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i56精品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起點-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貌似找到了一個機會熱推-0bcy6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丽水斋,高氏姐妹两人看着面前的流水,流水潺潺,哪怕是在寒冷的冬天,也没有结冰,高瑕看着远处的灯火,粉脸上露出一丝异样来,在大夏皇宫中并没有呆多长的时间,但她已经感受到其中的不一样了,繁华、奢侈,远超在平壤的皇宫,和大夏相比,高句丽就好像是在乡下一样。
传闻地面之下用了一种叫做水泥的东西填充的,十分坚固,水泥只是用的是金砖,有的地方用的是木头,木头之上,用的是毛毯,哪怕是冬天,也没有感觉到一丝寒冷,房间内用的是火炕,十分舒服。
高洋缓缓走了过来,她看着自己的姐姐说道:“紫微皇帝并没有前来,姐姐,看来在大夏皇帝眼中,你我姐妹并算什么?”
“紫微皇帝雄踞天下,一个皇宫比我们的平壤城还要大,这里面也不知道藏着多少美女,你我姐妹两人虽然有些姿色,但大夏皇帝不一定能看得中。”高瑕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月冷長平
絕品神醫
“那我们的计划,恐怕很难实施了。”高洋这个时候有些担心,现在的一切好像和当初的计划有些不一样,在她们看来,李煜知道两个美女到来之后,肯定会第一时间找到她们的,没想到,大夏皇帝真的好手段,好耐心,丝毫没有将自己两人放在心上。
從退出娛樂圈開始
虐殺原型之天賜系統 錫虎邪傷
“让惠真先回去吧!”高瑕摇摇头,说道:“或许我们来这里是一个错误,大夏皇帝也许不久之后,就会将我们忘记。一个异族亡国女而已。”
高洋默然不语,她今日来到大夏,算是看到了,煌煌大夏根本不是高句丽可以比拟的,渊盖苏文在高句丽可能算是一个人物,但在大夏却不算什么。大夏皇帝根本就没有将自己姐妹两人放在心上,足以说明高句丽在大夏皇帝心中的地位。
“实际上这样也很不错。”高洋忽然心中一动,望着远处的宁静,大夏皇宫这个时候显得特别的空旷,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空旷居然让她有种心安的感觉。这是在平壤享受不到的,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晚上的杀戮。
重生之帶著系統生包子
月光之下,姐妹两人望着远处的明月,粉脸上露出一丝担忧。家国命运都压在两个弱女子身上,让两人都喘不过气来。
藥香娘子:夫君,別動
而在燕京数百里之外的,一个小山村中,温大雅正在写着毛笔字,就见儿子温无影闯了进来,他抬起头来,忍不住说道:“事情查清楚了?裴仁基到底是这么回事?”
“父亲,裴世矩已经离开了燕京,孩儿还多等了两日才回来的。”温无影解释道:“裴世矩离开燕京之前,曾被李贼召入宫中,赏了一餐御宴,然后第二天就告老还乡了,虽然是三次请辞,但城中的文武官员都知道,裴世矩是被贬出来的,所以离开燕京的时候,无一人相送。”
豪門之童養媳 恩很宅
“难道真是对裴氏动手了?”温大雅迟疑道:“只是这个时候对功臣下手,这不是李煜的为人啊!”温大雅皱了一下眉头,说道:“难道裴氏真的做了什么事情不成?”
大妖孽 小運
“父亲,裴世矩听说在燕京拉拢关中世家大族,您说,这是不是李贼找他麻烦的缘故?”温无影双目一亮,说道:“裴仁基父子掌握军权,裴世矩若是是崇文殿大学士,和关中世家的关系比较紧密,李贼肯定会不信任他的。这或许就是李贼贬谪了裴仁基,将裴世矩赶出朝廷的主要原因。”
一等毒妃:邪魅王爺難追妻
“哼,李贼在朝,何人敢独霸朝堂,莫说是裴世矩,就是岑文本也不行,这个裴世矩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的,而且,李贼最不喜欢的还是世家大族,裴世矩不会不知道这一点,看看崇文殿的那几个逆贼,有几个人是往世家身上凑的。这个裴世矩!”温大雅看的东西更多。
“是不是为了他儿子考虑的,他的长子裴宣机已经跟随裴仁基去了蓝田大营。”温无影又想到了一个可能,说道:“现在燕京到处都在传言,裴氏无后,裴世矩聪明一世,却是虎父犬子。”
温大雅点点头,说道:“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裴世矩若是死了,他的儿子将是降级继承爵位,等到日后,只能是泯然众人矣!这个时候结好关中世家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正是犯了李贼的忌讳,无论是裴世矩也好,或者是裴仁基也好,都受到了李贼的打击。”温无影顿时捏紧了拳头,说道:“父亲,这是我们的机会啊!蓝田大营也是有数万大军,若是能说动裴仁基,我们就能得到数万大军,攻占关中,袭击萧关后路,整个关中就能瞬间为我们所有。天下大局一下子就变了方向,就算是李贼,也不可能改变这种局面。”
温无影想到这里,整个人都变的兴奋起来,猛然之间,他发现了一个能够改变天下局势的事情,若是能劝降裴仁基,整个天下都会变了模样。
温大雅也点点头,若自己猜测的不错,这一切都是说的通,他整个人也变的兴奋起来,他想了想,说道:“是需要派一个人去接触一下裴仁基,从一个堂堂的大将军变成了一个蓝田将军,从国公变成了侯爷,这种失落是可以预见,只是派谁前往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人,父亲准备让何人去?要不,让孩儿去吧!”温无影想了想说道。
“你去不行?这个人恐怕还得我亲自去一趟,若是能说服裴仁基,可以得到十数万大军,还能得到整个关中之地。”温大雅顿时露出兴奋之色,猛然之间,他发现李煜居然干了一件错事,他认为李唐的命运在这个时候,居然发生了变化,这是何等的喜事。
跟不上天才愛的腳步
“父亲亲自去?这可不行。若是没有说服裴仁基,岂不是羊落虎口了,这如何能行?”温无影摇摇头,说道:“还是另外派人去的好,武士彟不也是可以的吗?”
“他不行。只有我去才是最妥当的。”温大雅摇摇头,这个时候,能够劝说裴仁基的也只有自己了,或者房玄龄自己来一趟,他猛然之间发现自己手上无人可用,唯独只有让自己去冒险。
温无影见状,只能说道:“不知道父亲准备何时动身?”
“越早越好。裴仁基已经从燕京启程,立刻派人寻找他的踪迹,我要亲自去见他。”温大雅迟疑了一阵,才说道:“若我出了事情,你立刻去西北,找到房玄龄,就说柴绍和李煜是生死大敌,此人可以用之,最起码,短时间内是可以用之。至于十二元辰的事情,我会安排好的,我会安排巳蛇接替我的位置。”
温无影心中悲苦,却不敢阻拦,只能是应了下来,说道:“若父亲有个三长两短,孩儿一定会去了裴仁基的性命。”
“放心,裴仁基是一代名将,这种事情,他是不屑于做的,杀一个老者,裴仁基也不怕世家们日后笑话他,而且,我只是会和他相见与左道之上,不会出现在军营中的。”温大雅略显得意的说道:“只要出了他的军营,想来杀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孩儿知道了。”温无影已经决定了,一旦温大雅出了事情,他是绝对不会放过裴仁基的,无论想出什么样的手段,也要杀了裴仁基。
而在燕京城中,惠真在馆驿之中,等了五天之久,也不见大夏朝廷派人使者召见,也没有听见任何消息,堂堂的高句丽公主好像消失了一样,而大夏也好像是忘记了还有惠真等人一样,这让惠真十分恼怒,难道我堂堂的高句丽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吗?
“元秋大人,下官来到大夏已经有数日之久,尚未觐见陛下,不知道陛下何时召见外臣?”惠真终于等不住了,亲自来到礼部衙门,求见元秋。
元秋扫了对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陛下何时召见,那是陛下的事情,身为臣子,哪里敢为陛下做主,你回去等着吧!陛下日理万机,暂时应该没有时间召见你们了。”
‘’你。”惠真看着对方的模样,恨不得一拳打过去,真是欺人太甚,高句丽都送来两名美女,难道一点好处都没有,不看高句丽的面子,也应该看看两位皇妃的面子。
“怎么?难道本官说错了吗?”元秋双目中闪烁着阴沉的光芒,冷笑道:“这里是大夏,可不是你们高句丽的弹丸小国,在这里放肆,找死吗?”
元秋声音上扬,引起周围人的注意,惠真见状,只能压下心中的愤怒,赶紧强笑道:“不敢,不敢,既然不能觐见天子,不知道可否见见两位公主殿下。”
“那是掖廷署的事情,本官也做不了主,不过,本官会替你们转告掖廷署的。两位公主何时有时间,掖廷署的人自然会派人告诉你的。”元秋想了想,还是不敢太放肆,毕竟,涉及到两位皇妃。
“好,好,既然如此,下官告辞了。”惠真压着一肚子火,只能是告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