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pbu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全境污染-第四百七十四章 治癒(上)-qaehh

全境污染
小說推薦全境污染
阴云笼罩下,荒凉寂寥的世界,忽然多了一丝生机。
至尊神王 龍雅人
名門妖孽
由几十个污染研究员和污染医师组成的近百人的队伍,出现在这片死去的大地上。
“这就是梦里的世界吗?”
“看着好绝望。”
“不知道为什么……想哭……”
人群呆呆地望着周围孤独的景象,气氛一时间有些低迷。
不过随后,他们便又对这个从未涉足过的世界产生了极大的探索热情,开始兴奋起来,如果不是还有正事要做,这帮人估计已经开始打算开始冒险了。
已经来过一次的牛长寿反应比其他人要小很多,但再次到来,却依旧感到震撼。
仿佛无垠的空间中,只有他们这一小撮生命真实存在。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普通人完全虚幻的梦中世界,这个世界应该是介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地方,最显著的证明,就是梦境在这里拥有实体,可以随意接触。”夏仁解释说道。
廖医生环顾四周,深吸一口气。
确实,就如夏仁所说,这里的空气吸入肺部的感觉,和现实世界截然不同,如果只是单纯虚幻梦境,绝不会触发如此真实的感官反馈。
而且梦境有一个特点,就是很难连通,每一个梦都是独立的,如果试图进入他人的梦境,便会带来强大的违和感,导致梦境的主人意识到这是个梦,从而立即醒来。
妖尾之創世
即便是使用秘法使得几个人可以出现在同一个梦境里,也绝对达不到现在近百人的庞大规模,因为每增加一个人员,维系梦境的难度就呈几何倍上升。
距离他们不远处,零零散散长出了一些扭曲植物,从顶部的构造来看,和花朵有几分类似。
但这些花实在太过畸形,以至于光是盯着它们,就有不少人出现了不适感。
要知道,因为长期和污染接触,在场的众人对于污染都有较强的抵抗能力,否则也不可能被选中一起进入梦境研究。
而即便是这样,他们也难以长时间直视这些梦境之花,可想而知后者所蕴藏的知识,已经远远超出了人类的承受能力。
众人意识到这一点,不再废话,专心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些花上。
他们分成几个人一组,围聚在一束束花朵旁,因为没办法将笔记和研究设备带进梦中,所以研究院和医师们只能凭借记忆强行记下所有细节。
尽管已经和非典型恐虫症抗争依旧,但直到此时,他们才终于能够直观地看到钻地魔虫的幼虫,不少研究人员双手颤抖着取出幼虫,既恨不得将它们碾成渣滓,又像捧着珍贵的文物一样,小心翼翼,无比纠结。
廖医生和牛长寿、夏仁以及另外两名年纪比较大的医师组成一组,夏仁负责随时帮他们解答自己知道的一些问题,其他时间,都是廖医生几个在门头观察和思索。
过去不到十分钟,附近突然传出一声惊呼,一名研究员承受不住污染,紧咬着牙关,昏迷倒地。
而其他研究员和医师也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污染征兆,甚至几名研究员眼眶周围,已经出现了怪异的紫红色纹路,并且有向全身蔓延的趋势。
人體歷險記 大夫
不得已,众人只好暂且终止这次研究,由夏仁带领,结束了梦境。
但是在离开之前,夏仁余光看到,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廖医生竟然用食指刮起一些黄色真菌,用舌头舔了舔。
此后的一个星期时间里,隔离区接连不断有新的人员进驻,原本种下的两栋【绝对无法被复制的超级建筑,居家旅行的必备良品,龙珠科技的再现!卵生房屋-C26。】早已经住满了,但是隔离区又没有其他空地,所以只能在围墙外面又种了两栋。
夏仁将廖医生最后的那个动作告诉大家,但却一直在密切关注他的状态。
我的神器是鼠標
研究貌似一直都没有出现突破性进展,不过这几天里,廖医生的精神状态却每况愈下,一日不如一日,想来是感染黄色真菌的结果。
面对黄色真菌,即使是【百分百安全小雨伞】也无法做到防护。
但病情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挽救的地步,廖医生既然打算用自己当做实验对象,夏仁如果阻止,反而是对他的不尊重。
第八天,曾经进入梦境的那批研究员和医师,有人病倒了。
检查结果发现,病倒的那名医师的神经纤维,出现了不可理解的畸变。
但是隔离区的防护措施做得很严密,除了针对个人的防护外,现在隔离区范围内每天都还会喷洒混有一定比例的抗污染液净化任何可能存在污染,黄色真菌应该是绝对无法感染他们才对。
即便真菌能够突破隔离区的防护,首先感染的人也应该是这里的几个普通人,比如那名脸上有穿刺伤疤的西洲医疗协会的副会长,霍布斯.杰诺。
事情的真相还是由那名被感染的医师主动说了出来,她是在进入梦境有机会和真菌接触的时候,偷偷舔食了一些,甚至为了保证自己一定能够被感染,她还通过鼻孔悄悄吸入了不少。
随后,这名医师向众人提供了被感染以来的自己记录的身体变化。
笔记的内容很详细,从每天血液样本,大小便次数,体温,精神状态,到皮肤和毛发的变化,视觉味觉等感官……足足写了十多万字,用了三个笔记本才写完。
众人看着一小沓笔记本,陷入了沉默。
这个结果在意料之外,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但事情还未结束。
之后两天,当初那批进入梦境的人,先后病倒了一半。
原因也基本相同,都是主动感染。
“真是一帮疯子,人都病倒了,谁来做研究?你说是不是?”
廖医生揉了揉模糊的双眼,语气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无奈。
他面前的办公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笔记,足有上百本之多。
狼王的第十個新娘
夏仁摇摇头,对此不置可否。
夢想為王
一半的人病倒,剩下的人更要努力研究,不能辜负同伴做出的牺牲。
老婆,別想不要我 愛如天使
隔离区的气氛一天比一天紧张,那些笔记成了重要的参考资料,廖医生吃住都在实验室,基本不睡觉,笔记本被他翻了又翻,纸张都快翻烂了。
终于,在进入隔离区的半个月后,廖医生盯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走出实验室,要求夏仁带他再次进入梦境,不过这一次特别要求,只有他一个人能够进去。
他的状态差到了极点,嘴唇干裂,没有一丝水分,皮肤也黯淡无光,凌乱的胡须肆意疯长,头发乱成一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糟糕的中年流浪汉。
“你没问题吧?”夏仁关心地问了一句。
廖医生忽然“哼哼”地笑了起来。
他抬起头,发丝遮盖住的一双疲惫的双眼放出明亮的光芒,说了一句难以理解的话。
“这是实验。事情终于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