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8zu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起點-第一千九十四章 蛇精病啊閲讀-iimaa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小說推薦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雷欧和尤里乌斯的关系稍微有些复杂的感觉。
虽然说这两个本质上来说的话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是众所周知,在这些大家族之中的话,别说是同父异母了,就算是双胞胎兄弟,可能都会出现各种问题。
更不用说,从某角度来说,雷欧的出现就是为了“替换”尤里乌斯的存在。
尤里乌斯之所以会被称之为“失败品”,是因为本身不是魔术师。
在参加圣杯战争之前,肉体已经半死不活,施行了会对往后生活造成影响的脑部改造,跟哈维家族的超级电脑有机地连接了起来。
也因为这样,所以尤里乌斯从某角度来说,就跟半个人工智能差不多的感觉。
本来是作为哈维家的子嗣备受期待的“设计婴儿”,但在胎儿时已被查明能力低劣而且具有缺陷。
大人们觉得他“产生不了利益”而舍弃他,他透过异常的精神力幸存下来,爬到了现在的地位。
私设的对恐怖份子部队的队长。一直以来在暗中葬送了许多敌对势力的杀手。
六岁时为了产生出大人们所谓的“利益”而通过药物让身体成长为成人。
生存价值在三年后得到承认,完成第一件工作后,便进入了现在的暗杀部队。唯独只有跟雷欧的母亲渡过的时间才算是他的童年。
对,就是雷欧的母亲。
他的亲生母亲已经被处理了。
因为生出了他这样的一个缺陷品。
而因为雷欧母亲给他带来的温暖。
所以,他尝试尽全力扶持雷欧成为胜者的动力,并非是来自对哈维家的忠诚心。他是为了守护年幼时,视其为自己母亲的,雷欧的母亲——艾丽西亚的遗言而奋斗着的。
“雷欧就拜托了哦。”义母微笑着说道。
对于尤里乌斯的幼年期来说,和她一起度过的时光,才让他觉得自己是“人”。
但是,这段时光很快便结束了。他最初的性能测试就是被见都没见过面的父亲命令杀掉雷欧的母亲。
在失去了能让自己振作起来的唯一的“人间性”后,他终于,他证明了自身的“有用性”。他正是为了遵守雷欧的母亲的遗言而战斗到底。
如果雷欧是哈维之光,他就是一手承担黑暗部分的恶人。
对比于雷欧,他是象征着人类的软弱和丑恶,却具有“反英雄”性质的人物。
当然,这一些,雷欧并不知道,他知道的仅仅只是尤里乌斯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哥哥,然后是哈维家族的对恐怖队长,从某角度来说,是他的盟友,是他的部下。
哦,对,还有就是这个哥哥似乎并不是很喜欢他的样子。
差不多就是这样。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在生前的最后一句话,让尤里乌斯,在参加圣杯战争的时候,将会化为一个为了他而社舍去一切的存在。
这就是为什么尤里乌斯让李书文,开场就想要直接将远坂时臣,正确来说是金闪闪的御主给直接解决了的原因。
鸞傾宮之如妃當道 苡菲
还是那句话,因为金闪闪的威胁性实在是太大了。
超級軍霸 大肚果果
所以就算是拼着消耗一个令咒,甚至是暴露作为Assassin的李书文的存在,也要搞定那家伙的原因。
虽然说,此时的尤里乌斯并不知道的就是。
远坂时臣的复活。
不过虽然说是那样,但是远坂时臣是已经变成了“无关人员”了,毕竟他身上的令咒已经转移到了远坂凛的身上。
现在的远坂凛才是金闪闪的御主,并且还是拥有两个从者的御主。
網王之冰葉風鈴
然后现在,在和莫德雷德打了一架的情况下,没有任何的收获的情况下,再次损失了一个令咒,只能说,人类在涉及到某些重要感情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不知道是否错误的决定。
不过,对此,雷欧并不知道,虽然说他和尤里乌斯是“盟友”,但是因为尤里乌斯更想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所以,他和雷欧是分开。
而雷欧可能是也是感觉这一个哥哥的确是有些不太好待在一起的感觉,而且他也有足够的信心能够有高文带领他获得胜利。
林云一直在天空之上观望着。
女神的超炫高手 樹谷
虽然说就他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按照他的估计,只要他的速度够快的话,那么他完全可以在卫宫切嗣,还有就是尤里乌斯,又或者是阿拉什后面的御主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就冲下去,然后直接就将他们的从者干掉。
但是之前那几个英灵的情况让林云有些担心。
所以他需要了解清楚情况才行。
因为据他所知,就算是杀死了从者,也不是什么大事。
事实上,如果污染的大圣杯开始出现异变的话,那么这些从者很可能会再次出现。
并且还是变成了黑化的形态出现。
所以可以的话,林云需要搞清楚情况,毕竟贸贸然将那些从者杀死了,说不定仅仅只是无用功。
甚至会让更多人通过这样,来了解他的能力。
虽然说其实林云完全不怕,但是并不妨碍林云稍微观望一下。
也因为这样。
所以林云现在可以知道的就是,首先,这一场战斗不仅仅只有第五次圣杯战争之中的家伙存在。
然后就是,这一场圣杯战争,似乎有超过14名以上的从者还有御主。
最后就是,这些从者和御主,似乎都是从他们本来应该属于的平行宇宙之中截取过来。
而他们似乎都并不是很清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但是最少还是作为一场正常的圣杯战争进行着。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说的话,还是先弄清楚其他的情况吧。
有些可惜的是,因为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施法者”,所以对于这一个圣杯战争的具体情况,也只能暂时像这样了。
所以,要不要找一个施法者的玩家出来。
因为根据现在的情况推测,就是那一个看上去有点像是太刀侠的那一个家伙。
林云是Berserker,然后那家伙应该是Assassin,那么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说的话,那么应该还有Caster,甚至应该说,还有其他的职介,总之最少凑够7个的职介的存在。
当然,理论上是这样。
而且严格来说,到底是不是一个阵营,还要看情况。
虽然说就目前他所看见的第一个的家伙来说的话,还算是比较“正常”吧,大概,因为他的身上的确是让林云看到扭曲的痕迹,可以确定的是,最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混乱邪恶人。
从危害性来说的话,混乱中立,绝对中立,中立邪恶,这三个阵营的人都没有好到哪里去。
所以那一个家伙的具体情况,林云还需要稍微考究一下,然后就是其他的从者。
总之现在的话,放鸽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也应该到警察局了。
虽然说实际上,就这些战斗的时间,也就不到几分钟左右的时间而已。
所以,林云还需要继续放他一段时间鸽子。。。。。
当然,林云自然也不是毫无理由地放鸽子。
他需要看清楚一些事情。
在等了差不多1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之后。
本来完全就是一片废墟的冬木教会,如今已经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就和之前林云过来的时候,完全就是一模一样的感觉。
然后林云直接就通过眠仙神眼查看里面的情况。
在确认,神父兄弟,还有就是他们的从者,确确实实地死去的情况下,林云这才转身离开。
当然,不排除对方刚刚复活,然后就释放出将他也能够蒙蔽的法术。
但是可能性太小了。
或者应该说,真要这样的话,那么林云就算是守着也没意义。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林云这才回到警察局之中。
然后。。。。。看到了在凛冬的寒风之中,仿佛望夫石一般伫立在那里的杰洛。。。。。
通过气息蔽断,还有就是他的特殊技巧,让他此时看起来,就跟某个奇怪的雕像一样的感觉,并且最重要的是,几乎没人会留意这家伙。
夢幻王 蒼天白鶴
从某角度来说,也算是大隐隐于市的感觉了。
林云并没有急着跟这家伙说话,而是在周围仔细地探查几圈,确认这家伙不是和别人一起坑他的情况下。。。。。还不直接靠近。
非禮勿擾i我的壞老公 夢幻祝福
而是通过传讯术说道,“去距离你3点钟方向的一个酒店之中,直接走到倒数第二层楼。”
听到林云通过传讯术传过来的话,杰洛稍微动了动,显然有些措不及防的感觉。
因为他其实和某人差不多,一直都是保持着眠仙神眼的状态之中。
而传讯术的法术范围跟眠仙神眼的范围差不多。
但是在眠仙神眼的范围之中,却是找不到林云的存在,这才是让他措不及防的原因。
不过,听着林云的话,还是让他。。。。。有些眼角抽动的感觉。
因为此时的林云给他一种是蛇精病一样的感觉。。。。。
有那么一瞬间,杰洛甚至想要直接掉头就跑了。
但是。。。。。考虑到这一个蛇精病的战斗力,万一被这家伙误会了他其实是“假投诚”,然后像是之前他看见的那样,像是天草四郎时贞那样,直接被乱斧砍死的样子,想想就觉得可怕。
所以。。。。在思考了一下之后,杰洛最终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