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b9uq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儒武爭鋒 情殤孤月-第兩千七百四十五節:有我必勝!推薦-wpsv6

儒武爭鋒
小說推薦儒武爭鋒
霎那之间,大半个武道馆的观众,都把目光投到了剑道学院入场的队列当中。
只见两排纵列的选手旁边,本应该站着教练的位置,赫然站着武学院的李牧。
就是那个江城大学第一战术师,李牧!
此时此刻的李牧没有穿武学院那身标志性的红色战队服,而是身穿纯白底色,上绣金色长剑的剑道学院战队服。
李牧特地戴了一顶鸭舌帽,似是怕被人认出来,还佩戴了墨镜。
可即便如此,还是被自己学院的粉丝给认了出来。
霎那之间,全场哗然。
文学院和机械学院的看台甚至直接起哄了。
“要脸不要脸了?”
“你们怎么不把武学院和剑道学院重新合并啊?”
“居然把李牧派来对付我们文学院,你们武学院简直太给我们长脸了!”
修煉發展史 冷血大兵
文学院毕竟女生居多,机械学院就直接“嘘”起口号来了。
李牧用余光看了一眼全场,压了压帽子,一言不发,坐到了教练的位置上
在全场的嘘声中,剑道学院一名副院长沉声宣布道:“经过剑道学院集体表决,在李牧同学毕业之前,提前聘用他为剑道学院教师,兼任剑道学院战队教练一职。”
话音落下,所有人先是一愣,旋即机械学院的看台上就有人回过味来了。
“李牧既是武学院的大四学生,又是剑道学院的教师,既是武学院战队的见习教练,又是剑道学院的教练老师?你们武学院也太秀了吧!”
被他这么一提醒,顿时更多人反应了过来。
“也就是说,一个李牧,你们可以当两个来用了?”
“要是真这么难舍难分,搞什么剑道学院做二级学院啊,并回去算了啊!”
“我了个去,你们要不要脸啊?”
诸葛玄机直接就开喷了:“早知道你们这么不要脸,我们机械学院是不是可以把秦枫也请来当外援啊?给个第二学历就好了!”
神劍
武学院和剑道学院的师生自己也知道理亏,出奇地安静,竟是没有一人接机械学院的话茬。
剑道学院那名副院长似乎也知道让李牧当战队教练这件事情有点扯淡,有意补充说道:“此事是经过学校董事会同意才实施的,即刻生效。”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也别光骂我们剑道学院了,校董会是咱们的靠山。
他们不批,我们能这么干吗?
相较于其他学院的震惊与诧异,即将与剑道学院对阵的文学院战队反而没有感到多少的震惊,好像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因为秦枫在几天之前,就已经分析过了与剑道学院一战的最糟糕情况。
只是即便提前知道会有这样的可能性,文学院战队的队员们在面对李牧真的来到剑道学院坐镇的现实,所有人还是感到一阵后怕。
“真……真的是李牧啊!”
千寻雪这几名妹子主力都不禁心里发颤道:“我们,我们还能赢得了吗?”
秦枫却是笑了起来,他抬起手来用拇指对着自己的胸口:
“相信我,有我在,胜利就在!”
与李牧成为剑道学院教练相比,王小正成为剑道学院战队的队长,这件事情就没有令人惊讶了。
王小正与秦枫作为各自学院战队的队长上台,握手之后,王小正竟停下脚步,大声说道:“秦枫,今日之战,我遵守当年约定,让你一级境界!”
一时间,所有人都惊住了。
甚至连剑道学院自己都没有想到,王小正居然主动把这件打赌输给秦枫的糗事挑明了说出来,并且主动要求压制自己一级境界。
这样关键的比赛,剑道学院连李牧都给挖过来了,足见下的血本,甚至可以说连一张老脸都不要了。
你王小正居然还为了个人赌约,压制自己一级境界。
万一出了纰漏,你王小正是能担得起责任吗?
只有秦枫看了王小正一眼,他一点都没有觉得意外,反而笑道:“很好,那就各位师生做个见证好了!”
網遊之無敵戰
王小正顿时身影一滞,竟是恼羞成怒道:“你竟不敢与我公平对决?”
秦枫笑道:“比赛是比赛,对决是对决,两码事。你要是想跟我公平对决,比赛打完了,你给我下生死状,分胜负还是分生死……哼,随你!”
听到两人的对话,顿时全场哗然。
王小正原来耍的是一个小心眼,当着全校人的面,他故意说要压低一个境界与秦枫对决,是因为想秦枫头脑一热,直接叫他不要压低境界了。
这样一来,等于是秦枫那次练习赛的胜利对剑道学院没有实质性的实力削弱,只剩下一点打击士气的作用了。
就算秦枫不答应,剑道学院也已经占据了上风。
殘情王爺,溺寵二嫁妃 暮雨林
赢了,我王小正压一境照样能赢!
输了,我王小正还不是压了一境,不压境你试试……
可秦枫居然鸡贼地不上当,你不是想跟我公平一战吗?那打完了再打一次生死战好了,我等你……
这就不难理解王小正为什么会恼羞成怒了。
秦枫淡淡一笑,扬声说道:“输了就得认,挨打要立正,输了想赖账,当初不要开这个口不是更好?”
禍具召喚師 造化齋主
文学院,机械学院看台上,爆笑如雷。
秦枫转身离去,刚才还趾高气昂的王小正顿时被怼得满脸通红,灰头土脸。
穿越之霸君的色妃
我在明朝當國公 千斤頂
忽然,王小正在秦枫身后大声喊道:“秦——枫!”
秦枫侧过身来,看向王小正。
“我要与你先比一场生死战!你敢吗?”
一语落下,全场又惊。
秦枫与王小正如果先打生死战,那就是要将一方彻底打败为止,如此一来,后面的比赛,肯定就打不了了。
等于是将院级联赛的胜负与生死战直接联系起来。
“这也太任意妄为了!”
就连坐在主席台上的剑道学院副院长都皱起了眉头。
即便王小正是剑道学院的明星选手,可这样将个人荣辱直接强行绑定学院胜负的事情,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
果然,大会主席台上的主持人宣布道:“王小正的提议不符合院级联赛的赛制,驳回!”
主持人继续说道:“请按照赛程赛制进行比赛,否则将对剑道学院直接判负。”
王小正只得死死攥住双拳,狠声对秦枫喊道:“秦枫,比赛结束,我等你跟我一战!”
秦枫笑了笑,抬起手来,摆了摆。
大概意识是,你先比赛结束再说吧!
顿时,又是全场的嘘声。
秦枫回到作战室内,武亦淑,张倩倩他们都围了上来,尤其是在队里充当陪练,其实是战队杂役的严康,更是开心得合不拢嘴。
他伸出右手的大拇指,跳起来勾住秦枫的肩膀,得瑟道;“秦枫,你刚才说的话太帅了!牛掰,我枫哥果然牛掰!”
曹暮也在一旁双手抱在胸前,学着秦枫刚才说话的样子:“分胜负还是分生死……哼,随你!哈哈哈,枫哥,你真是太霸气了。”
相比于众人的兴高采烈,秦枫才走进作战室,脱离了大众的视线,脸色却是蓦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众人看到秦枫一脸严肃都是重新表情凝重了起来。
“话也说了,牛也吹了,输了怎么办?”
作战室内顿时死一般地寂静。
秦枫沉声说道:“好了,接下来我的安排,请你们无论想不想得明白,都要无条件地执行。”
……
与此同时,剑道学院的作战室内。
剑道学院战队接近三十名队员看向面前刚刚履新一个消失不到的主教练。
一脸费解。
“派出最弱的人打个人赛,这是什么意思?”
穆托摸着自己的光头,对着李牧问道。
李牧推了推自己的墨镜,淡淡说道:“最强的也好,最弱的也好,到了秦枫手下,都是送分,有什么差别吗?还白白消耗主力的体力。”
李牧跷腿坐在折叠凳上,双手放在腿上,语气平淡道:“虽然穿了神魔战甲,不会真的受伤,但痛觉是一样的。如果在神魔幻境中被斩杀,这种疼痛可能会持续几个小时,甚至更长,这是直接刺激大脑做出的反应,无法彻底根除。”
李牧依旧延续着自己在剑道学院看来有些欠打的语气:“穆托,如果你想一边脖子上像扎了一百根针,一边再在团队赛跟秦枫拼命,我没意见。”
黑色家族的秘婚:魅寵7分77秒 絳美人
穆托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嘟哝道:“你怎么知道会是脖子?”
廢土法則 七尺居士
李牧淡淡一笑:“你浑身肌肉堪比岩石,只有脖子最缺少保护,不斩那斩哪里?我要是秦枫,我也挑最省力的地方打。”
穆托一时语塞,李牧的“毒舌”却是没有丝毫消停的意思。
豪門歡:大明星搶占嬌妻
“你看幽灵,之前他担心要跟秦枫打个人赛,吓得手都在抖,你觉得他这个状态跟送分有什么差别吗?”
幽灵浑身颤抖,恼羞成怒。
要不是因为面前这个家伙是名副其实的江城大学第一战术师李牧,这一会他的飞剑怕是都要直接朝坐在折叠凳上的李牧招呼了。
王小正抬起手来,做了一个“冷静”的手势,他看向李牧,恭声问道:“教练,请问团队赛的首发阵容是哪几位?我打什么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