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d6o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四重分裂 愛下-第八百九十五章:新生活-bz3a7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游戏时间AM04:41
【您已紧急断开连接,请选择是否重连】
“闲着也是闲着~”
【重连开始……】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混乱中立的檀莫,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
自由之都无夜区,凯沃斯庄园主楼,莎莉娅·凯沃斯的房间
“啊哈,是少女闺房的味道~”
長姐難為
墨檀在恢复意识之后先是慵懒地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才一边笑盈盈地睁开双眼一边从舒适柔软的大床上直起身来,并在看清楚站在床边的人后瞬间敛起了笑容,‘噗通’一声躺了回去:“怎么是你啊?”
侍立在床边的年轻盗贼科尔·舒伦尴尬地笑了笑,低声道:“蕾莎女士和小艾正在处理一些我理解起来很费劲的工作,所以……”
“所以我就要忍受一睁眼就看见个男人站在床边的不幸吗?”
墨檀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滚下了舒适的大床,一边抓起叠在旁边的月光白长袍往身上套一边头也不回地问道:“所以现在是怎么个情况?我之前昏死过去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科尔立刻下意识站直身体,恭谨地说道:“是这样的,先生,在您失去意……”
“在你失去意识之后不久,我那些被篡改了命令的族人就返回了庄园,带着血翼家族的中坚力量。”
稍显沙哑的惑人声线在门口处响起,依然穿着那袭红色长裙,手臂、裙摆、脸颊处皆沾有点点血迹的蕾莎·凯沃斯缓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轻笑着看向科尔:“可以让我们两个单独相处一会儿么?小艾在楼下的茶室等你。”
科尔并没有第一时间遵从房主的要求离开,而是将目光投向负手站在窗前的‘先生’。
注意到前者视线的先生言简意赅:“滚。”
尋歡情獸:蛇王,我要吃了你! 妖小妮
于是科尔便在分别对二人行过礼后飞快地离开了房间,顺便贴心地带好了门。
并没有气氛微妙的沉默,就在科尔关门离开后的下一帧,靠在窗边俯瞰夜景的墨檀便转头对房间的主人莞尔一笑:“我还以为守在床边的人会是你。”
閃婚蜜寵:左少追妻套路多 花涼
“我并没有哄你睡觉和叫你起床的义务,除非你入赘凯沃斯家,让我血拥。”
蕾莎俏皮地眨了眨眼,带着尚未散去的血腥味走到窗前与墨檀并肩而立:“血翼家族已经成为历史了。”
墨檀吹了声口哨:“哦豁,你把那些人都杀了?”
“其实没杀几个,毕竟莱昂纳尔和迈克尔·血翼两兄弟的尸体还算比较有说服力,所以我只是在小艾的提议下处理掉了几个不服气或者可能不服气的、非常忠诚或者疑似非常忠诚的家伙,名单则是科尔提供我的。
蕾莎先是给俩孩子在墨檀面前‘美言’了两句,然后才简短地总结说道:“之后又按照你之前的那套说辞简单解释了一下,那些血翼家族的成员就臣服了,比吟游诗人口中的故事还要简单。”
“故事之所以是故事,就是因为它注定不会简单。”
墨檀耸了耸肩,显然对这个结果并没有感到丝毫意外,事实上,如果最终不是这个结果的话,他才会觉得奇怪。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包括莎莉娅与蕾米莉亚如此轻描淡写地合而为一,血翼家族对凯沃斯家族干脆利落的臣服在内,没有任何一个环节超出墨檀的预料。
倒不是说一切的发展都与墨檀的计划分毫不差,而是这些可能性都被他化做一个个变量融入到对事态的推演中,进而达成了这样一幕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都没有超纲的结尾。
“这样啊……”
蕾莎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月光下的庄园,过了好一会儿才似笑非笑地转头向墨檀问道:“那么你在这个故事里,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无足轻重的龙套而已。”
墨檀洒然一笑,摊手道:“不久之后,整个自由之都的二流和三流势力都会知道,一位名叫蕾莎·凯沃斯的觅血者成功融合了‘猩红魔音’的源血,并在同一天亲手杀死了半年前通过卑劣手段坐上家主之位的亲舅舅,顺便还在一场不公平的决斗中击败了莱昂纳尔与迈克尔·血翼,当晚便收编了弃暗投明的绝大多数血翼家族成员。”
蕾莎表情微妙地翻了个白眼:“我听完之后竟然没觉得有哪里夸张……”
“没错,这确实不算夸张,但绝大多数人都会把里面七成以上的内容当成屁话。”
墨檀伸出食指轻轻刮了下蕾莎的鼻尖,莞尔道:“我不在乎他们是否相信这个故事里面的内容,甚至他们自己都不会在乎自己信不信这个故事里面的内容,那些有资格而且还低级到足以在乎这份情报的人只需要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凯沃斯与血翼这两个觅血者家族已经正式合而为一,而它们的新领袖蕾莎·凯沃斯女伯爵有着至少也能同时干掉两个史诗巅峰者的实力,就足够了。”
蕾莎微微眯起她那双惑人的凤眼,捏着墨檀那只不安分的爪子苦笑道:“但是……我现在的实力其实只有初入史诗的水平而已,就这还是因为那滴源血强行拉高了我的体质,在一场战斗中击败两个史诗巅峰什么的,不借用伊莉莉的力量根本做不到。”
“代价是什么?”
“借用那份的力量可以让我短暂获得近乎于半步传说的实力和传说阶巅峰的境界,满月时可以持续半小时,最短的新月是十分钟,之后必定会持续至少一个月的虚弱状态。”
蕾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自己最大的底牌曝光在了墨檀面前,没有半点保留:“如果一年内超过十次,我的灵魂就会直接溃散,身体则成为伊莉莉·巴托里复活的媒介。”
后者则是毫无紧张感地笑了笑,感叹了一句‘还真是宽松的要求呢’之后便陷入了沉默,顺着蕾莎的目光将视线投到了庄园内某片草坪上。
那里或许有着旁边这个女人与父母、舅舅或者其它什么东西的宝贵回忆,但在墨檀眼里,那些一文不值的内容并没有被自己剖析或深究的资格,所以他尽管在转瞬间就联想到了不少东西,但很快就强迫自己放空大脑,进入了单纯的看风景模式。
“我小的时候,父亲和母亲经常陪我在那里玩,但因为他们总是很忙,所以仔细算下来的话,还是克雷伯舅舅陪我的次数最多。”
蕾莎温和地笑了起来,殷红的双眸有些闪烁:“他们……”
一絲成神 魚泳海
“他们已经死干净了。”
墨檀轻描淡写地打断了她,嘴角上扬:“你的道路也好、未来也罢,都与他们无关了,当然,和我应该是脱不了干系的。”
蕾莎拉着墨檀的手,温柔地把后者的食指掰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轻哼道:“你刚才不是还说自己在这个故事里只是个龙套吗?”
“没错,在‘这个故事里’我就是一个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龙套。”
墨檀俯身轻吻了一下蕾莎那只刚刚掰断了自己食指的纤手,微笑道:“因为那是讲给别人听的故事,并不是那个自湖光城邂逅开始一直到现在的……我们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
蕾莎看向墨檀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过了好一会儿才面色微红地问道:“什么故事?”
墨檀托着下巴思考了半晌才迟疑着开口道:“呃,实验日志……?反正不可能是爱情故事。”
“为什么不能是爱情故事!?”
蕾莎用对她来说十分罕见的高分贝音量叫了一句,然后就好像自己把自己给吓着了一般僵在了原地。
墨檀并没有回答,甚至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只是单纯地透过窗户欣赏着夜幕下的凯沃斯庄园。,
“我……我是说……”
蕾莎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抓住墨檀的领口将其拉近自己,破罐破摔般盯着后者那双看起来恬淡平静,此时此刻却让自己浑身发冷到近乎于窒息的眸子,磕磕巴巴却又十分坚定地说道:“我,我不是说现在就……就要变成爱情故事什么的,但……但是‘不可能’之类的话,不要随随便便就说出口啊!”
说到最后一句时,这位整整一晚气质都无限接近于‘莎莉娅’的蕾莎·凯沃斯俨然已经带上了哭腔。
“哦?是这样么?看来确实是我的疏忽啊……”
墨檀咧嘴一笑,将面前那位比自己还要高半个头的、忽然变得有些失控的女伯爵拉近怀里,眼中闪过一抹玩味的光芒,柔声安抚道:“那么,请容我收回前言。”
“嗯!”
“好像‘未知的故事’也挺有趣的啊。”
“嗯!”
“不过是不是有些俗了点?”
呆萌太子妃
“唔……嗯!”
“算了,本来也没必要非得取个名字。”
“嗯。”
“今天能处理的事,都已经处理完了吧?”
墨檀轻轻地推开将脸颊埋在自己怀里的蕾莎,对后者那梨花带雨的俏丽脸庞莞尔一笑:“虽然我没能陪你到最后,不过你身边毕竟有小艾在,应该不能出什么岔子。”
蕾莎抿了抿嘴,抬手拭去了眼角的几缕湿润后用力点了点头:“虽然时间比较紧张,但我有利用伊莉莉那份力量存在的最后几分钟强制让血翼家族的几个人与我签订了主从契约,他们都是在失去了莱昂纳尔和迈克尔后在家族中颇具威望的人,也还算识时务。”
墨檀微微颔首,随口问道:“内部呢?”
“很稳定。”
蕾莎笑了笑,带着稍显疲惫的表情缓步离开窗边,慵懒地倚在床头对墨檀眨眼道:“大家看到我没事都很开心,虽然也都为舅舅的死感到难过,但好像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过我现在还没有好好和伊娃姐姐他们了解过情况,毕竟……”
“毕竟?”
墨檀很是无辜地歪头看着蕾莎。
“毕竟要是大家的说法跟你告诉我的那些内容不一样,总觉得会有些尴尬。”
蕾莎拉过旁边被墨檀起床时弄得乱七八糟的被子盖在身上,慢慢合上了双眼:“所以如果你想要善后什么的,最好抓紧时间。”
结果墨檀却是快步走到床边蹲下,抓着蕾莎的手满脸人畜无害:“说啥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根本就是多到数不过来吧!”
“好吧,那我什么时候骗完你还需要善后?”
“唔……”
“我不是你的监护人,亲爱的。”
墨檀一边有些恶趣味地将蕾莎的发丝绕在自己手指上,一边亲昵地笑道:“尽管我答应过你会在闲暇时间以凯沃斯家族顾问的身份提供一些帮助,但从现在开始,要如何把这条路走下去还是要看你自己,我的女伯爵,我可不会像之前那样养着你了。”
蕾莎并没有睁开双眼,只是皱着鼻子轻哼了一声:“我可以养你了。”
“现在的你还养不起,不过我会表示期待的。”
墨檀戏谑地笑了起来,然后附在蕾莎泛红的耳边轻吹了口气:“好好休息吧,新的生活会在你下次睁开眼后开始,这段时间我会让小艾留在这里陪你,名义是你雇来帮忙悼念已逝双亲的神官,相信我,自由之都的太阳教会得知这个消息后一定会对你好感大增的。”
“好。”
蕾莎温顺地点了点头,坏笑着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要一起睡吗?”
“不了,一点挑战性的都没有。”
墨檀站起身来,冲正对自己眨眼的蕾莎耸了耸肩:“更正一下,新生活将在你这一觉睡醒后开始,晚安~”
“虽然天都快亮了,但是……嗯,晚安。”
蕾莎把杯子拉到自己的下巴处,双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那个莫名其妙就把所有事情解决掉,把这个房间还给自己顺便还搞到了许多赠品的家伙,直到后者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一分钟后
“更正无效。”
重新合上眸子的女伯爵紧抱着枕头,仿佛梦呓般呢喃道:“我都已经失去那么那么多了,如果新生活的第一眼还没有你在的话,就太没意思了呀……”
……
“晚安,檀莫。”
……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
第八百九十五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