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wzji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第七十一章 開賽分享-scpaj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小說推薦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首届精灵王大赛,由超想参赛却被人ban掉的五条悟和整天生气的庵歌姬担任现场解说,请多多指教~”真的是‘现场解说’,两人此刻不是坐在演播室里侃侃而谈,而是站在赛场中央,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裁判。
在镜头面前,被五条悟强行捉过来当解说员的庵歌姬只能压下怒气,板着脸轻声提醒道:“严肃点。”
“就是因为太严肃,歌姬到现在都还没有嫁出去哦~”五条悟熟练地发动术式,防住失去理智的庵歌姬发动的攻击。
尽管调戏前辈一时爽、一直调戏一直爽,但五条悟也知道现在是什么场合,回到解说员角色上:“比赛将按照未成年人国家团体赛、成年人国家团体赛、种族团体赛、个人赛的顺序进行,团体赛是两群人互殴至最后一人的赛制,个人赛是标准一对一赛制,赛事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进行,预估两天内无法结束,请观众们合理安排作息时间。”
“咳……”庵歌姬干咳一声,恢复到文静巫女的姿态,补充道,“比赛过程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规则,但希望选手别刻意离开赛场和破坏直播设备。”
个人赛就算了,一团糟的团体赛可不能指望五条悟带着庵歌姬和扛着摄像机的七海建人满场瞬移进行拍摄,莱尔具现出来的远超本时代技术水平的设备是保障直播质量的关键。
“未成年人国家团体赛已完成抽签,开幕战由R国队对阵F国队。”在五条悟的伸手示意下,七海建人先后给R国队和F国队选手一段镜头,“双方选择的是和平竞技模式,一旦接触到会导致超过‘轻伤’程度的攻击,会触发精灵王设定的规则传送离场。请F国选手尽可能坚持到比赛的结束,不要过早地举起双手投降。”
變身本子漫畫家 妙筆生汙
F国选手们闻言脸一黑,要不是场合不对,他们定要搬出‘历史上对外战争胜利次数最多的国家是F国’来反击,怂逼祖上也是猛男过的。
五条悟看了眼手机时间,说道:“还有一分钟开赛,下面请歌姬给参赛者鼓励几句。”
“哈啊!?嗯,这个……”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的庵歌姬,竭力从脑中挖掘万能的用语,“多、多少受些伤是在所难免的,但双方不是敌人,未来可能有互相帮助的机会,诅咒才是——”
“——时间到。”五条悟乐呵地打断道。
“喂,五条,你这家伙!”再度生气的庵歌姬这一次没有发动攻击,总算是挽救了R国巫女岌岌可危的形象。
五条悟高高举起左手,向下一挥:“比赛开始!”
“兄弟,我们打头阵!”
“收到!”
东堂葵、虎杖悠仁率先冲出去,制造混乱。
“阿弥陀丸in布都御魂,甲缚式超灵体-白鹄!”
“叶小子,如果弄到血记得交给我哦~”
麻仓叶、钉崎野蔷薇负责棒打落水狗。
黃金監獄 幽靈手
“我就知道没有人会遵守战术安排……之后就拜托你们了。”
精忠呂布
“放心交给我们吧,贪狼、巨门!”
“春虎!”
網王之愛在升華 上官皖兒
“咏唱——”
作为队伍中为数不多掌握领域的真-王牌,伏黑惠遁入影子中。花开院柚罗和土御门夏目放出式神形成保护层,保护明面上的王牌灰村诸叶进行吟唱。
》》》》》》》
“嗯,果然看直播还是要多点人才有气氛啊~”R国队砍瓜切菜似的打倒F国队后,莱尔领着女仆们抵达因为空间大、座位多、有多台电视而被当成观赛大厅的饭堂,准备在此观看之后的赛事。
都是心態在作怪 春秋轉
好吧,这就是没有进行场地设计、偷懒搬用麻帆良学园建筑的结果了,本来就应该有一个正经的观赛大厅。
“精灵王!”饭堂里坐着一群S级诅咒,一直精神紧张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异能者们第一时间注意到莱尔的到来。
莱尔摆摆手打招呼道:“大家不用管我,我就是一个已完成职责,每天撸女仆等死的工具人精灵。”
“哈……”部分初次见到莱尔的人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屏幕上正在花式批斗F国队选手的五条悟,表情愈加微妙。
溫柔校花愛上我 聰明白癡
地球意志代言人,不是正经人。
人类意志代言人,也不是正经人。
莫名觉得世界充满恶意。
女仆们去寻找观看直播的最佳位置,莱尔则是顺着惊悚气息,找到饭堂角落里的诅咒集团:“唷~盆栽头,比初次见面时强上不少啊~”
花御站起身来,以人类的礼仪对莱尔行礼,解释道:“尽管自然的愤怒已平息,但我是诅咒,仍然能汲取这数年间暴涨的负面意念以强化自身。”
由于缺乏对应自己的本质的负面意念,它的成长速度远不如真人,甚至还不如新生的诅咒,只是新生诅咒还没有正式立起来就发现并除掉,全人类都具有灵视的时代对它们很不友好。
这也是漏瑚在个人赛的获胜愿望是【保护大洋洲】+【传送新生诅咒】的原因,一旦这愿望被实现,诅咒之国才能真正建立起来。
“这么一看,人类说不准还真得过上犯罪立刻死刑的日子~”莱尔笑道,反正人类的法律影响不到精灵,而女仆队又排除出去了,对他本人毫无影响,“对了,是谁想的愿望内容,扯大旗扯得很有水平哦~”
斂財王爺貪財妃
“团体赛的愿望是真人制订的……真人?”花御回过头来,正想介绍真人,却发现自家首领正满头大汗地注视着莱尔,表情还有一丝惊恐。
“精灵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为真人遭到暗算的漏瑚当即拍案而起,餐桌瞬间被烧熔。
莱尔一脸无辜道:“咦?我可什么都没做。”
“漏瑚,跟他无关。”真人出声道,咬牙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哈?精灵啊。”莱尔想了想,补充一句,“六年前还是个血统纯正的人类就是了。”
“开什么玩笑……!”真人指向莱尔身旁的小璘和汝昂,沉声道,“精灵说到底只是被地球意志挑选中的幸运儿,特殊的是身体,灵魂只比普通人强一档,就跟她们一样。”
“你能直接看见灵魂?!”汝昂本能性地躲到莱尔身后,想了想,伸手将在那发呆的小璘也拉到自己身边。
她的直觉没错,真人的天赋术式很危险。
精灵倚仗的特性‘无限复活’,其实有一个前提‘灵魂健全’,若是被真人改造灵魂,连地球意志是无法将她们复原,而以她们那堪忧的实力,是无法阻止真人的双手触碰到她们的身体的。
真人没有理会小璘和汝昂,从此至终它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莱尔:“……可是啊,你的灵魂是怎么一回事!你就算现在告诉我你就是地球意志,我也相信了!”
火藍刀鋒
“喂,真人,你认真的?!”漏瑚错愕道。
溺寵農家小賢妻
“啊……强到只是远远看着都让我毛骨悚然了……”
对真人而言,普通人的灵魂是橡皮泥,强者的灵魂是黏土,两面宿傩的灵魂是仙人掌。
橡皮泥想搓圆就搓圆,想按扁就按扁;黏土需要稍微费点劲,精确塑型有困难,可改变原来的外形很简单;仙人掌扎手,但总有一天能将刺一根一根砍掉。
然而,莱尔的灵魂看着就像是火焰,若是它真的作死对莱尔发动术式,根本不需要莱尔进行反击,它自己就会被莱尔无意散发的力量灼烧致死。
“史诗级的拍马屁……堂堂诅咒之王,应该没有这么无聊吧。”莱尔摸摸头发,困惑道,“原来我的灵魂看上去跟其他人不一样吗……?所以我才能清楚记起前世的知识?”
汝昂探头出来,激动地问道:“主人就是地球意志吗?”
“如果我就是地球意志,那之前跟我相连的东西又是啥?”莱尔无语道。
汝昂狐疑道:“主人真的有跟地球意志相连吗?”
那些鬼事兒
“……(盯)……”小璘也是呆呆地注视着莱尔。
“我真不是地球意志。”莱尔无奈重申,转向真人,“我这边的身份问题先搁置,你似乎拥有很了不得术式……有意进行交易吗?当然,只是‘莱尔’与‘真人’的交易,那些正义的愿望,我可支付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