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ujp3优美小說 左道傾天 ptt-第三百一十五章 那張牀,不好上【第一更!】分享-98e4u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其他几个在潜龙高武的高家子弟低头沉思,回想着跟左小多相关的一切。
终于肯定点头:“巧儿所说的完全属实。甚至还有些低估。不说别的,只是凭着这次,左小多能引起如此惊天动地的悬赏,就已经可见一斑。”
懶懶殺手:天才王妃VS腹黑王爺
一位高家子弟自嘲一笑:“我现在在潜龙高武三年级……但若是来悬赏我,估计……连悬赏左小多的这些价值的千分之一都用不上……”
众位青年人人都是苦笑一声。
是的,值钱,这也是价值。
高家主再度陷入沉思。
良久良久,长长叹息。
“今天巧儿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高家主沉吟着,苦笑一声,道:“但是你们有一点,也需要考虑,那就是……一般这种人中之龙,你想要获得他的友情和将来的回馈……必然面临着一路腥风血雨。”
“自己闯荡,不要求太高的话,终生平安,是可以预期的。但是这种人,这种核心人物,未来必然随着风云直冲九霄,断断不会甘于平凡,更不可能小富即安。而在这个冲天过程中,必然伴随着无数的风雨雷电生死存亡,核心大概率不会有事,但是其追随者,却必然是一路尸骨垫上去的!”
“你们也看小说话本;自然早早就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基本所有主角都带着天煞孤星的命格。在他身边的人,能够一路趟着腥风血雨陪着走过去的……不会很多。”
“你们若是想要走这条路,可就要做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尸骨就为他垫了前路的准备。”
“这才是真正的风云之路!”
高巧儿嫣然一笑,道:“爷爷,我们,也怀有一颗不甘平凡的心啊!”
高家主阴沉的脸,终于露出来一丝笑容。
转头,看着高燕儿与高萍儿的亲生父亲,眼中露出来痛惜之色:“宇儿,你……怎么说?”
高宇闭着眼睛,脸上青筋暴露,痛苦至极。
却是硬挺着,咬牙说道:“巧儿说的……有道理!我……我……我没意见!”
名門公子
所有人看着他的脸色,都不觉一阵心酸。
如花似玉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就那么死在别人手里,但是家族还要尽力相助这个人……
身为人父的心情,是如何的悲凉,大家都能想象得到。
鬼馬寶寶:娘子矜持點 蜜馨兒
但是这种事情,却着实是无可奈何。
不可能有第二个选择!
“传令已经派出的人手,如果有遭遇……不惜一切代价,相助护持左小多!”
高家主下这个命令的时候,也是青筋暴跳:“哪怕死光死绝,也要确保左小多,安然无恙!”
提拉米蘇式羅曼史 是流星
幸福社會建設 趙亮員
从感情来说,他是真的不想下这道命令,但是从理智来说,这样做,才是正确的。
“是!”
好多人神情猛然一松。
三國之蜀漢中興 寒塘鴉影
“我希望诸位记住。”
官場桃花運 北岸
高家主有些无力的说道:“在这件事情上,高宇作为苦主,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与牺牲。我不是为自己儿子说话,这件事……大家都看在眼里。”
“家主放心!我们,铭记于心!”
“便是如此吧。”高家主叹息一声:“宇儿,你跟我来。其他人,散会吧。”
这一夜的高家,灯光倍显昏暗。
书房中。
高家主与高宇父子二人相对而坐,良久都没有说话。
终于,还是高家主高攀云老爷子打破了沉寂:“今天的事,你还是……很难接受的吧?”
高宇没有吭声,只是将通红的眼睛,扭头偏到了一边去。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的心里又何尝好受了。”高攀云原本阴沉的脸上再添数分抑郁。
“你回去,跟燕儿萍儿的母亲不好交代,我回去……跟你妈,也同样的不好交代。”
“为女儿,为孙女,讨回血仇,本是为人父、为人祖的责任!”
“但是,现在这么做却是不得已而为之。”
高攀云沉重的叹气道。
笑貓日記之綠狗山莊 雅倩
超級程序員
高宇吸了吸鼻子,面容阴郁,声音沉闷,却是带着一些释然。
“回想起来,燕儿和萍儿当初也委实是太过娇惯了些许,往昔的任性跋扈,时常在眼前浮现……大抵是现在这个社会,所谓的美女特权,也着实是给那些个貌美的女孩子一种错觉吧……撒撒娇,想要的全都有,说个软话,生死危机就能即时消除……突然遭遇到左小多这样的直男摧花手……吃亏,也是情理中事。”
高宇脸色扭曲了一下,道:“我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我也明白,就算左小多那次,她俩能够侥幸得活,以后在江湖,战场……这种事,也是避免不了……哎。”
“有钱难买早知道,果是至理名言,这么多年,咱高家出生的男孩子很多,女孩自然更加的稀罕娇惯……是真的没有什么教育女孩子的经验……”
高攀云叹口气:“一个赛一个的娇惯着长大,不像男孩子,再可爱资质再好也罢,也是从小练武摔打起来的……”
说到这里,闲话算是说完了,告一段落了。
此际的父子夜话,总还是要有个开场白的。
“今日此时,家族未来的方向格调,基本就算是定下来了。若是左小多中途夭折,也不可能再改变。一旦进入巧儿说的那个圈子……就再也无法脱离了,打上了标签。”
高攀云脸色变得冷肃,站起来,在书房中背着手来回踱步。
“更有甚者,经历了此事之后,将彻底断绝回归高家祖脉的希望。从此以后,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明白。”高宇神色痛苦。
“明白就好,所以……高家下一任家主之位,你这个与左小多有杀女之仇的人,是注定不能担任的。”
高攀云说这句话,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花心總裁冷血妻 玉樓春
高宇一脸木然:“孩儿明白。”
在高巧儿站出来,一席话说服了高家所有人的那一刻,高宇就异常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我现在这个家主之位,也会在情势稳定之后让出来。”
高攀云负手看着窗外。
窗外月明风清。
一轮明月,皎洁清澈。
“我是你的父亲,燕儿的爷爷;心中仇恨,未必就比你少。燕儿与萍儿,也是我从小抱着长起来的。”
“纵使左小多不在乎,但是我们自己却要注意个中分寸。既然决意站在他的身旁,那就要时刻注意,不能在盟友心中扎着这一根刺,永远不拔出来。”
“既然要走这条路,那么就不妨多走一步,自己先将自己脚下的路铺平!”
“今后,家里的家主之位……”
高宇皱眉,问道。
“我看好高巧儿。”
高攀云低沉道。
高宇悚然一惊:“高巧儿?她是二支啊……”
“现在的高家,在今日之会后,再不存嫡系二支之分;就只有高氏家族的未来可言。”
高攀云深沉的说道:“你要永远记住,一个家族想要发展,传承不绝,千秋万代……这其中首要的第一因素,就是家族之中自己人之间的牺牲与让步。”
“是。”
“高巧儿虽然是女儿身,但其果决之处尤胜男儿。以她这样的胸怀与谋略,未来大有可期……这样的女儿,与其出嫁成为别人家人,不如长久的留在高家。只要高家给予最高权力,最大的善意,自然能够将她留住。”
高攀云淡淡道:“所以……恩,当然,家族之中的年轻一辈,也要给她配备好助手。”
高宇蹙紧眉头:“父亲,师父……您不是想要巧儿爬上左小多的床?”
高攀云凝眉思索,半晌不语。
显然,高攀云原本没有想到这一节,反而是高宇一言点醒,有了新的思路。
又过了良久才道:“那张床,不好爬。索性就别怀有这样的心思了。如果是左小多要爬巧儿的床,当然是皆大欢喜,乐见其成。但若是巧儿自己想要上那张床,却是难上加难,阻力万千,一个不慎,就会让高家成为众矢之的。”
“不争是为争,用在此处正合时宜。这一点,千万要记住。高家要离那张床远远的。得之固喜,不得也无须有任何失落,这才是高明的处置手段。”
高攀云淡淡道:“咱们高家,比之许多家族,底蕴大是浅薄,贸然妄动,便是凭空树敌,一旦招惹到不可匹敌的大仇,旦夕覆灭。”
“明白。”
“这些还都是后话,此际叫你来只是要做到一点,就是我们父子之间,必须要先做通自己的思想工作,这是身为一家之主,一族之主的无奈。”
高攀云苦涩的笑了笑:“老夫现在与你一起去你那里,跟你媳妇……解释一下,有老夫在……想来你还能好过些……”
叹口气:“只不过过一会儿你妈那边,就只余老夫自己去扛了……哎。”
父子二人相对无言。
月华如水,照在两人脸上,有几分释然,仍有几分悲凉,几分伤痛。
看着父亲素来挺拔的背影现出佝偻之相;高宇心中最后一丝怨恨,也终于消散。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为了家族,可以不顾一切,可以舍弃一切。
为了高家能够千秋万代,高攀云可以牺牲任何人。
如今,却终于到了……为了高家要牺牲他自己的时候,他仍旧是如此,毫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