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rcw精彩都市异能 無限大萌王 嚶嚶白-229,哦,感謝瑪利亞!熱推-u8i8z

無限大萌王
小說推薦無限大萌王
只有九尾,呆呆的看了眼天空上那一股必杀的意志,担忧的抿了抿唇后一下决心,星枪开始迅速变形,枪尖宛如开花一般忽然绽放,露出了里面极致深邃黑暗的星核,竟然摇身一变化为了一道宛如法杖一般的增幅武器。
这一下子,与九尾联系最深的利姆露自然感受到了她的想法,她想要越阶发动她至今还没成功释放过一次的半神级别的能力,可以将一个世界流放的超级大黑洞!
这让利姆露心暖的同时更坚定了一点,那就是九尾绝度是最后迫不得已的超级大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不应该去动的一种存在!
于是,他连忙链接九尾安抚的同时,也第一次以命令的姿态问起了奈芙蒂斯。
血染天下:幾度回眸紅妝醉 殤愁幾許
“能挡住吗?”
他不可能任由对方发动这种级别的攻击,但他又的确没办法跟对方一样借用外部半神们的力量,所以他只能选择掀桌子,或者说……加快宗教胜利的条件!
直接利用命运之力疯狂影响世界的同时,考虑击杀上条当麻!
“你把魔神当什么了。”
奈芙蒂斯回答期间,无数的风沙开始众人头顶之上汇聚……
“但是……对方的攻击是无穷无尽的,她可以一直从世界意志那里借用力量,我们防御不了多久。”
娘娘更是没怎么说话,只是一道流光化为一道小鼎,朝着倾泻而下的能量顶了过去。
“那好!”利姆露露出一抹微笑,直接道:“让我们给老朋友一点帮助,顺便把上条当麻,阿,不,把整个第七学区保护起来吧。”
紧接着,他就心神一动跟九尾的心神交融间表达了想法!
利用可以将整个学园都市都覆盖进去超大持续性审判降临!
刚好可以跟外界所有的保护势力隔开,然后利用娘娘和奈芙蒂斯的保护能力,强行将内部的第七学区保护,挡住对方的攻击后,形成一个单独的小战场!!
也就形成了一个变相的结界,支撑结界的就是两位魔神,而进攻方和防守方自然而然就变成了还在这道审判里面的存在了!
“让我们赌一把吧。”
利姆露一把拉住九尾的小手,两人一瞬间化为流光略过了一方通行,御坂美琴后,浮现在娅蕾丝塔和上条当麻中间!
在对方仓促的眼神中,九尾手中的法杖重新变为长枪一把逼退了娅蕾丝塔的同事,利姆露毫不犹豫的超上条当麻舞动了利刃!
鬼手推拿師
“是我们在防御被攻破之前杀掉你们!”
“还是你们坚持到了审判的到来之后,把我们湮灭!!”
利姆露的攻势和冷漠的话语让上条当麻顿时一阵窒息,而娅蕾丝塔却是忽然一怔整个人都恼怒了起来!
“这该死的猪队友!”
他知道玛利亚把他们纳入攻击范围的目的显然就是为了同一时间将他们双方全部剿灭,这样看来御命诗篇自然而然就是他们获胜了!
但是玛利亚显然忘了一点,那就是御命诗篇只是他用来牵制利姆露的手段,真正的目的是防止世界权限对方剥夺!
如果!如果神净讨魔在利姆露死亡之前死了,或者说在超凡乐园御命诗篇没有失败的时候就死了!
即便你玛利亚最后获得了御命诗篇又怎么样?!你的确是第一时间修改了世界,但拉莱耶仍然掌控了神净讨魔,拥有了与你那傻逼一样的上帝,世界意志对抗的资本,到时候!
大不了拉莱耶再发动一次御命诗篇不就行了?!!
“真是愚蠢!”娅蕾丝塔真的快被气炸了!难怪对方会如此心甘情愿的当上帝的走狗,这脑子!跟猪一样!!!
这下好了!
娅蕾丝塔几道无形的隐者塔罗牌展开,想要发动空间坐标术式将上条当麻带出去时,九尾却长枪一插,整个天地的空间瞬间被锁定!
“空间枷锁。”
该死!
断了逃命想法的娅蕾丝塔姣好面容微微一沉,扫向整个战场——他们这边只剩下了御坂美琴,一方通行,蓝花悦以及几个他不认识的魔术师。
而对方却有不知道能不能腾出力量来的两个魔神,以及绝大多数没来及撤退的拉莱耶超凡者!
重生之最強法師
还带了个对他术式格外了解的蕾薇妮雅!!?!
这下……不妙了啊。
在下方,被一片金色所笼罩后,眼看巨鼎和风沙汇聚也只不过是堪堪将玛利亚的攻击顶住之后,无言有些无奈的抹了把脸上的血迹。
“你说,我们现在使用逃脱卡放弃任务是不是还能活命?”
“你甘心吗?”神临白了对方一眼,早就断了一条胳膊的他如今甚至浑身上下都看不出曾经轻浮的模样,反倒是全身的伤痕给了他一种铁汉的风格。
“都走到这里了,差一点……”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仅剩的一只手握紧了长镰:“这么丰厚的奖励……我可没法放弃啊。”
赌一赌,单车变摩托。
他神临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就是靠搏命吗?!
眼看利姆露和九尾冲上去之后,神临甚至没有丝毫犹豫,唰的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癫狂的出现在一方通行上面,挡住了他想要去救援上条当麻的道路!
妖怪主上哪裏跑 小石頭
“哈!”
镰刀高高举起,唰的一下子,响起了进攻的号角!
如梦似幻沉默的看了无言等人一眼,一瞬间藤蔓开始蔓延,一朵朵狰狞的食人花怦然浮现,开始肆虐的袭击地面上的魔法师。
最強戰艦之罪犯集中營號 lonely海風
“一个个说得倒轻松,说到底这里还不是就我一个科技侧的超凡者?”
无言心疼得唤出破破烂烂的战衣和机甲,欲哭无泪:“这可都是钱啊!!”
另一旁,利姆露一边进攻的同时,也没忘了继续让大贤者继续挖墙脚。
毕竟,玛利亚的力量承受力是靠命运之力转化的,如果对方的支持者变少,其所能承受的力量上限也就越低,给两位魔神的压力也就会越小,甚至……也能给利姆露等人留一条后路。
而利姆露获得的命运丝线,也能反过来影响世界进一步加强超凡空间对世界的影响力,从而让半神们更快的能够突破世界壁垒来到这里,以及,淡化神净讨魔的影响。
上条当麻是神净讨魔的载体,幻象杀手是神净讨魔最基本力量的显现,里幻八龙首……这个利姆露还真搞不懂是啥……但这不影响他明白只有破坏了这些外面的力量,才能去接触深藏其中的核心。
但不管怎么说,那八条龙他还真不想对付,所以他的基本决策也是尽量不去砍断上条当麻的右手,而是寻求机会一击毙命。
然而,跟上条当麻交手之后,利姆露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超凡者都无法在突破敌人保护的几秒钟时间内杀掉这名普通少年了。
因为上条当麻似乎有个被动技能,叫做体术MAX。
他能跟大贤者计算下操作的利姆露打的不相上下,不管利姆露怎么出刀,他的右手总是能很好地挡在刀刃面前——似乎上条当麻也明白,这群人虽然拼命想杀了他,但唯独不会对他的右手出手一样,充分的把右手当成了无敌盾牌一样滥用。
这让利姆露有些恼怒!
真以为劳资不敢对你的右手动手啊!?
对着对方再一次挡在断面前的单手,利姆露终于忍无可忍,狠狠的把手中的剑往下一砍!
噗嗤!
刀刃入体的声音伴随着血花四溅,幻象杀手再一次与上条当麻分割开来,孤零零的超地下摔落而去,下一刻,利姆露小手一抹,一缕火焰嗖的一声凭空出现,把失去力量支撑的右手化为灰烬。
顿时,疼痛浸染了上条当麻的肩膀,让他忍不住一把捂住的同时,不敢置信的看向利姆露,下一刻,诡异的旋涡能量浮现在鲜血淋漓的伤口处,看不见的能量巨手碰的一声捏住了江睿的身体!
砰!
水花四散!
“果然不是龙首……看来优先级的确存在……”
从空中水花重新缓缓凝聚的江睿已经拉开了距离,略带凝重的重新抬起刀刃,他在那一瞬间,清晰地感受到了对方力量漩涡的攻击方式,那是跟原著中捏碎神圣之右力量一摸一样的超位力量,拥有者撕碎一切力量,无法对抗的超位攻击。
利姆露不清楚那是其中一头龙首的能力,还是神净讨魔的另一种影响,但总体而言,他还是有些隐隐蛋疼。
上条当麻这个亲儿子,体内力量也太多了吧?!
另一旁,九尾再一次逼退娅蕾丝塔的同时,一道身影迅速跃到她的身旁接手道:“你似乎很担心利姆露,去帮他吧。”
蕾薇妮雅握着剑与杯之杖轻声道:“我来拖住她。”
“……”九尾没有说话,皎洁的眸子静静的看了蕾薇妮雅一眼,充满了怀疑的意味,仿佛再说:“你行吗?”
这就让蕾薇妮雅很不爽了:“他了解我,我也了解他!快去!!”
“好吧。”
洪荒之星空不朽 殘天羨
九尾下一刻迅速收回星枪,身形一转冲向了上条当麻所在的方位。
“亚雷斯塔……”
看到九尾去游走了,蕾薇妮雅松了口气,跃跃欲试的转向娅蕾丝塔。
让我们在上路来一场与世无争的1v1男人大战吧!!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娅蕾丝塔看到九尾离开,立马眯着眼轻声道:“我现在可是魔神啊!”
说完,经过冲击之杖增幅的风暴轰然席卷,早已有所准备的蕾薇妮雅立马展开圣杯防御,却在下一刻瞪大了双眼!
只见风暴宛若突破无人之境一般轰的一声摧毁了她的术式,一瞬间剧痛席卷了全身,魔力被剧烈的袭击打乱,仓促之下,空中的蕾薇妮雅便如同断翼天使一般一头扎了下去。
迷茫之中,蕾薇妮雅只感觉到深深的委屈:这……是第二次了吧?
就算她不如九尾,但她也不会被跟亚雷斯塔打的不相上下的九尾秒杀啊?!
蕾薇妮雅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同样的实力下,九尾就可以对抗亚雷斯塔,甚至攻击会迫使亚雷斯塔躲避,而她的攻击亚雷斯塔就可以无视,甚至连阻挡都阻挡不了?
但是,蕾薇妮雅终究也是魔法的天才,在短暂的迷茫之后,她很快就有了猜测——
娅蕾丝塔轻松的将蕾薇妮雅击落以后,心情却没有丝毫缓解,而是立马冲向远去的九尾,想要继续拖住对方!
九尾刚刚游走不到三秒钟,就感觉到背后一道劲风袭来,她微微一呆,想都没想星枪一亮轰的一道星璇干了回去!
鬼神研究實驗室 幼智
砰!风暴和星璇交杂在一起,娅蕾丝塔纤细的身影再一次浮现在九尾身后:“她拦不住我。”
“……那她应该没开天使之力吧?”
面对娅蕾丝塔清冷的声音,九尾迟疑一会,很快就想通了缘由,歪了歪脑袋指了指娅蕾丝塔身后道:“我猜你也没有补刀……”
闻言,娅蕾丝塔瞳孔一缩,连忙往后发动防御术式,只见一道光芒冲天而起,蕾薇妮雅恼怒的小脸上,双眼已经被燃烧的金焰所代替,背后炽热的双翼和头顶的光环,赫然让娅蕾丝塔感到了丝丝压迫的气息。
该死,忘记对方是米迦勒的似神者了……
一时间,娅蕾丝塔有些心累……
你说你一个大天使长,为什么会投奔对方的阵营呢?
“那么,加油喔。”九尾鼓励了一下娅蕾丝塔,毫不在意的回头扎进了黑色的旋涡之中,只留下匆匆展开术式挡住蕾薇妮雅一击的娅蕾丝塔一脸苦闷。
“果然……”蕾薇妮雅缓缓停在娅蕾丝塔的面前,看着对方焦黑的胳膊略有所思:“是因为力量层次的原因吗?”
凡人的魔力无法对抗魔神的伟力,但天使之力却可以。
如此说来……九尾那个家伙,本质上拥有类似于神明的血脉吗?
蕾薇妮雅歪了歪头,也松了口气,嗯,原因什么的无所谓,只要不是她比九尾弱就行。
另一旁利姆露还在思考怎么突破对方超位力量的防御的时候,身旁黑色漩涡一闪,九尾的脑袋钻了出来,仿佛来不及刹车一样一头扎进了利姆露的怀里。
“严肃点,打架呢。”
利姆露无奈。
“你能看穿上条当麻身上的力量本质吗?”
九尾也许在剧情方面比不过自己,但在分析力量本质和本身对法则的认知上,身为神灵种族的她在传承中可是比利姆露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嗯?”九尾闻言眉头一皱,转眼看向上条当麻胳膊上的力量旋涡:“粉碎一切的力量,本质上跟幻象杀手差不多,但是……却是针对事物本身……”
说到这里,九尾歪了歪脑袋道:“应该是比幻象杀手更暴力的本质,相比起幻象杀手只能被动防御而言,这股力量……似乎更加暴虐也更加主动。”
“懂了。”
利姆露闻言立即点了点头,说白了就是幻杀是净化,这个就是讨伐呗。
“能抵抗吗?”
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一点。
“以世界法则为核心的破坏之力……”九尾奇怪的看了利姆露一眼道:“你用命运之力就可以抵消啊,就像抵消幻象杀手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