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irb火熱都市言情 玩家超正義討論-第二百一十六章 塵歸塵,土歸土相伴-2utpb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如此清晰的恐惧感。
那极为强烈的、冰冷至极的战栗感在周身游走,如同将冰冷的液体输入血管之中一般——那是自内而外的寒冷。
死亡帝君
怠惰让全身的肌肉麻痹、而绝望感则阻断思考。
一眼便知,那是骸骨公本尊。
祂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便让玩家们用尽全力,才能勉强回过头来——
龙井茶的瞳孔微微收缩。
映入眼前的,是看起来足有三米高的巨人骸骨。
但与玩家们第一次见到骸骨公时,所看到的“瘦削枯骨”完全不同。
祂身上依然披着白色的羊绒长斗篷,头上也依然带着纯白色的三重冠冕、脸上也依然戴着金色的哭泣假面。祂的脚上也仍然踏着沉重的白色金属靴子,手上也戴着那让人联想到熊掌的白色厚皮手套。
而此刻,祂却将自己的斗篷向两侧敞开。
那原本像个亡魂一样、瘦削到像是一个影子般,随时都仿佛会消逝的枯骨,却换上了一身巍峨如山岩般,不可动摇的厚重盔甲。
祂头上的冠冕显得似乎有些旧了,脸上的面具也是一样、多了些许暗沉的痕迹。而祂那精心保养的纯白色盔甲上,也显露出些许伤痕。
看上去,就像是真正的圣骑士一般。
并非是身为骸骨公的亡灵之主。
而是与亡灵血战之死的圣骑士——
如此讽刺。
“我认得你们……”
骸骨公那苍老而低沉的声音,从金面具之下响起:“安南的仆从……”
或许是因为盔甲内部都是空荡荡的,因此出现了奇妙的回音。
看到骸骨公似乎没有攻击他们的欲望,龙井茶这才松了口气。
他之前一瞬间,还以为是流浪的孩子破坏了骸骨公的仪式场,于是祂直接空降过来开始复仇顺带守高地了……
“不用担心。我看到了,你们没有破坏死者的安宁……”
骸骨公像是读到了龙井茶的想法一般,向着他虚虚望了一眼,发出了如同叹息一般的声音。
龙井茶并没有接触到骸骨公的目光。
因为那哭脸面具并没有留下足以露出眼睛的孔洞——与其说那是面具,不如说是被人烙在了脸上的、如小丑一般固定着表情的金属片。
而看到骸骨公没有立刻攻击他们,玩家们顿时就精神了起来。
……所以,这是黄名NPC?
只要不主动攻击的话,应该不会成为敌人吧?
那可太好了……
龙井茶深深松了口气。
他刚才慌乱之间,还以为要被骸骨公殴打了……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或许因为这其实是巧克力的身体、又或是单纯的因为骸骨公对动物的压迫感不强。第一个从震慑中清醒过来的,反而是薮猫形态的德芙。
她走到骸骨公身边,大胆的环绕在祂腿边。
随着巧克力的长大、德芙如今已是身高超过半米的大猫了——她这体型再带来本体反馈而来的属性增幅,已然足以轻松猎杀人类。
可以说三个同阶的战士,可能都打不过这一只猫。
但在身高是雅瑟兰人两倍的骸骨公面前,德芙看上去却像是普通的宠物猫一样。
骸骨公瞥了她一样,没有把她踢开。而是深深地望向了流浪的孩子。
“精灵……”
祂有些怀念的低声念道:“许久未见过了。精灵的圆环。”
“……您见过这东西吗?”
说话的是流浪的孩子自己。他有些紧张的询问道:“这是……我从精灵的遗迹中获得的传承。”
“自然见过。在我的时代,圆环即是荣光。”
骸骨公仍然是以短句的形式说着话。
并非是因为他无法说出更连贯的言语。
而是祂实在是太少说话了……当涉及到“现代”的语法时,祂就得想想怎么说。
“精灵崇拜圆环。因为精灵是蛇之民。”
骸骨公平静的答道:“蛇的意志存于一切圆环之中。”
只见祂抬起手来,随手一招。
没有咒纹的显现、甚至没有诅咒的波动。地上的台阶便自动再度融起——如同时光倒流一般,重新恢复成了无门的墙壁。
仙路芬芳
唯一不同的,只是被驱散的灰尘并没有再度聚拢。
骸骨公没有继续解释精灵的问题,而是转过了身去。
“跟我来。”
魔女狂妃:誤惹霸道太子
祂说。
声音落下,便不再犹豫。
祂向着更深处、更昏暗而无光的地方前进。德芙第一时间跟在骸骨公身边——闪耀着碎光的猫躯,轻巧的跟在巨人身边,为其他人照亮道路。
祂那沉重的金属靴子,踩踏灰尘时原本不应有那种踩雪时才出现的嘎吱声。或者说……按骸骨公三米高的体型来推断、恐怕只应有巨大的铁块轰鸣落地的声音。
修真新世紀
祂应带来如压路机般沉重而不可违逆的压迫感。
可是……
超級借讀生
龙井茶深深望了骸骨公一眼。
这种极轻的声音,是祂不想破坏这里的地面吗?
还是因为这厚重的盔甲内部、只剩下一串骸骨……
他心中一动,上前两步、大胆的询问道:“骸骨公……需要我们清理一下这边的灰尘吗?”
“不必。”
骸骨公头也不回的发出那低沉的,带有回音的苍老声音:“尘归尘,土归土……”
那是如同叹息般的声音。
玩家们随着一层楼高的巨大圣骑士前行。
薮猫身上闪耀着的光,在金属盔甲上折射着、散发出耀目的辉光。但这些光仍是太少、太过暗淡——以至于将骸骨公更大的身体区域上投射出的阴影、显得比黑暗更加黑暗。
人们沉默着前行。
穿过一座又一座同样沉默着的坟茔。
明明这里不存在任何亡灵,但龙井茶仍然感到脊背发冷。
那是在参观昔日的名胜古迹时,感受不到的沧桑感。
——是“人气”。
龙井茶很快捕获到了那种感觉。
他所参观过的那些历史古城,其历史远比丧歌公国要久远……但却远没有这些坟茔般使人恐惧。因为在“古城”的边上,也总能看到“不那么古”的周边建筑。
那是窥见历史缝隙的恐惧感——如同从世界的缝隙掉落到更深处一般。
丧歌这里与其说是古城,倒不如说是古墓。
一件件的、如同车库般的小建筑几个一组,安静的躺在城市之下。那或许是按照家族谱系、又或是按照婚缘或是伙伴情谊……
看着这一件件的坟茔,龙井茶恍惚间、似乎看到了昔日丧歌公国的巨人们,平静无比的——甚至或许是谈笑着的决定自己死后应当葬在那里、与谁相邻。
然后他们有序的进入盖好的坟茔,服下剧毒、等待他人将自己的“盖子”封上。
……但是。
按理来说……这些尸体不应该都被拉入了骸骨公的体内吗?
美漫之驅魔神探
“这是我的家乡。”
突然,毫无预兆的。
獸降三國
前門 高和
骸骨公开口道。
“这是我诞生并死去的地方。也是我死去并重生的地方。”
如同每一个缅怀家乡、怀念旧缘的老人一般,他对着与自己并不相熟的年轻人们讲述着过去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