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c8f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討論-第七百九十九章:心結展示-o5r4z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钟天正啊香的目光,皆同时落在了王逸群的身上,他的回答,将昭示着某些事情的发生。
升鬥之婦
匿名者是否真的结案,将在这个时刻被验证。
“你们好像很紧张?”
王逸群眯眼裹着香烟,察觉着钟天正啊香两人略带着有些炙热的眼神:“你们的反应比我想象中的更让人意外。”
“我问你,你答。”
钟天正收回了眼神,腰杆挺得笔直站在原地,自己伸手也点上了一根香烟,皱眉抽了起来。
“你们的反应确实让人感到意外。”
王逸群咧嘴笑了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你这个警察也很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会在审讯的时候,给嫌疑人派烟,然后自己跟着也在边上抽起来了。”
“你们老大不管你们的么?”
他吐了口细长的烟线,身体整个的放松似的靠在了座椅靠背上,眯眼看着他们两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答我!”
钟天正视线再度落在王逸群的身上:“是不是有个机械化的电子音跟你通的电话?”
“是。”
王逸群点了点头,也没有隐瞒:“只是我很好奇的是,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呼..”
钟天正听到他肯定的回答,不由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啊香站在他的边上,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迫不及待的看着他:“真的是他?是不是这个人!”
说着。
啊香调出来了之前有关于匿名者的录音:“你对比一下,是不是就是这个声音?”
王逸群裹着香烟,听了一会以后,再次点头:“没错,就是这个声音,看来,他是你们的老朋友了啊。”
他龇牙笑了起来,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我觉得,这件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
“你只需要关心你自己就行了!”
啊香撇了撇嘴,这个结果,是她想要的,又是她不想要的,匿名者的案子是她自己亲手操办的,没想到还是疏忽了,被对方来了个金蝉脱壳。
“你们都说了什么?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联系上的?”
钟天正接过话题,拉过一条凳子在王逸群的对面坐了下来,目光直视的看着他:“我需要你所知道的一切。”
“你们很迫切?”王逸群笑了笑,有些嘲讽的看着钟天正,龇牙笑道:“我要是不说呢?”
“你不说?”
钟天正动了动身子,找了舒服的姿势翘起了二郎腿:“对,我承认,我确实是比较的迫切,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难道你就不迫切么?或者说你不慌么?”
“从我们把你的犯罪事实说出来以后,你的内心其实非常的慌张,你开始恐惧了,原本三年到七年的判刑,现在因为案件性质转变成故意杀人,你会判的更重,乃至于会判死。”
“你现在看起来表面上笑嘻嘻的,看上去在嘲讽我们一般,但是你的眼神出卖了你,我能捕捉到你眼神伸出的闪躲,乃至于你内心的极度慌张。”
“我觉得,与其在这里嘲讽我,还不如想着怎么把整个过程都完完整整的交代出来吧,老实交代对你只有好处,你觉得呢?”
“我想,你现在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之所以在这里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不过是妄图来给你自己争取筹码,不过我要很遗憾的告诉你,你威胁不到我们的。”
说到这里。
钟天正没再说话,身体放松的靠着座椅,翘着二郎腿,双手十指交叉叠放在身前:“请说,我听着。”
“……”
總裁通緝令 沐咲瞳
王逸群脸上的表情僵硬,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帅气的刑警,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这个小年轻人,看着挺年轻的,但是没想到观察力这么的敏捷,他刚才说的都对,他完全就把自己的心理给看了个透透的。
王逸群表情变幻了好一会,这才无力的低下头去,好几秒钟以后抬起头来,眼神中多了一丝希冀:“如果我说了的话,真的就可以轻判?”
“这个不是我来定的。”
钟天正也没有必要去引诱他,实话实说到:“后续公诉机关会回顾你在整个过程中的反应以及表现,也会根据你提供的线索的作用性大小来进行斟酌的。”
“你有过一次进监狱的经验了,这一点,想必你应该有所体会,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
钟天正摊了摊手,不再说话。
“好,我说。”
王逸群盯着钟天正的脸看了好一会以后,咬了咬牙,和盘托出:“大概是半年以前吧,具体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时间上大差不差,突然有一天,这个匿名的电话就打到了我的手机上。”
“嗯。”
钟天正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啊香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开始记录他说的每一句话,一侧的记录仪也在工作着。
“一开始,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压根就没有提这件事,而是问我,想不想赚钱..”
王逸群重重的裹了口香烟,陷入了回忆当中。
钟天正一边听着他的交代,脑海里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发散开来,开始构建虚拟世界。
随着王逸群的描述,虚拟的空间里,一个现场逐渐被描绘了出来,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这个空间的顶端,看着里面的王逸群,纵身跳了进去,出现在了正在打电话的王逸群身边。
狭小的出租屋里,王逸群面色通红的喘着气儿,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子酒味。
喝了白酒有些上头的他,并没有着急着挂断这通莫名其妙的电话,而是跟着他扯了起来。
事实上。
王逸群自己一个人也确实挺孤单的,尤其是每次喝了点酒以后,自己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出租屋里,陪着他的只有寥寥青烟,孤荡荡的飘摇在房间的上空。
“赚钱?呵呵,你怕是在说笑吧,这个世界上,谁特么不想赚钱。”
王逸群掐灭手里烧到尽头的香烟,跟着又点上了一根,重重的吐了口烟雾:“这个世界上,不想赚钱的都是沙比!”
“那看来我找你是找对了!”
匿名电子畅快的笑了起来,好一会以后这才继续说到:“既然你想赚钱,那么正好,不如来给我做事吧,保证你赚大钱。”
極品百媚圖 胡說大師
“赚大钱?!”
王逸群裹了口烟雾,冷笑道:“我自己什么样子我还不清楚么?我自己能做的活我早就做了,也没看到我赚了大钱,剩下的能赚大钱的路子,都写在刑法里。”
虽然酒精上头,王逸群的脑袋有些发晕,但是最基本的思考能力他还是有的,他的思维还是非常的清晰。
“嗯,你的觉悟还是不错的。”
匿名电子音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意外:“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激灵,既然你都已经猜到了,那么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明摆着跟你说吧,未来的某一天,我可能需要你帮我做点事。”
王逸群跟道:“什么事情?”
“意外车祸撞死一个人。”
匿名电子音非常的直白:“你帮我做这个事情,同样我也会帮你处理掉一件事情,了解你一个心愿。”
“你是脑残吧。”
王逸群听到这里,破口大骂了一句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身子后仰躺在床上,目光失神的看着天花板,嘴里咬着的半截香烟往上瞟着缕缕青烟。
他的眼神有些飘忽,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三分钟后。
王逸群的手机再度响了起来,手机就在他的身边震动着,他也没伸手去接,知道自动挂断,谁知道那边继续又在打。
“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王逸群一把拿起手机,愤怒的对着话筒吼道:“你他妈神经病吧,赶紧给老子滚!”
“啧啧啧…”
匿名电子音却一点也不生气,连连咋舌,好一会这才似笑非笑的说到:“如果你要觉得我是个神经病,恐怕刚才我一直打的时候,你就直接关机吧?怎么还会再接我的电话。”
“……”
王逸群蠕动着嘴唇,想说什么但是又没有说出口。
确实。
匿名电子音说对了。
他的心里确实藏着事情,他有些好奇,对方作为交换的筹码到底是什么?他能帮自己了解什么心愿?
“你看,大家都是明白人,也就没必要搞得鸡皮白脸的对不对,严格意义上来说,以后咱们就是上下级的合作关系,说话没必要这么激动的嘛。”
匿名电子音侃侃而谈,早就已经组织了自己的语言:“以后你需要帮我办一件事,而我,除了给你钱以外,还能帮你了解一个心愿,一个你淤积在心里很久的一件事。”
未來世界之疏月流離
“呵呵。”
王逸群冷笑一声,手指紧紧的抓着电话,没有说话。
匿名电子音语速不急不缓,缓缓的说到:“王逸群,我记得你以前好像混的还不错的,曾经辉煌的你,妻儿美满,有着自己的车子自己的房子,家庭和谐,生活挺滋润的。”
“但是后来,你遇到了一件事,这件事把你给摧垮了,你的人生轨迹也就此发生了改变!”
“你沦落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步,老婆带着孩子跑了,你的事业也从此一无所有全部化成了泡沫,遭受人生巨变的你苟延残喘,游荡在贫困区,每天浑浑噩噩得过且过。”
“这个故事,听起来都让人觉得挺可惜的,也让人觉得惋惜啊!”
匿名电子音咋了咋舌,连连摇头叹气。
王逸群手指用力的攥着手机,听着匿名电子音的话,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眼珠子大瞪,手指指关节由于用力,都被挤压的发白。
封魔戰皇
“呵呵..”
匿名电子音笑了起来,虽然隔着电话,但是他已经把王逸群现在的状态都摸的差不多了,继续说到:“三年前的你,在好友的怂恿下,去了人家的地下赌场,他把你拖下了水。”
“那天晚上,你输了很多钱,人都已经输傻掉了,你眼红了,深深的陷了进去,把手里的小几十万输掉以后,你不甘心,你彻底红了眼,然后又找赌场的借钱,继续往里冲,你想着翻本。”
“可惜啊,这是个局,你朋友早就攒好的局,在你朋友找到你的时候,你答应去玩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注定好了。”
“那天晚上,短短的六个小时,你就彻底输了,输的裤衩都没有了,反而还欠了别人近三百万的借贷,这个时候,对方的獠牙显现出来了,他们的目标直指你。”
鴻隙 八寶飯
帝後歸來,絕色妖嬈妻 千色
琥珀淚:怨陵
“这个时候的你,意识到了被自己的朋友坑了,你愤怒你反抗,很不幸你一个人打不过他们这些人,不仅如此,你的左手还被人废了,在众多的威胁下,你迫于无奈,只能交出自己的修车行跟所有的生意用来抵账。”
“你的事业、你的房子、你的车子在一夜的短短六个小时中,彻底化成了泡沫,这一夜你输的很彻底,也宣告着你人生轨迹的彻底转变,你成了一个废物。”
“够了!”
王逸群红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够了,不要再说了!”
“呵呵,大老爷们,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能敢于直面自己的过去。”
匿名电子音有些嘲讽的笑了笑:“我还告诉你一个消息吧,你的朋友,不但接管了你所有的一切,还有你的老婆,你以为她跑哪里去了?她跟着你的朋友呢。”
“不可能!”
王逸群声音尖锐的嘶吼一句,但是声音明显发颤,虚了几分。
“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一开始,你就是人家局里的猎物,你的所有都已经被人计算进去了。”
匿名电子音也没有继续再跟他争辩下去:“这件事成了你心里的结,但是你没有办法,你现在已经是半个废人了,明知道你的朋友坑害了你你却没有办法。”
我的小娟 小強要努力
“你是个废物,你想复仇,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你只能无能怒吼。”
“但是!”
“现在我来了,我出现了,我可以帮你了却你的这个心结,帮你把曾经坑了你的人,送进监狱,我能毁了他。”
说到这里。
太子有病
匿名电子音停顿了下来。
电话双方都陷入了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