某知道,拉不住!”
他被战马驮着往李治的相反方向跑去。
“陛下!”
一群人有的在收拾自己的马,有的在打马狂奔追赶……
长安城中是土路,一旦刮风就是沙尘暴的效果,此刻也差不多。
“长安城中奔马!大胆!”
金吾卫的人出现了,想拦截。
几个军士拔刀厉喝,前方的老卒一个哆嗦,“甘妮娘!闪开!闪开!”
几个军士不解,老卒一脚踹飞,自家也闪避在一边。
“这是陛下!”
几个军士被吓的屁滚尿流,有人傻眼说道:“莫不是有人谋反?”
“是啊!若非如此,陛下怎会一人策马疾驰?”
“快!去保护陛下!”
不得不说,此刻的大唐军队就是彪悍。换做是后期,宫变的时候压根就不带抵抗的,弄的帝位更迭和玩闹一般。
“保护陛下!”
疯了,追赶的人越来越多。
李治在冲出长安城后没多久才控制住了马儿,他勒马回身,看着后面那些大喊追来的军士,一股子火气就暗搓搓的在升腾。
“陛下!”
贾平安也追来了,李治看了一眼他胯下的阿宝,眼神晦暗。
他记着自己今日骑的这匹马和阿宝应当是兄弟,当时萧氏为贾平安请赏赐,他就赏赐了阿宝,觉着也就这样。
可看看现在的阿宝,那摇头晃脑的模样,压根没有半点惊惧。而它的兄弟却被吓的一路狂奔。
关键是……有些丢人啊!
他板着脸道:“朕想出城走走,慌什么?”
众人愕然。
“不是造反?”金吾卫的灰溜溜的回去了。
百骑和千牛卫此次堪称是丢人,压根没有反应过来。
“贾平安!”李治看着贾平安,双目中多了探索之意,更有些疑虑。
“陛下。”贾平安心知肚明李治是为何惊马,但依旧赞道:“陛下先前策马疾驰的英姿,引来了无数百姓的叫好啊!”
阿宝遇到了兄弟,甩个脑袋,打个响鼻。可它的兄弟却有些垂头丧气的。
一行人回到了道德坊,现场已经被金吾卫控制住了,长安县的不良人也来了,万年县的也来了,都想在皇帝的面前冒个泡。
李治下马过去,走到了坊门前,说道:“都散了吧。”
“各自回家了。”
晚些连百骑和千牛卫都被赶走大半,李治才蹲下去,看着爆炸中心的那个小坑。
他摸摸倒下的坊门,觉得那声爆炸就不该来自于人间。
“那是雷霆吗?”
李治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你会驱使雷霆?”
这不是李半仙的事儿吗?
贾平安说道:“陛下,雷霆藏于云间,一旦激发,那必然是从上到下。请陛下嗅嗅。”
李治嗅了一下,“这是什么味?”
“硝烟。”贾平安无比怀念这个味道,后世在禁止燃放鞭炮前,每到大年三十深夜的十二点,整座城市都变成了烟火的海洋,关闭窗户后,硝烟味依旧能挤进来。
真美!
眼前的这些人在瞠目结舌,李治再问道:“是何物所为?”
贾平安看看周围,“此事旁人不可听。”
有人说道:“陛下,此乃宫外!”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安全问题。
李治看着贾平安,点头道:“都散开。”
等周围的人散开在十步开外时,贾平安说道:“陛下,这是有几种原料配比而成的一种东西,臣称之为火药。这等东西……先前陛下也看到了它的威力,若是用于攻城……”
回眸一笑楚傾城
李治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画面,万众欢呼声中,轰鸣声骤然爆发,接着城墙倒塌,无数大唐将士蜂拥而上,有人高呼破城,有人欢呼万岁……
他看着贾平安,问道:“可是那些学问?”
贾平安默然点头。
李治深吸一口气,“可能再来一次?”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贾平安,“可有难处?”
没啊!
贾平安说道:“就是磨的手疼。”
“什么手疼?带朕去看看。”
皇帝来道德坊了,姜融先前跪地嚎哭,高喊是哪路神灵驾临道德坊,并降下雷霆,若是有罪,恳请等他回家安置了一家老小后再收了他。
那些坊卒也好不到哪去,近距离被巨大的爆炸声吓得魂不附体,此刻看着依旧面色惨白。
“见过陛下。”
李治没有放弃这等亲民的好机会,微微颔首,让姜融激动万分,竟然忘记了吸气。
到了贾家外,杜贺见到李治瞬间跪了。
他是奴仆,也就是和畜生并列的一种生物。
李治未曾多看他一眼,跟着进了书房。
“离远些!”唐旭站在书房外,手中握着刀柄,连千牛卫的人一起驱赶。
“凭啥?”
唐旭说道:“这是百骑参军的家,你等想听什么?”
MMP!
有人不满的道:“就算是在宰相家,咱们的人也能跟进去。”
唐旭觉得这人没眼力见,就说道:“想死或是想进宫直说。”
李治进了书房,结合前面那莫名其妙的爆炸,唐旭觉得小贾又弄出了不得了的东西,这等东西能惊动皇帝,自然该守密。
书房里都是些很粗糙的东西,李治看了一眼,“木炭,这是何物……硫磺?这又是何物……”
“硝石。”贾平安弄了些东西在桌子上捶打。
嘭嘭嘭!
然后研磨。
但只是演示。
随后他直接捣碎。
现在无需保密,他把家仆们叫来,轮流干活。
贾平安亲手把原材料混合起来,最后弄了一大包。
“陛下,在何处试?”贾平安觉得在道德坊内测试最好,这里地广人稀,随便选一块空地炸了完事。
“就是这些?”李治觉得不可思议,“硝石、硫磺。木炭,此三等东西加在一起能爆炸?”
你莫不是想欺君?
贾平安叹道:“陛下,臣学的这门学问来自于自然,电闪雷鸣是学问,大雨倾盆亦是学问……这等爆炸也是如此。这个世间有许多未解之谜,而用一些看似简单的东西组合起来,就能变成杀伐的利器,臣……陛下可带回去,自行测试。”
“也好。”
李治令人带了这一大包火药回去,临走前见贾平安一脸纠结,就问道;“可还话说?”
“点燃之后赶紧跑,离远些。”贾平安很认真的说着。
李治点头,随后离去。
帝王多疑,这一点没错,可这是火药啊!
贾平安送李治出了道德坊,最后叮嘱道:“陛下,定然要离远些。”
此人真的很啰嗦啊!李治点头,贾平安这才回去。
回到家中,杜贺隐隐知道些事儿,他觉得郎君此举有些冒险,“郎君,此等神器不该拿出来,帝王会猜忌。”
“猜忌又如何?”贾平安压根不怕这个,“一个火药可怕,可某的脑子里……”,他指指自己的脑子,自信的道:“某的脑子里有无数学识,那些学识可经天纬地,可上九天,下大洋,可让人明白这个世间的模样,也能让大唐强盛的让你不敢置信,这样的学问,帝王可会舍弃?”
冷清醫女:妖孽王爺欺上癮
總裁,你被踹了 慕依瑾
“先前郎君说那门学问不得了,某还有些狐疑,今日见到那爆炸,某觉着那怕不是神灵的学问。”杜贺已经有些小崇拜了。
“也可以说是神灵的学问。”贾平安想到了那些学问的积累,“都是一代代人呕心沥血研究出来的,说是神灵的学问并无错。”
杜贺不解的道:“那郎君为何以前不显露出来?”
贾平安笑了笑,“某从小就被视为扫把星,后来跟着先生学了这些学问,那时某就是一个不能主宰自己生死的少年,这学问一旦显露出来便是祸根。”
杜贺惭愧的道:“某竟然忘却了此事……是了,郎君如今算是有了根基,那些老帅们在,若是没有正当理由,谁也不敢动郎君。”
“安心。”贾平安知晓杜贺在此刻有些惊喜加彷徨,不知道火药会给贾家带来什么,“某此刻弄出火药,只是让陛下和那些重臣知晓,某的学问……不能只教授给国子监的学生。”
杜贺心悦诚服的躬身,“郎君放心,某会管好那些人。”
贾平安微笑点头。
很快外面就传来了杜贺的声音,“今日之事不得在外宣扬,不得提及郎君,否则重惩,一家子全数重惩。”
这等连带处罚以前贾平安深恶痛绝,可到了大唐后,他堪称是入乡随俗,竟然适应的格外的快。
“难道我是个残忍的人?”贾平安扪心自问,然后摇头。
若是残忍的话,他会把火药包丢在战马的身边点燃,用一匹马的生命来证明火药的战争属性。
然后再说一句:“陛下,大唐该有大炸逼!”
“我总是心太软。”
这个时代的人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这等方式,若是遇到残忍的,甚至敢弄几个活人来做测试。
他坐在院子里微笑着,想着李治发现火药真的就那么简单后的反应。
“你可还想让我去国子监?”贾平安笑的就像是一头狐狸。
他一直不敢把后世的学识丢出来,就是担心会被门阀世家淹没了。
这等学问会让小圈子眼红,会让世家门阀感受到威胁……他们传世多年的根基就是家学!可家学却在这门学问之前败的毫无机会,这便是掘根。
就算是门阀世家不弄死他,皇帝也会把他幽禁在宫中的某个冷宫里,整日让他说出那些学问。
别怀疑,这等事儿帝王干得出来。
当他们发现这门学问超凡脱俗,于国于民大有益处时,贾平安就危险了。
那等时候皇帝不可能让他安然在外,那就像是小儿持币于闹市,风险太高。
所以他一直在等。
渐渐的,他立功了,封爵了……
他的朋友圈不断扩大,而他最关注的朋友圈就是老帅们。
但这并不保险,于是他结交了崔氏,后来更是结交了裴行俭,并用一番理论折服了他。
有老帅们在,有崔氏和裴氏的保护,这便是两个强力支撑。
等阿姐进宫后,这便是三足鼎立……
贾平安一直没有安全感。
刚开始他在杨家坞时也想过就此终老,可那些人愚昧,他担心迟早有一日会爆发出些事儿来,比如说谁家的人死了,或是谁家倒霉了,会拿他泄愤。
一切從鬥破蒼穹開始
所以他通过老许顺利来到了长安城。
随后就是在长安的一系列运作,期间也几度差点被镇压。
现在呢?
新学一出,他终于要在长安城冒泡了。
哈哈哈哈!
贾平安的眉间多了欢喜,“杜贺!”
杜贺正在训话,闻声道:“郎君吩咐。”
贾平安说道:“弄些好酒菜,晚上一家人都有。”
“多谢郎君!”徐小鱼喜上眉梢,“郎君,某去采买吧。”
曹二把肚皮一挺,“怎地,你觉着某的刀不利?”
想到曹二剁骨头的狠劲,徐小鱼笑道;“哪里,某就是去帮忙。”
“去吧。”贾平安心情极好,就像是后世颠沛流离半生后,终于买下了第一套房子时那样,整个人放松的一塌糊涂。
那种惬意啊!
……
李治回到了宫中,宰相们集体进谏。
“陛下,长安城中纵马疾驰……这非帝王所为。”长孙无忌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若是有人行刺……陛下当时身边并无护卫,危险啊!”
连李勣都破天荒的说道:“陛下,此等事此后万万不可。若是要出城也得带着人,若是可以,臣愿率人护卫御前。”
老不死!
柳奭看了李勣一眼,想着若是皇帝出了意外,自己的外甥女可就坐蜡了。
没有儿子的皇后,帝王驾崩后就成了孤家寡人,以后不愁吃喝,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这个问题要解决!
柳奭暗自下了决心。
李治听了一耳朵劝谏,却是左耳进,右耳出,“朕今日去了道德坊,见贾平安在弄东西……”
长孙无忌早些时候得了消息,“可是爆炸的那里?”
李治点头,“贾平安弄出来的新东西,朕想试试。”
“这东西元日用才好,在宫门外炸响,什么邪祟都跑了。”
众人出了大殿,长孙无忌经历过不少厮杀,李勣更是名将,其余的差点意思,但就是差点意思胆子才大。
“陛下,放在何处?”唐旭亲自来操作,倍感荣幸。
李治说道:“朕看放在前方就好,都能看到。”
唐旭带着火药包过去。
“左边些。”长孙无忌腆着肚子说道:“别放的太远,都看不清。”
回过头,他对李治说道:“当年陛下喜欢看爆竹,老臣就弄了几节过来,那时候就蹲在边上看,如今一晃十余年多去了,哎!”
李治看着火药包,由些迟疑,“会不会近了些?”
这个算事?
长孙无忌笑道:“老臣经历过刀林箭雨,这点动静……无碍!”
李勣问道:“贾平安是如何说的?”
唐旭说道:“贾平安说离远些。”
李勣说道:“如此陛下,还请离远些。”
重生最強棄少
“英国公,你的胆气何在?”
柳奭冷笑着,故意再往前几步。
李勣目光温润,不搭理。
贾平安别的时候会忽悠人,但在安全问题上却不可能。
李治想看,但李勣拉着他站在了长孙无忌的身后。
国舅身体肥胖,好大一个人体盾牌。
“点火点火!”前方的柳奭等人已经等不急了。
唐旭按照贾平安的交代点燃了引线,然后掉头就跑,最后蹲在了大水缸的后面。
宫中因为救火的需要,蓄水的大水缸不少。
柳奭微笑道:“这等阵仗算得了什么?老夫这几日觉着没精打采的,正想听个动静振奋精神,若是……”
“轰!”
爆炸声中,柳奭只觉得一股气浪扑来,人就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