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twi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神聖羅馬帝國 愛下-第二十五章、談判桌上的交鋒展示-87pe8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人最怕的就是没有希望,三百万劳务派遣计划虽然解决不了欧洲所有的失业问题,却能够给大家带来希望。
秉承着影响最大化的原则,除非是技术工人,否则此次劳工招募每户限一人,并且尽可能向经济困难家庭倾斜。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大招聘不仅缓解了各国的就业压力,同时也是一次大规模扶贫运动。
别看维也纳政府制定的薪水标准不高,仅仅只有1893年欧洲民众平均收入的五折,但是对底层民众来说,这已经是高收入了。
在这个贫富差距悬殊的年代,大贵族、大资本家一年的收入,等同于数万、乃至数十万普通人一年的收入,而超过一半的底层民众收入还不足平均水平的20%,“平均”二字早已丧失了意义。
如果不是工作地点在海外,各方面基础条件都跟不上,这样的工作岗位早就被抢破头了。
从这方面来看,年度扶贫冠军弗朗茨是拿定了。或许也是本世纪的扶贫冠军,毕竟这种级别的扶贫工程已经是前无古人,估计后面几年也不会再有来者。
签订劳务合同,就预付三个月薪水,完全不需要担心上当受骗,这是和各国政府联合组织的招聘,后续劳务派遣大家也会一起跟踪。
当然,具体能够跟踪到哪一步,就没有人知道了。反正宣传的时候,尽挑好的说。
气候恶劣、毒虫猛兽出没,这些现实性问题,都被各国政府有意无意的忽略了。或许对统治者来说,尽管把这些潜在危险分子送走才是王道。
撒钱的效果自然是杠杠的,每一笔预付薪水的下发,都有一个家庭暂时摆脱了饥饿危机。不断恶化的欧陆局势,终于出现了转机。
……
南洋,备受瞩目的菲律宾战争调停会议,已经在苏拉威西岛拉开了帷幕。
不出意料,除了日西两个当事国外,参与调停的还有不列颠和欧陆联盟各国。
非常明显,1vs17的调停会议,局势对日本人来说非常不利。外交上玩儿舌战群雄,那绝对是一个悲剧。
狗血青春
日本政府也不是没有努力,事实上在走上谈判桌前,伊藤博文已经拜访了多国公使邀请他们参加调停会议。
不奢求大家全力支持,哪怕只是派个代表去凑热闹、捧个人场,对日本政府来说也是一种支持。
很遗憾,纵使日军在菲律宾战役中表现不错,但是在外界眼中,西班牙的实力仍然更强一些。
要大家冒着得罪西班牙的风险帮忙捧场,这实在是太为难人了。除了英国政府碍于面子,仍然站在日本政府一方外,日本人再也没能拉到第二个盟友。
孤家寡人的后遗症,很快就体现了出来。谈判才刚刚开始,侵略者的帽子就被扣上了,根本就不容他们反驳。
……
俄国代表坦不轮多斯义正言辞说道:“侵略者必须得到严惩,任何放纵行为,都是对文明世界的亵渎。
为了替死去的无辜受害者讨回一个公道,我提议成立临时法庭,对发起这次战争的罪魁祸首进行审判。
……”
紅樓之戰環三 迷榖木
如果单从坦不轮多斯的言论判断,不知情的肯定会以为是日军入侵了俄罗斯,才让他那么生气。
这已经不是中立国调停应有的态度,反而更像是一次复仇会议。坦不轮多斯和日本人有仇么?
答案是:没有!
尽管因为尼古拉皇储的遇刺案,沙皇政府上下都看日本人不爽,可皇储毕竟还活得好好的,这就够不成国仇家恨。
不光没有仇恨,就连大的利益冲突都没有。沙皇政府没有战略东移,日本政府也没有北上,纵使库页岛有点儿小纠纷,那也是以日本政府让步结束的。
不过这不妨碍坦不轮多斯寻日本人的晦气,除了向国内的皇储卖好外,更重要的还是西班牙人给钱了。
为了在调停会议上占据主动权,西班牙代表是一路撒钱,参加会议的各国代表人手一份“土特产”是少不了的。
事实上,不光西班牙代表送了礼。日本代表团同样也没少使钱,伊藤博文甚至还亲自上门一一拜访。
没有办法,这是时代的陋习。19世纪的外交,一直都伴随着物欲横流,美其名曰——公关。
给钱不一定能成事,但是不给钱一定会坏事。在不涉及本国利益的前提下,外交官的可操作性就大得去了,通常都是谁给得多就倾向于谁。
可惜这次不行,欧陆联盟会议已经做出决定要支持西班牙,作为成员国之一的外交代表,坦不轮多斯必须要支持,这是政治原则问题。
在这种背景下,日本代表团的努力,最多只能让大家口下留情,在支持西班牙的时候态度软化一些。
原本看在日本人送来的“大黄鱼”份儿上,坦不轮多斯也不想做得这么绝,但是国内某个大人物的一封电报,让他放弃了全部幻想,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反日派。
类似的电报不只一封,几乎各国代表都收到了。日本政府在南洋公关再厉害,也架不住西班牙人从欧洲下手。
最终的结果就是,欧陆联盟十几个国家都在拉偏架。名义上是调停,实际上却都在支持西班牙。
西班牙代表顺势配合道:“爵士说得不错,侵略者必须严惩,要不然正义得不到声张,这个世界会乱套的。
据我们搜集到的情报,日本政府和法国人有密约,南下入侵菲律宾只是第一步,他们还计划配合法军参与欧陆作战的。”
仅仅只是让日本人退出菲律宾群岛,明显难消西班牙人的心头之恨。可惜他们自身实力有限,无力反攻日本本土。
为了让日本人的结局更惨一些,费德里科果断选择将反法同盟拉下水。只要坐实了日本勾结法兰西的事实,那么菲律宾战役就不光是为西班牙保卫殖民打的,而是为了反法同盟打的。
性质发生变化,最终的结局自然也会不同。哪怕是为了面子,反法同盟也会让日本人吃不了兜着走。就连原本支持日本人的不列颠,也会迫于反法同盟的压力放弃这个小弟。
面对西班牙代表的指责,伊藤博文自然不能承认了,要不然就不是什么时候退出菲律宾群岛的问题,而是日本帝国还能不能存在的问题。
純情總裁別裝冷
“这完全是污蔑,我们和法国人没有任何关系,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勾结。
稍微有点儿军事常识的都知道,日本距离欧洲足有上万里,以之前我国海军的军舰性能,就算是要去欧洲,沿途也必须要进行多次补给。
如果得不到大家的允许,帝国海军连进入印度洋的能力都没有,又如何可能勾结法兰西?
帝国海军去南洋只是为了打击海盗,没想到在吕宋岛加煤的时候,遭到了贵国的守军偷袭,我们才被迫发起反击的。
这场战争我们才是受害者,所谓的侵略根本就不成立。这一切都是吕宋岛哪个白痴守军军官的责任,要不然根本就不会有这场战争。”
为了减少责任,伊藤博文果断的选择了睁着眼睛说瞎话。甭管有没有人信,反正西班牙人所有的指控,他都不会承认。
“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狡辩是没有意义的。法国人都已经承认了密约的存在,就连合同副本我都带过来了。”
说完,西班牙代表费德里科拿出了合同副本,递给了近前的神罗代表,并且还挑衅性的瞪了伊藤博文一眼。
不光有法日密约,还有一份英日密约,要不是英法的默许,日本政府也不敢南下。
只不过现在法兰西已经衰落了,而不列颠依旧牛逼哄哄,西班牙政府不想得罪英国人,直接无视了英日密约的事实。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心跳加速的伊藤博文,硬着头皮呵斥道:“一份凭空捏造的条约,就想要给我们定罪,贵国未免也太霸道了。
我们从来都没有和法国人签订密约,阁下拿一份假合同出来,就想要让我们承认么?”
不紧张不行,法日密约真的存在。只不过条约上面的内容,和西班牙代表说得有些出入。
在南下战略启动前,日本政府就考虑过法兰西战败的后果,所以在缔结条约的时候,多是一些模棱两可的内容。
加上巴黎政府对日本不重视,根本就没有把他们的军事力量当成一回事,最后缔结的条约就是一份联合围剿海盗计划。
围剿海盗看似没有问题,问题是当时神罗海军出于封锁法兰西的目的,没少在马六甲干无本买卖。
作为胜利者是不需要受到指责的,所以这一段黑历史,肯定要被抹去。对日本海军想要围剿“海盗”的问题,明面上神罗帝国肯定不会说什么,暗地里会不会报复就没人知道了。
反正伊藤博文很紧张。在日本政府看来,神罗不遗余力的支持西班牙,就是出于对之前日本可能勾搭法兰西的报复。
仅仅只是因为“可能”,法日密约也是严格保密的,正常情况下神罗是不会知道具体内容的。不过国际政治往往不需要证据,凭借一个可能已经足以令维也纳政府给他们穿小鞋了。
要是把这个“可能”坐实了,那么未来日本的苦难日子就有得过了。解释没有任何意义,甭管日本政府出于什么目的,也不管他们干没干,都要遭到报复。
霸主是需要立威的,作为战后第一个送上门去的日本,那必须是用来儆猴的“鸡”。
基于这种判断,伊藤博文现在是打死也不能承认法日密约,纵使拿出了合同也一样。
或许是意识到了小弟遇到了麻烦,英国代表克劳斯笑呵呵的说道:“诸位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继续流连于过去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的目光要向前看。
战争是残酷的,持续的每一天都会带走很多宝贵的生命。任何渴望和平的人都不希望发生战争,血流的已经够多了。
重生:嬌妻太霸氣
今天我们坐在一起是为了调节矛盾,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至于其他问题,还是等战争结束过后再讨论吧!”
不是克劳斯不给力,实在是日本政府发起的这场战争完全经不起推敲。憋足的战争借口,不宣而战,这些都是日本政府洗不干净的。
要是对付弱国,无论是耍无赖,还是犯浑都可以;可现在欧陆联盟已经介入了,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游戏规则办。
伦敦政府已经正忙着搞垮欧陆联盟,此刻实在是不适合出来拉仇恨,毕竟一个联盟存在的必备条件就那么两点: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敌人。
想要瓦解欧陆联盟,第一步就是要让欧洲各国感觉不到威胁,只有共同的敌人消失了,他们才会放心大胆的内斗。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伦敦政府已经决定在海外进行战略收缩,尽可能的避免和欧洲各国发生冲突。
在这种背景下,英国人能够给日本政府提供的支持可想而知。或许伦敦政府现在恨不得菲律宾战争立即结束,好让欧陆联盟早点儿闲下来。
人闲是非多,放在政治上同样适用。要是一个联盟长年累月的没事干,大家就会发现这个联盟可有可无。
南有夫君不可休 花開未央
“兵对兵,将对将”。
既然英国人出了头,作为欧陆联盟的老大,神罗自然要帮小弟接下约翰牛施加的压力,要不然如何能服众。
作为神罗代表钱德勒总督笑道:“能够早日结束这场战争自然最好,毕竟大家都是热爱和平的,没有人愿意一直打打杀杀。
不过为了警示后人,对侵略者的惩罚还是要有的。我看不如这样吧,先各自恢复到战前的疆域,结束这场战争。
然后,由各国组建一个联合代表团,对战争的前因后果进行一次全面性的调查。对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我们坚决要零容忍。”
两个大流氓一起谈和平,丝毫看不出隔阂,要是不知情的没准还真以为英奥关系很好。
可惜,在场的都是知情者,对不列颠和神罗之间的博弈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
唯一感到紧张的大概只有伊藤博文了。没有办法,轻描淡写的恢复战前疆域,看似很公平,实则是废掉了日本政府手中最后的筹码。没有了菲律宾群岛,日本政府又拿什么和西班牙讨价还价?
联合调查团那就纯粹是在恶心人了,在坐的一共二十国代表,除去两个交战国后,正好1:17。比例这么悬殊的调查表团,调查出来的结果会倾向谁,不言而喻。
对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零容忍,这一点大家绝对相信。看看法兰西就知道了,反法同盟赢得战争之后,就拿法国财团祭了天。
真没有冤枉的,只是漏网的有点儿多。导致比利时、莱茵兰地区民众流离失所的直接责任人麦克-马洪就不用说了,死人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
问题是发动这场战争的波拿巴王朝高层,居然都被轻描淡写的放过了。就算是抓不到人,可是连通缉令都懒得发,就有些过分了。
在心里吐槽就行了,说出来就没必要了。游戏规则就是如此,拿破仑四世战后及时投诚,前面的账就一笔勾销了。
搁在日本政府头上一样适用,只不过他们没有战败,西班牙人没有能力去本州岛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