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sgx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仙宮 起點-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選擇道法熱推-9a4zr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唐正烈神色尴尬地看着叶天,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说道:“叶道友,是我出手慢了,不然这些害人的狐子一个也跑不了。”
先前妖狐出现,唐正烈迟迟不出手,叶天就有点奇怪,他是雷厉风行的性子,不可能那么晚出手啊。
现在见他面色忸怩,叶天一下子明白了,敢情这小子是被那些妖狐迷了心窍,直到他斩杀几只妖狐他才回过神来,几支箭也是差强人意。
叶天心中暗笑了一下,但是嘴中还是劝慰道:“没事。这些妖狐狡诈非常,就算你一开始出手也不太可能全部留下。”
唐正烈感激地看了叶天一眼,接着走到前边说道:“走,我们去它们老巢看看,是不是还有藏在里面的。这次,我定会杀光它们。”
叶天怕唐正烈中了埋伏,连忙跟上。
进入山洞之后,叶天觉得并无什么不舒适,也放了心。
两人搜寻了一会,除了些女人的衣服,并没有找到藏匿的妖狐,叶天又在洞内寻找一番,确认所有妖狐除了逃走的都被斩杀后,这才放下心来。
他思考了一会,对着得意洋洋,满脸笑容的唐正烈说道:“虽然剩下的妖狐可能没有胆量再犯唐家村,只是除恶务尽,还得想办法在把它们尽数除掉才好。”
正说着,突然一阵似是婴儿哭泣的声音传进他们的耳中。
一闻此声,叶天脸色一变道:“尔等不速速逃命,竟然还敢挑衅,真当我不能你们不成。”
说完,叶天提气一跃,向着洞外飞跑出去。
他灵力运行,身轻如燕,后边的唐正烈怎么也追不上,直急得哇哇大叫。
很快,叶天循着那小儿哭泣的声音就来到洞后边的密林中,只见那逃走的三只狐狸已经奄奄一息,正发出阵阵哀鸣。
看着三只哀泣不已的妖狐,叶天叹息一声,长剑连点几下,将它们尽数毙命,同时嘴中说道:“下辈子别做害人的妖怪了。”
“假惺惺的人类真讨厌,我们不害人,难道任由你们杀害不成?”叶天心中一惊,抬头一看,只觉心神一阵恍惚,心中只想着世间怎么有如此迷人的女子。
好在马上,体内的灵力往心头一涌,他清醒过来,冷眼盯着那白衣女子道:“你也是妖物,还敢迷惑我等。”
旁边追来的唐正烈早已经神志不清,嘴里喊着:“芳兰!芳兰!”,叶天连忙用灵力给他梳理了下才让他清醒过来。
看着正瞪着她的唐正烈,那白衣女子吃吃一笑道:“唐公子,你不认识小女子啦。我是你的芳兰啊!”
登时,把个唐正烈气得哇哇大叫,就要冲上去和她战个生死。
叶天却是很冷静地拉住了唐正烈,然后看着白衣女子说道:“你究竟是什么?和这些妖狐有什么仇恨?”
那白衣女子道:“我从没害过人,怎么想杀我吗?尽管来吧。”
叶天神色一冷道:“洞外那个阵法是你设的,你和这些妖狐是一伙的。只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内斗,不过我不关心了,你走吧。”
唐正烈大吃一惊道:“叶道友,为什么放她走。今天我一定要杀了这个魔女。”
说完就冲了上去,叶天苦笑了一下,冲到半路的唐正烈突然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叶天早已经料到会这样,身子微微一弯,人已经来到唐正烈身边。
屏住呼吸后,他将唐正烈送到了安全的位置,然后和那白衣狐女重新对峙起来。
那白衣狐女不由得拍手道:“凡人见了我无不色迷心窍,修士见了我就大怒不休,你是唯一一个见了小女子还保持理智的。本来,我还以为能够靠这十光迷眼阵留下你们的。既然你这么识趣就算了,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我不会对唐家村怎么样,我也不想杀我的同类,所以只能借助你们人类之手。你们干得不错,可惜我不会给你们报酬——”
求魔滅神2 打死都要錢
一道寒光闪过,白衣狐女低下头看了看那把穿胸而过的宝剑,指着叶天却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变成一只白狐倒在地上,同时一本薄薄的书册掉在地上。
叶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走过去拔出宝剑,看着死不瞑目的白狐道:“你废话太多了。不然,你有阵法保护我还真拿你无可奈何。”
说完后,他又好奇地将那本书册捡了起来,心想道:“这群妖狐就是为了这本书自相残杀吗?一个妖怪没有人指点,能够有如此阵法造诣也算是难得了。”
叶天有些好奇地翻了翻这本书,只见一些蝌蚪般难解的文字。
这下子叶天没办法了,虽然他精通数门古篆,但是对疑似妖文的文字还是束手无策。
星舞九神
鑄天記 白雲居
正想着的时候,他觉得脑海中的血书一阵颤抖,只好先把这本不知来历的道书放进怀中。
稍稍思索了一下,叶天放开对血书的压制。
冤家情緣:青春永恒 談笑孤單
顿时,一道红色的鬼手犹如长虹般破空而出,然后在地上的白狐身上一捞,叶天只觉得脑海中的血书发出一阵满意地笑声和咀嚼声,然后重归安静。
仔细感受了一会,叶天失望地摇了摇头,灵力对它还是没有作用,第二页也无法打不开,看来它吃的还不够饱。
叶天皱着眉头,到现在还不明白这血书到底是吃什么东西,好像也吃血肉,但是目前来看它自己没什么杀伤力,无论是那个小鬼还是这个白狐,都是没有反抗能力了它才出手。
想了一会,叶天还是觉得这血书邪异非常,若是救出陈蝶还是不要再用了。
蓦地他想起了一件事,一拍额头道:“忘了还有一个不要命的。”
他一边说,一边快步走到仍旧昏迷唐正烈面前,将剩下不多的灵力尽数送入唐正烈的身体,顿时令对方的识海颤动。
醒来的唐正烈“啊呀”一声怪叫,接着发现叶天含笑看着他,这才稍稍安定下来道:“叶道友,我这是怎么了?那魔女呢?”
叶天哈哈一笑道:“唐公子你倒是对那魔女念念不忘,一醒来就问那魔女。放心,那魔女已经被我杀死了。”
这时候,唐正烈才看到地上的白狐,一脸惊喜交加的神色,看向叶天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敬佩之情,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叶道友,是我不好,我不该冲到,差点坏了你的大事。不过,这魔女使的什么邪法,怎么如此厉害让我不知不觉就着了道。”
叶天微微一笑道:“说起来还得感谢唐公子。先前我看洞口那个颠倒五行阵手法极差,还以为这些妖狐只是粗通阵法皮毛,不足为虑,所以也没提醒你注意。没想到这头妖狐有几分真本领,竟在此地设了这毒瘴之阵。还好你冲过去让我有了防备,不然的话我们两人都要折在这里。”
接着,叶天给唐正烈指着地上的落叶说道:“这个阵法只要小心戒备其实一点都不可怕。你看这些野草阵法里边的已经枯黄了,以此为界,界外的就是安全之地了。进入阵法须得屏住呼吸,不然即使吸入一口瘴气也会眼花头昏,任人宰割。”
唐正烈听着啧啧称奇,既敬且佩地看着叶天道:“叶道友兄知道的真多。这阵法也真邪门的厉害。早知道我也跟着爷爷去修仙了。”
一听这话,叶天将心中早有的疑问说了出来道:“唐公子为人直爽,又是聪明过人,为什么迟迟不上山修行呢?”
一听这话,唐正烈面色一变道:“还不是那个毛头小子。”
叶天满脸疑惑地看着唐正烈,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好在唐正烈继续气哼哼地说道:“小时候,我爷爷给我找了一个玩伴。那小子横的很,眼睛像是长到头顶上,什么玩意啊。还让我叫他黄师兄。我还叫你师兄,我呸!后来,我跟他打了十七次,爷爷就说我心性不行,不让我上山了。”
叶天有点无语地看着唐正烈心想道:“打了十七次?是被打了十七次吧!”
唐足贤也看出来这个孙子是个愣头青,上得山来还不知道要惹多少事,因此就把他留在村子里磨练性子。
我有一棵神話樹
到这,叶天才不得不承认心性在修行一途中确实是至关重要的,若不是他性子能够沉得住气,恐怕也没有今天的成就。
不过,叶天实在想不明白那个姓黄的到底怎么惹着唐正烈了,让他现在还是对对方怨气冲天。
说完这话,唐正烈突然想起什么,然后对叶天说道:“叶道友,我不是针对你。要是你想让我叫你师兄,我肯定二话不说,你,我服。对了,那小子叫什么黄飞虎,你有空替我教训一下他。”
叶天哭笑不得地说道:“唐公子,我让你叫我师兄干什么。我们难得意气相投,不用在乎那些虚礼。据我所知,唐公子可不是一个小气的人,怎么这点小事还久久不能释怀?”
唐正烈皱了皱眉道:“我也不知道。那小子和你不一样,目中无人,而且不把别人当人看,好像修道人就高人一等一样,我见他就来气。”
名士
听了这话,叶天点了点头,有点明白唐正烈为什么对这黄飞虎耿耿于怀了。
叶天知道和那个黄飞虎不同的是,唐正烈从小生活在一个凡人的世界,这里没那么多的尔虞我诈,没那么多的冷酷无情。
更何况,唐正烈之父也是一个凡人,没有修道的资质,黄飞虎轻视凡人的心态自然深深地刺伤了唐正烈。
现在叶天才明白,为什么初次一见,唐正烈就对他如同生死大敌,原来他只是受了无妄之灾,唐正烈不是仇视他,而是仇视所有的修行人。
而叶天其实对那些修行人也没什么好感,对凡人更是不会另眼相看,在他看来,端正方严的唐离比面善心冷的杜百仙要好相处多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和唐正烈迅速化敌为友的原因。
回到村子中,村民们听说妖狐被全部铲除,都发出了如雷般的欢呼声,声音久久不息,而两人更是得到英雄般的待遇,矜持的村中少女也是对他们频频暗送秋波,两人一个修道之人,一个狂悖之徒,都是面红耳赤,大感吃不消。
第二天,叶天就带着唐离报平安的书信离开了村子。
村民们全都出来给他送行,淳朴的他们不知道灾祸为何降临,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结束的,但是并不妨碍他们把叶天当做仙人一样来对待。
最后,叶天不得不全力展开身形,才结束了这场过于热切的相送。
唐正烈在他身后哇哇大叫地跟了很久,只是他仍旧没有灵力,只能眼见叶天越行越远。
叶天也了解唐足贤为何着急了,现在唐正烈已经年方十四,要是在不修炼,很可能一辈子都没什么大的成就了。
只是,一个人独行的叶天很快就把这些抛在脑后。
耳边只有呼呼风声,远处是白云蓝天,没有冷漠的修士,没有狡诈的妖狐,没有闪烁的剑光,这一切都让叶天如痴如醉起来。
一天后,他回到了山中,重新进入了勇猛精进的修行状态。
在路上,他已经总结了这次的得失。
收获很明显,一颗明心丹,已经被他吃掉,帮他节省了大量的修炼时间,仅仅这丹药就不虚此行,更何况还有唐足贤的好感。
而且,叶天也学到了很多有用的东西,虽然他知道的很多,但是那都是死得,学以致用才是正道。
至于那本看不懂的妖文秘笈,叶天猜测大概跟阵法有关,因为他对阵法没什么兴趣,就放到一边了不予考虑了。
回到山中,叶天先是书信给了唐足贤。
唐足贤看完信后,把叶天好好夸奖了一番。
这倒也不是刻意讨好叶天,一个刚入门的修士能够将一群修行百年的妖狐以一己之力全部铲除,的确算是难能可贵了。
不过,叶天很不好意思,唐正烈也帮了不少忙,而且他怀疑那些妖狐被他们摸上门去都没有发觉,是那个内奸或者土地在搞鬼。
因此,叶天没有听了几句好话就洋洋自得,真的以为他有能力剿灭一窝妖狐了。
当然,心中还是有几分得意的,他这是为民除害,所以心胸舒畅,没有任何不适,不像是擂台比试,虽然是无可奈何,终究是有几分不忍。
唐足贤对于他能和唐正烈相交甚欢,也是非常满意,捻须微笑不提。
回到住所后,叶天刚坐下没多久,小竹就匆匆跑了过来,说是有客人来了。
叶天见她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心想着难道是仇人上门。
鬼王第九子 一口亨
一想到仇人,一个熟悉的大笑声就传来,不是李剑华是谁。
这厮一边旁若无人地大笑着,一边对叶天说道:“叶兄,真是羡慕死我了。我叔叔给我安排的那些女子个个面目可憎,你的却是如此——”
旁边的小竹一见他那炙热吓人的目光,立即惊叫一声,低下头去,像是见到了大灰狼的小兔子。
叶天照实摸不透他的来意,皱着眉头说道:“你要是想打我侍女的主意就别费心了。”
李剑华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说道:“那能啊。我是来叶兄和解的。”
说完,不待叶天有所表示就继续道:“本来,你偷袭我就将我打晕我是不服。后来我练成剑气,竟然还是打不过你,我是真信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是我李剑华小看了天下英雄。”
叶天听了他这番话仍旧是云里雾里,不明所以,料想这李剑华也说不出这番话,不知是那个狗头军师教唆的。
饶是一向耐性过人的他也有点不耐烦了,面色一变道:“说正事!”
李剑华一愣,接着一拍桌子道:“我就知道你是个痛快人。小五说的那一套根本不管用。这样,以前是我不对,我给你一本秘籍我们一笔勾销如何。”
叶天一愣,然后马上说道:“本来我就没把这些事放在心中,能和你一笑泯恩仇再好不过。秘笈就算了。”
那李剑华听了他的话,一竖大拇指道:“好汉子。我也不能亏待你。这秘笈我放这了,你爱要不要。”
说完,将手中的一本账本样的书册扔给叶天,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天倒是没想到这个身材和气量不成正比的大块头竟然有此举动,也是愣住了。
回过神来后,他随手捡起那本秘笈看了起来。
本来还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但是越看脸色越严肃起来,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秘笈。
李剑华根本不知道这秘笈的价值才随手扔给他,但是叶天学贯古今,见识广博,认识到这平平无奇的书册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因为这是一本剑经,里面藏有高明的御剑之术。
一直以来,御剑术都是修士们必学的杀伐之术。
在门派中,一门好的御剑之术比高明的心法重要性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是道门中压箱底的绝学。
剑道甚至可以当做是修士的本源大道,在这方世界剑修也很受人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