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z2j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升維之旅 ptt-第0611章 間幕——真實與虛幻邊界的結算與兌換推薦-hvvij

升維之旅
小說推薦升維之旅
真实与虚幻的暧昧边界上,离世之人的意识在黑暗中缓缓苏醒。
震慑心魄的恐怖景象,伴随着断续记忆的浮现在他心底回响——
朝峰暮谷,海枯石烂。
懾宮之君恩難承
历史被篡改、现实被蹂躏、未来被扭曲。
重生之周少 小謐
时间与空间在呻吟,灵魂与物质在脱轨,所有生命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世间万物崩溃破灭,在席卷星海的漩涡中无声哀嚎。
渺小的地球上,渺小的所谓的究极生命,亲眼目睹了超越者觉醒后的可怕力量。
绯红之王,天堂制造。
在统治世界的帝皇与神明第一使徒的战争余波中,在灵魂被抽离、万物于时光漩涡中崩塌重塑的可怕天灾里,名为卡兹的究极生命放弃了挣扎、顺着不知从何处垂落的救生索脱离了这个可怕的世界。
一无所有的、深渊般的黑暗中,程斌的意识摆脱了桎梏,在混乱的记忆与情绪中重新醒来。
“我…还活着?”
木然了很久,程斌才暂时摆脱了心底残留的恐惧刻印,将意识从那倾覆天地的灾难中拔了出来,勉强梳理着思绪——
之前,他应该是突然被卷入了某种高层面的战争中,为了在动荡时空里保护自我,他不惜解除了对自己替身与卡兹意识的限制、利用其力量…
艦與劍的多重世界之戰
一阵心灵层面的刺痛打断了程斌的思绪,他蒙了一会儿,整个人才完全恢复了正常状态。
“我…成功脱离回归了?那么,之前带我离开那可怕的世界的、稳定我濒临崩溃的意识的力量…无限之主?”
各项感官重新归位,察觉到普通人类手脚感触的程斌来不及活动,就看到一片纯白的大地在脚下扩张张开,与此同时,一颗仿佛一开始就存在于那的、无法描述大小与远近的白色光球,静静的悬浮在他的头顶。
熟悉的信息流在程斌意识中流淌——
【检测到试炼者完全苏醒,进入任务结算流程——】
【剧情世界:《JOJO的奇妙冒险》】
【试炼者:程斌;试炼模式:降临;降临体:卡兹】
【试炼任务:起源——完成度:43%】
【任务奖励:噬神者正式认证,2级权限1次,1级权限3次,积分2540】
【评价:活着…不好吗?】
在试炼任务中经历的一切,抽取关键的部分景象剪辑成片,伴随着无限之主的话语流过程斌的脑海。
他再一次看到了,自己降临后对自身的研究、对世界的探索,在降临体牵扯的因果命运下与其他替身使者的战斗,被扭曲历史的世界帝皇下令追捕的窘境,被神之使徒碾压劝诱的难堪,在两位超越者那如同天灾般的战争余波中挣扎的渺小。
“危险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步增长?有些危险可是无视时间顺序的啊…早知道不该好奇那么多,应当在一切矛盾激化前直接回归的。”
囂張狂少 番茄
摸了摸自己那光秃秃、经络起伏的脑袋,程斌皱了皱眉,审视着无限之主那句奇怪的评价:“‘活着…不好吗?’,这是在说我最后作死,还是在说我之前不怎么积极、只图苟活的态度?”
隐约的不安在心底蔓延,程斌闭目沉吟了一下,才捕捉到了这份不安之心的源泉——
脏污的白大褂下,那普通人类级别的、被病毒与实验折腾到非常脆弱的躯体,光秃秃头皮下那效率低下、频繁断线恍惚、连试炼经历都无法完全承受的脑子…
自己失去了降临卡兹带来的究极生命躯壳?回到了最初被拉入这无限空间的躯壳里?
如果是试炼之前的程斌,恐怕不会意识到这个过程里的某些问题,但在在见识过干涉平行世界、时间线的可怕力量后,眼界得到一定开拓的他,察觉到了一些敏感的问题——现在的我,是哪个我?
他是与身躯一起待在无限空间中、获取了试炼世界里程斌记忆碎片的程斌,还是从试炼世界里归来、夺舍覆盖了无限空间里停驻躯壳的程斌?
又或者,他的处境比目前想象的要更加…糟糕?
回想起间接验证过的、其他平行世界里作为试炼者的程斌的存在,无限空间中的程斌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我是不是应该,乘着那个试炼世界的特殊环境,尝试验证、留下一点什么?
顾不上关注任务奖励那些东西,程斌在无限之主传递的信息流里寻找关于回归流程的关键机制,但却只找到了一个强化保留的说明——
降临模式的试炼,最大程度的保护着试炼者原初的身躯与精神状态,所以不会直接让试炼者本体与试炼世界接触。
在这类试炼结束时,试炼者可以根据意愿、消耗权限与积分保留携带回归的事物,包括且不限于血脉、力量甚至于复杂凝聚到具备神秘特征的知识,并通过无限之主重塑为通用于各类世界的形态灌注入本体。
“所以说,我关于试炼世界某些记忆的模糊化,并不仅仅是因为我现在的脑子比较迟钝,还因为有些信息的保留都需要消耗积分?”
程斌眉头微皱,对无限之主这种连记忆信息都当作某种“商品”随意支配的情况感到有些不适——如果他不兑换保留,是不是某些记忆就会被无限之主洗掉?
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 饒雪漫
不过,抱着对奇迹的渴望来到这里的他,终究也没资格去要求什么,这种程度的代价让他感到不适,但也仅仅是有点不适。
仔细审视着回归与强化保留的细节说明,程斌渐渐琢磨出一些隐藏的信息:“看这种机制,当前的我,应该是待在这作为本体的我,与从试炼世界归来的我,两种意识以某种方式重叠融合后的状态,在间幕完成了任务结算后,才会统一回归到本体之中。”
那么,这样的“本体”,又有多少个?这里回归的我只是在一条世界线上试炼的我,总不可能其他平行世界的试炼者程斌,没有一个成功回归吧?
这个世界上,果然没有免费的奇迹…无限空间中噬神者,终究无法逃脱他本身的命运。
暗叹了一声后,无法改变现实的程斌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任务奖励上,他打开自己携带回归的、可兑换保留的事物列表,仔细审视了起来——
【灵魂波纹、柱人血统(进化)、灵魂基质上衍生的生化知识树、特殊仪式媒介——箭(*2)、替身“无限”、替身“钥”、卡兹人格记忆(残)…】
经过可用资金筛选去掉买不起的后,可兑换保留的项目列表并不长,毕竟回归前的程斌被卷入超越者战争余波,除了随身携带的东西外,实验室里藏着的珍贵事物在时空扭曲中全丢了个干净。
“脱离了那边的环境,替身和箭还有其原本的功效吗?”看到一半的程斌思索了一下,抬头询问了一下无限之主。
得到的反馈信息让他颇为惊讶——
他的试炼,让无限之主与试炼世界建立了某种联系,替身灵魂体系伴随着他的回归,已经作为一种独特的强化项目,加入了无限之主那浩如烟海的兑换列表。
他此刻可以兑换的替身,大致保留了他印象中拥有的那种能力,而他可以兑换的那两枚箭,可以作为一次性消耗品,让无限空间的各类试炼者随缘觉醒试炼世界中存在过的替身。
“难怪兑换一枚普通的箭头就要消耗一次1级权限,除了积分消耗少点和兑换替身消耗的都一样了…如果随缘到绯红之王、天堂制造什么的,啧。”
脑海里又浮现出超越者们毁天灭地的恐怖战争景象,程斌摇了摇头:“…不过单纯按概率去算,觉醒像“钥”那种只能开锁替身才是大概率事件吧,虽然基于那样疯狂的唯心世界环境,晋升到概念层面的开锁也很强就是了。”
由于任务完成度不高,程斌得到的奖励并不多,能兑换的东西很有限,因为作为消耗品使用的权限肯定要留一个最高的不动——
不消耗、单纯持有1级权限,就可以在一般试炼任务开始前知晓目标世界的大致情报,还可以解锁无限空间的很多查询权限,甚至可以做到访问一些公共空间、参与集体试炼任务、组队什么的,潜在好处远超直接兑换力量,何况是更高的、涉及到无限空间更多秘密的2级权限?
别的不说,就一条可以在试炼世界中临时兑换,如此简单粗暴的,适用度、针对性爆表的功能,就足以证明保留2级权限的重要性了——遇到超人骑脸,同样档次的消耗下,当场掏出氪石比什么都有用。
高级权限可以拆分成低级权限,但低级权限是无法合成高级权限的,有选择的情况下,最高等级的权限最好还是留着别当消耗品。
由于查询到了无限空间存在交易场所、但自己对行情不是很清楚,程斌在兑换界面纠结了很久,在利用手头方便的2级权限多方查询了很多信息,才最终确定了想要保留的东西。
但是,就当程斌兑换出了一枚特殊仪式媒介——箭,并打算接着兑换其他东西时…
虚悬于天的、带着一丝永恒意味的无限光球,骤然剧烈的扭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