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01都市异能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ptt-第一百六十九章 趙七月推薦-h0ftz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当虞卿将从韩国传来的情报送到了赵王面前的时候,邯郸内,鸡飞狗跳。
赵王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案,也不顾宴席里的客人们那诧异的目光,憋红了脸,大吼道:“快去请廉颇将军!”,客人们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赵王下了逐客令,宴席就此中断,客人们顿时就意识到,肯定是出了大事,要知道,就是白起即将打进邯郸的时候,赵王都不曾想要结束他的宴席啊!
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远赴韩国的马服君出事了。
难道…马服君战死了??
魏无忌在自己院落里,正在饮酒,听闻武士哭着来找他,说马服君可能战死了,就好像脑袋上挨了一记重锤,险些倒地,好在魏无忌很快就反应过来,急忙驾车赶往了邯郸王宫,刚刚走进了邯郸王宫,魏无忌心惊胆战的听着王宫内的动静,听到里头没有传出哭声,这才平静下来,走了进去。
王宫内,愤怒的赵王与廉颇正在大声的谈论着什么。
霸上冷酷帥男友
“只要五万士卒,我就能踏平新郑,将韩王擒拿,带到您的面前。”
異世神級鑒賞大師 時鏡
“寡人给您十万士卒,请您将姬然的头颅给寡人送过来!”
看到魏无忌走了进来,赵王急忙让他也坐在了一旁,迅速对他说道:“姬然居然敢捉拿寡人的马服君!”,魏无忌一愣,却没有开口,坐在一旁,认真的思索了起来,这让廉颇有些不悦,廉颇愤怒的说道:“马服君将您当作朋友,如今他遭难,您却如此的平静,难道这就是您对待朋友的态度嘛?”
魏无忌看了他一眼,方才看着赵王,询问道:“这件事是谁告诉您的?”
看到魏无忌如此平静的模样,赵王也感觉到了些古怪,皱着眉头说道:“这是虞卿告诉寡人的。”,魏无忌即刻派人去将虞卿叫来,廉颇看起来还是有些恼怒,或许在他看来,马服君出了事,魏无忌却还要在这里寻找这消息的来源,这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只要给他五万,不,三万人,他就能把韩王夹在腋下,快马送到邯郸来!
虞卿很快就回到了王宫里,而回来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董成子,庞煖,许历,赵晖,楼缓,甚至是田单,大臣们与虞卿一同前来,他们各自听到的消息也是有所不同,有的听闻马服君被杀,有的听闻马服君被擒,众人纷纷坐在周围,魏无忌直接开口再问道:“虞公,您是从哪里得知这件事的?”
虞卿认真的说道:“是我麾下的武士,他平日伪装成商贾,来往与韩赵之间。”,不只是秦国有自己的情报机构,各国都是有的,这些情报机构一般都是掌控在国相的手里,可是赵国不同,因为赵国有着自己的假相制度,假相在一定程度上分走了国相的全力,故而赵国的情报机构是在假国手里的。
魏无忌无奈的看着虞卿这个人,虞卿这个人,才能是有的,胆魄也是有的,唯独欠缺的,就是一些智谋,不是说他不聪明,而是他的才能更倾向于治国,不擅长对付敌人的阴谋诡计,魏无忌摇着头,说道:“您的这位武士,肯定是被秦人所收买了,请您抓住他,交由董成子审问。”
酷公主vs邪魅殿下
“您怎么知道?”,董成子瞪大了双眼,开口询问道,魏无忌笑了笑,方才说道:“韩王有实力扣押马服君,却没有实力去消灭赵国的两万精锐,若这件事是真的,这些将士早就该往邯郸送信了…甚至,在这位商贾来传递消息之前,都没有传出任何关于这件事的消息,商贾又是如何迅速知道这样秘密的事情,并且能最先送到邯郸来的?”
董成子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那马服君被擒拿,根本就是假的?”,魏无忌笑了起来,他说道:“我跟这位韩王,也是有些交情,我知道他的为人,诸君可以安心,他就是有要谋害马服君的想法,也没有那样的实力,不必担心,这则消息,定然是范雎所送来的….”
田单站起身来,转身离去。
其余大臣们也再次商谈起了韩国的事情,魏无忌安抚好了众人,方才对虞卿说道:“请您尽快下令,让各地的官吏们安心,李牧,司马尚这些年轻将领,本就与马服君交好,若是秦人蛊惑,就怕他们领着郡中大军,什么也不顾的杀向韩国。”,虞卿这才急忙离开了王宫。
隨身空間:梟女重生 糯米肉丸
赵王的怒火还是没有消散,刚刚得知自己的马服君被韩王扣押的时候,赵王险些就要亲征韩国,擒拿韩王了,这才急忙将廉颇叫来,想要举国之力,覆灭韩国,若是魏无忌再来的晚一些,只怕就见不到赵王了,赵王此刻还是有些担忧,范雎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将这个消息传到赵国来,韩国那里定然是发生了什么。
魏无忌饮了一口酒,看着面前慌张不安的赵王,笑着说道:“上君不必担忧,还是早些完成赵国内的监察制度,等到马服君回来,让他看看您的成就,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赵王点了点头,告诉魏无忌,这件事一定要办好,随后就借口疲惫要回去休歇了,魏无忌略显得有些无奈。
錯嫁暴君:棄妃狠囂張
魏无忌在国内的变法,所触及的方面越广,想要阻止他的人也就越多了。目前最强大的阻力,就是来自于国内的宗室公室们,他们聚集在赵豹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团体。除却秦国,在其余诸国,宗室弟子们分散在国内各地,帮着国君治理国家,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地方上,十个县令里,可能有九个都是嬴姓赵氏的贵族,更别提那些郡守,他们几乎都是赵王的近亲,这些人都是原先的官吏制度的受益者。赵王任用这些亲戚来帮着他牢牢的控制郡县,而这些赵王的亲戚们又任用自己的亲戚来帮助他们管理基层,这就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贵族集团。
说起来…马服君也是这赵氏贵族集团中的成员,因为他也是嬴姓赵氏。
最先,魏无忌是想要拿掉他们任用亲戚的权力,这些人虽然愤怒,可还是勉强能忍住自己的怒火,避免与魏无忌的正面交锋,可是,他们也没有想到,魏无忌在完成了对乡野官吏的任免改革之后,目光又盯上了他们,他想要建立监察制度,甚至想要让赵王不再任用自己的亲戚,派人去监督自己的这些远亲。
这就是贵族集团所不能容忍的了,这不是要他们的权力,这是想要夺走他们的一切啊!故而,在马服君离开后不久,一场战争就在赵国打响了,这是外来的国相与本地的贵族集团的较量。魏无忌也并不是孤单一人,在邯郸,他的盟友也不少,董成子,虞卿,庞煖这些人,都是愿意帮助他的。
可是,这同时也让魏无忌感到有些担忧,如今的争斗,正在逐步变成邯郸与地方的争斗。
双方的争斗,自然是需要一位负责判决的人,这人就是赵国的主宰,王位上的赵丹,不过,赵丹并不是个有胆魄的人,他不会像秦孝公那样全力支持商鞅,帮着商鞅对付自己的亲戚好友们,彻底的与这些人决裂。赵丹如今也很为难,一方面是他最为仰仗的大贤们,另一方面,却是他的亲族。
魏无忌总是告诉他,国家要强盛起来,就必须要进行变法,如今就是最好的时机,不能犹豫。他以各国的变法,以及带来的好处来劝说赵王。可是赵豹等人,却告诉他,赵国是赵氏的赵国,您想要将官吏的任命提拔都交给国相来负责,那您还会是赵国的主宰嘛?您情愿信任一个魏人,都不愿意相信您的亲人嘛?
他们拿出商鞅变法成功后想要叛乱的事情作为自己的依据,以此来劝说赵王。
赵王左右为难,早上答应了魏无忌,晚上又被赵豹说服,无奈之下,也就只好躲在王宫里,操办着自己的宴席,对于王宫之外的争斗,不加以干涉,这就造成了更大的混乱,先是地方的贵族官吏们,他们驱逐了魏无忌所安排的乡吏,甚至是以怠政,受贿,勾结盗贼的名义杀死了不少人。
就连魏无忌派出的监察官,也有被盗贼袭击,死在道路上的。
这对魏无忌的变法造成了巨大的损害,没有人再敢来参与地方官吏的考核,也没有官吏敢去监察地方,魏无忌自然是不肯轻易认输的,于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又有几个嬴姓赵氏的地方官因为同样的罪名被魏无忌处死,魏无忌像赵王举荐了几个人来担任这个位置,双方是正式的拔出剑来,开始了流血的战争。
魏无忌走出了王宫,王宫外站着二十多个强壮的武士,他们都是魏无忌的门客,如今,魏无忌也不能独行,这些被自己激怒的贵族们,指不定就在等着自己落单的时候呢,魏无忌笑了笑,坐在马车上,他抬起头来,只觉得烈日有些刺眼,湛蓝的天空上空无一物,那么的清澈,那么的好看。
就在魏无忌欣赏着这美丽风景的时候,忽然,他听到了从前方传来的喧哗声。魏无忌看向了前方,不知什么时候,前方出现了一行人马,有骑士开道,武士护卫,魏无忌一眼就能看出了,这些武士们都是齐人装扮,类似的装扮,他曾在田单那里看到过,齐国先前也曾说过要遣使入赵,可是,这使者也太过狂妄了吧…在邯郸城里,还敢如此?
魏无忌还是下令为前方的行人让开道路,驭者将马车停靠在一旁,门客们聚集在周围,也是在提防着这些骑士们,骑士们早就看到了他们,发现他们率先让路之后,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在经过他们身旁的时候,骑士们点头示意,魏无忌的门客也是眯着双眼看着他们,并不理会他们。
骑士们的身后,则是一架马车,马车上,跪坐着一位青年,青年面白无须,好奇的看着马车外的一切,在看到魏无忌的时候,更是多看了几眼,魏无忌看着这些骑士簇拥着那位年轻人朝着王宫赶去,有些疑惑的询问道:“这是什么人?齐国该不会就是派了一个宦者来当使者吧?”
驭者笑了起来,低声说道:“他可不是宦者,他是长安君,是上君最年幼的胞弟,先前在齐国为质子…”,魏无忌一愣,方才询问道:“您是怎么认出他的?”,驭者无奈的说道:“当年太后不愿让长安君入齐,左师触龙成功说服了太后,这样有名的事情,您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知道这件事,可是,您是怎么认出他就是长安君的呢?”
“哈哈哈,这些天里,邯郸里都是在谈论长安君返回赵国的事情,据说这位长安君长相奇异,面白无须,酷似宦者…邯郸里有不少传闻呢,都说他在齐国与一位贵族子弟斗殴…受了些伤…嗯..”,驭者没有明说,可魏无忌已经明白了他想要说什么,魏无忌点了点头,眯着双眼,看着年轻人渐渐消失在远处。
“他唤作什么?”
“他名月,据说他小名唤作七月,太后非常的宠溺他,在他年长之后,也用他的小名来称呼他,故而邯郸人也是戏称为七月公子。”
“七月?原来就是个阉人啊…”
魏无忌对这些宗室的态度是越来越差。
而这位公子刚刚来到赵国,就引起了一次巨大的轰动,倒不全是因为他面白无须的缘故,邯郸人认为,齐国送长安君返回赵国,这就说明了赵国已经今非昔比,齐国都要畏惧赵国的强大,在邯郸里有很多关于长安君的流言,当然,在明面上,众人也是不敢随意谈论的,毕竟,他是国君的胞弟。
得知长安君回来的消息,赵王是非常开心的,他笑着前来迎接自己的胞弟,同时,邯郸里的大小贵族,都来迎接这位公子,长安君看起来有些腼腆,有些懦弱,在齐国,看来是吃了不少苦头的。赵王拉着胞弟,醉酒之后,回忆着过世的母亲,又不由得哭了起来,众人急忙将他送去休息。
赵豹打量着胞弟,上下看了几眼,眼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很好。”,他说道。
ps:咳咳,这章绝对没有针对任何一位作家,请大家千万不要多想。可是我不会像某人一样写着写着就太监,请各位放心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