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rgr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899、鬼仁義臨死,鄭拓計劃暴露讀書-3whcm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很好,很好,非常好!”
鬼仁义的笑容,看上去充满兴奋神色。
“只有你这样的高手,才配让我全力出手搏杀。”
鬼仁义周身鬼雾涌动。
他催动手中鬼草长剑,鬼草长剑如被开光般,散发阵阵乌光。
笼罩神魂界的漫天鬼雾,此刻受到鬼草长剑吸引,顷刻间被吸入鬼草长剑之中。
吸收掉漫天鬼雾的鬼草长剑散发出一股让人不安的波动。
“这是……先天灵宝的气息?”
郑拓惊讶连连!
鬼仁义这个家伙还真是有底牌。
此刻吸收掉鬼雾的鬼草长剑,竟散发出一阵先天灵宝的气息。
“没有错,就是先天灵宝。”
鬼仁义自信非常。
他看着悬浮于自己面前的鬼草长剑,眼中满是疼爱。
“归玄,能成为他的一部分,你应该感到骄傲才是。”
鬼仁义莫名其妙说出如此话语。
听在耳中,叫人不解。
“以魂炼宝?”
归玄说出这四个字后,面色变得无比难看。
“以魂炼宝?”
郑拓听到这个四个字,面色同样严肃。
以魂炼宝,顾名思义,就是以生灵的神魂炼制法宝。
如此炼制法宝的手段是灵海,乃是整个修仙界明令禁止的。
因为此法太过伤天害理。
有些邪恶修仙者,甚至以孩童纯洁的神魂炼制法宝。
修仙者互有争斗实属正常。
但是。
若波及凡人,皆会被修仙者所唾弃,人人得而诛之。
修仙者对凡人来说,就是高纬度对低纬度的碾压。
在加上凡人是修仙界的基础,若无凡人,便也没有这诺大修仙者。
以魂炼宝。
甚至比炼制魂傀儡还要让人唾弃。
万万没想到,鬼仁义如此大人物,竟走出这样一条邪路。
且以魂炼宝的鬼草长剑,已有些许先天灵宝气息。
先天灵气的由来,应该是取自生灵。
生灵自出生开始,便蕴含有一丝先天灵气。
这先天灵气会随着时间推移隐入灵根之中。
这也是为何修仙要趁早,越早,灵根的品级便会越高。
越晚,世俗之气便会消磨灵根之中的先天灵气,让先天灵气渐渐稀释,直到最后彻底溃散。
鬼仁义以魂炼宝,竟让鬼草长剑拥有一丝先天灵宝的气息,这得杀了多少生灵,取了多少先天灵气。
想到此处。
郑拓不寒而栗。
这种感觉让他细思极恐,让他如坠冰窟,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生灵,而是一个十足的恶魔。
鬼仁义啊鬼仁义。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隐藏竟如此之深。
郑拓在度庆幸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动手与二者对战。
王级强者的手段,远飞出窍期强者能够比拟。
无论是鬼仁义还是归玄,都太难杀了,太难杀了。
同样深知以魂炼宝的归玄面色非常难看。
对于以魂炼宝这种事,灵海之中早有听闻,没先到,竟然是真的。
“鬼仁义,如此伤天害理之事,你还真做得出来。”
归玄没有在对鬼仁义客气。
当即直呼其名,以表明自己的态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鬼仁义张狂大笑,笑声震荡,神魂界嗡嗡作响。
“我伤天害理不假,但怎么也比你的假仁假义强上许多才是。”
鬼仁义抬手。
如抚摸心爱玩具般,抚摸面前鬼草长剑。
“何况,生灵的死亡,并非真正的死亡,他们仅仅只是堕入轮回之中,在那无尽轮回之中,他们会以另一种你我难以知晓的形式重新归来。”
妃常攻略
鬼仁义既然已踏足这条不归路,显然便已经完完全全将自己说服。
“而且,你我都知道。”
鬼仁义抬眼,一双三者滚滚黑气的眸子,望向归玄。
“在这诺大修仙界中,弱小,便是罪,我只是在帮他们解脱,让他们重入轮回,去寻找属于他们真正的世界而已。”
面对鬼仁义的鬼言鬼语,归玄保持沉默。
疯子之所以是疯子,就是因为他们执着于自己所执着的一切。
如果你试图说服一个疯子,那只能说你是真的疯了。
“无趣的对话,真是在浪费生命。”
鬼仁义见归玄并不理会自己,他只能无奈摇头。
“成为我的一部分吧,只要你成为我的一部分,未来,将由你我开辟。”
鬼仁义说着,当即催动鬼草长剑杀向归玄。
归玄对此早有准备。
其催动自身龟甲防御同时,继续迈出玄武步。
嗡!
玄武步出现后,神魂界有莫名力量降临,直挺挺压向杀来的鬼草长剑。
鬼草长剑面对玄武步压迫,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黑色的鬼草长剑散发着阵阵鬼气,呼啸着冲向归玄,狠狠撞击在归玄那龟甲防御之上。
强硬的龟甲防御,在此刻鬼草长剑面前脆弱的宛若豆腐,被当场洞穿。
铿锵!
脆响袭来。
鬼草长剑与归玄那黑色,看上便坚硬无比的龟甲狠狠撞击在一起。
火星四溅,震荡虚空。
一攻一防,竭尽全力。
鬼草长剑无恙,散发阵阵先天灵气,看上去已无限接近先天灵宝模样。
反观归玄龟甲防御。
此刻因为鬼草长剑攻击,已出现些许损伤痕迹。
不过那损伤程度与归玄那庞大身形来说,近乎可以忽略不计。
“好强的防御力!”
郑拓傻眼。
鬼仁义手段近乎通神。
不二婚途:首席追妻要給力
可纵然如此,也没有将归玄的龟甲打碎,甚至造成大片损伤。
好家伙。
龟族的防御力,当真不是开玩笑,太硬了吧。
也不知道自己手中仙剑能不能穿透归玄的龟甲。
天國遊戲
很显然。
鬼仁义也没有想到。
自己如此强横攻击,归玄竟无恙。
“邪路终究是邪路,没有人走,不仅仅是因为伤天害理,更是因为无法达到巅峰。”
归玄充满威压的声音传来。
听在耳中,竟有醍醐灌顶之感。
嗡!
归玄迈步。
玄武步走出。
詭錄記者 山槐
冥冥之中有巨大压力压向鬼仁义。
归玄竟在如此情况下开始反击。
“你敢还手,找死!”
鬼仁义大怒。
自己所走仙路被人如此轻视,让他彻底不在淡定。
“死死死,给我死……”
鬼仁义怒吼着全力出手。
鬼草长剑被他幻化为百米长短,如一柄开天神剑般操控手中。
“我的道,便是正道,便是能够达到巅峰的大道,你未曾走过,何敢如此对我大道指手画脚。”
鬼仁义被触动逆鳞,彻底暴怒。
鬼草长剑在他的操控下,疯狂攻击归玄所在。
归玄没有闪躲,他也没有办法闪躲。
巨大如山岳般的身形行动缓慢,并不适宜已速度闪躲对方攻势。
他将头,四肢,尾巴,全部缩入龟壳之中保护。
同时催动龟甲防御,试图削弱一部分鬼草长剑的力量。
铿锵!
鬼草长剑狠狠斩在归玄漆黑龟甲之上。
火星四溅,虚空震动。
谨记着。
鬼仁义彻底爆发。
那鬼草长剑宛若发疯的公牛般狂野,对归玄发动潮水般的猛攻。
轰轰轰……
轰轰轰……
轰轰轰……
轰轰声取代铿锵之声。
鬼仁义看似疯了般爆发,实际上运用了某种强横神通,试图以鬼气渗透入龟甲之中。
如此才产生了劲爆的轰鸣巨响。
神魂界迎来不知道第多少次震动。
郑拓躲在鲲鹏翼中,已经乐开花。
打吧,打吧,用力打吧。
最好两败俱伤,最好不用我动手,两人全部挂掉。
郑拓祈祷着。
默默祝福着二者的战斗更加激烈。
但现实却是非常残酷的。
鬼仁义的猛攻并未持续多久。
他如今状态,乃是催动秘法而来。
秘法时间已接近尾声。
如此导致的结果便是其力量,呈现断崖式下滑。
攻击不断减弱,另一面的归玄稳重依旧。
其并未因鬼仁义的力量减弱而所有轻视,仍旧全力催动自身防御,丝毫没有松懈即将。
十几个呼吸后。
鬼仁义停止对归玄猛攻。
能够感受到,鬼仁义的气息骤然下降到一个临界点。
“秘法反噬,你终究要为自己的仙路付出代价。”
归玄没有主动攻击,就算鬼仁义气息减弱,其也没有主动攻击。
鬼仁义没有言语,其服下数枚丹药后催动自身法门,开始回复实力。
“实际上,你已经知道自己走上邪路,但你舍不得那种唾手可得的力量,不用艰苦修行,仅仅只是将人斩杀,吸收掉神魂,便能提升自身实力,你的贪婪与懒惰,导致了你今日如此狼狈。”
归玄话语低沉,隆隆作响。
回到古代當劍仙 我愛平劉海
像是来自神明的审判,又像是来自一位旁观者的独白。
听在耳中。
无不觉得,每一个字都有其道理。
鬼仁义继续闭口不言。
沉默。
算是一种示威,也算是一种承认。
他岂能不知自己所走之路有多麽邪恶。
吞噬他人神魂修炼己身,听上去,本身便是一种残忍之事。
可就如归玄所言。
修仙者,谁又能真正抵挡住如此诱惑。
那种唾手可得的力量。
那种拥有力量后,被人奉承,高高在上的感觉,他怎么可能轻易放下。
“多说无益,不要以为如此状态你能稳胜于我,你龟族防御有余,攻击不足,我手中有两件后天灵宝,你想伤我,恐怕难如登天。”
鬼仁义有后手准备。
其并非头脑简单,胡乱出手之辈。
在出手之前,他便已有想过后路。
“是吗?”
归玄的回答耐人寻味。
随着归玄所言。
其缓缓将自己硕大的头颅探出龟甲。
对准鬼仁义,张口,猛然喷出一股魔气。
魔气涌动,化为一并魔刀。
魔刀杀伤力相当可怕,割裂的周围空间出现不稳,出现细微撕裂。
要知道。
就算刚刚鬼仁义那狂暴无匹的攻击,也不曾将神魂界空间割裂。
反观归玄从口中喷出的魔刀,竟有将神魂界撕裂的情况。
魔刀速度并不快,却已将鬼仁义锁定。
就算鬼仁义速度很快,也休想躲开魔刀袭杀。
况且。
鬼仁义压根就没有想到闪躲。
其当即催动鬼草长剑与红骷髅法杖形成防御,正面抵挡魔刀袭杀。
铿锵!
双方相撞,魔刀强横,当即将鬼仁义撞飞。
轰……
鬼仁义无法承受如此恐怖的攻击,狠狠撞击在地面之上。
不仅其防御手段被破,整个人更是被撞七荤八素,遭受重创。
武道成神 不孤
本就进入虚弱状态的他遭受重创,神魂体已有明显暗淡之色。
神道一途
“你是龟族,你的攻击怎么会如此强大!”
落花已去,人未知(全文) 文廂殊
鬼仁义傻眼。
他曾与龟族王级有过交手,知道王级龟族的防御力与攻击力强度如何。
归玄这家伙。
不仅防御力远超一般龟族,攻击力更是可与自己比肩。
甚至。
刚刚其吐出的那一口魔刀。
杀伤力比自己的鬼草长剑还要凶猛。
美人謀:腹黑殿下吃定你 應落雅
龟族怎么会出了这样一个怪物。
鬼仁义嘴上这般说,心里其实知道。
归玄自称魔鬼,使用魔刀,其攻击手段,应来自于魔族才对。
归玄没有解释任何人话。
其缓缓张开巨口,在度吐出一道魔光。
魔光继续化为魔刀,杀向鬼仁义。
鬼仁义见此,不敢在硬接魔刀袭杀。
其催动身法,开始与神魂界内闪躲如此攻击。
但这种闪躲效果并不理想。
神魂界很大,可对王级强者来说并没有很大。
鬼仁义能够闪躲的位置有限。
况且。
归玄并不仅仅只有一次攻击。
其口中不断喷出魔光,魔光化为一柄柄魔刀,于神魂界内追杀鬼仁义。
轰……
巨响轰鸣!
鬼仁义遭受魔刀袭杀,防御手段被破,整个人狼狈的狠狠砸到地面之上。
大地因为他的撞击而出现裂痕,但他却不敢有丝毫停留。
身形一动,立刻继续闪躲。
絕代天王
他离开瞬间,其刚刚位置,便是数柄魔刀杀来。
鬼仁义苦不堪言。
万万没想到。
刚刚还占据上风的自己,此刻会像丧家犬般被归玄追着杀。
加油鬼仁义。
躲在鲲鹏翼中的郑拓此刻给鬼仁义加油。
跑起来,千万不要放弃。
只要你还活着,就能多多消耗归玄的力量,就能多多探测出归玄手段还有多少。
加油,加油,加油。
郑拓观战同时,已制定好计划。
归玄与鬼仁义这两个人他是不会放走的。
今日这二者必须死在这里。
鬼仁义似感受到了郑拓冥冥中的祝福。
轰……
一柄魔刀将他击飞,狠狠撞击在大地之上。
这一次。
他因为受伤严重,起身慢了一拍。
就是这一拍,让紧随其后的魔刀杀到。
轰……
轰轰……
轰轰轰……
鬼仁义所在化为毁灭地带,魔气翻滚,肆虐天地。
成片成片大地被摧毁,虚空如海浪般出现褶皱。
狂暴的魔刀攻击,足足持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
待得攻击结束,魔气散去,便看到神魂体近乎透明的鬼仁义。
鬼仁义此时此刻状态极差。
其不仅神魂体近乎透明,气息虚弱欲身死。
就是他手中的后天灵宝,鬼草长剑与红骷髅法杖也全部裂开。
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鬼仁义,那就是……惨。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鬼仁义,那就是……真惨。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鬼仁义,那就是……真他娘的好惨。
从刚刚的藐视四方,到如今的下狗凄惨,仅仅只过去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没想到,我鬼仁义也有今天。”
鬼仁义催动法门,修复己身,试图重回巅峰。
奈何。
他如今受伤的严重程度,可不仅仅只是催动法门就能快速修复的。
可以说。
他现在连催动秘法,与归玄最后硬刚一波的资格都没有。
归玄的攻击看似普通,实则威力强大到让人震惊。
魔族手段,向来以刚猛著称。
归玄用魔族手段,补强了自己的缺点,让此时此刻的他攻防一体。
面对这样的对手,鬼仁义败的并不意外。
不过鬼仁义虽然败了。
但这家伙并未有投降的意思。
“归玄,你应该已经发现,你最大的敌人并不是我,而是无面那个家伙才对。”
鬼仁义一点也不仁义。
能让自己活命,他什么是都会做。
亡命之徒,说的便是这种家伙。
为何活着,他愿意做任何事,任何事。
归玄平静的望着鬼仁义,缓缓张口,继续喷出魔气。
以魔气化魔刀,试图将鬼仁义斩杀。
反观鬼仁义。
其一咬牙,当即催动秘法。
手中鬼草长剑与红骷髅法杖当即合二为一,成为一柄更加强大的后天灵宝,红骷髅鬼草长剑。
而鬼仁义则化为一道黑光,钻入红骷髅之中躲避。
轰……
魔刀杀到,轰击在红骷髅鬼草长剑之上。
红骷髅鬼草长剑被当场轰飞。
其中的鬼仁义,虽有继续遭受冲击。
可这种级别的冲击,他完全能够承受更多次。
“归玄,聪明如你应该知道,想将我斩杀,你也要付出巨大代价,待得你灵气消耗严重之时,便是无面出手将你斩杀之时,我相信无面已经准备就绪才对。”
鬼仁义学习郑拓。
试图调拨郑拓与归玄的关系,让二者开战。
反观归玄。
其还真就停手,转头看向郑拓所在。
郑拓被如此一幕搞的心中一动。
鬼仁义这孙子太不仁义。
你要死就死,拉我一把作甚,又不是我将你干掉。
“无面小友,此地,应不是神魂界,对吧。”
归玄一如既往,开口,便能说中关键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