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u4or精彩都市异能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第一百四十九章: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相伴-bntet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钱三丫一个不注意,就被那只血淋淋的手给拉到身下。
“钱三丫怎么样?没想到是我吧!”极度熟悉而陌生性的声音,让钱三丫一愣,她更没想到那是血淋淋手的主人,竟然是钱四丫的而如今在她上方的钱四丫宛如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修罗,整张脸上全是血痕和脏污,破石块和碎屑扎满了她的头发。
钱三丫只是愣了一会儿便过来,钱四丫可怕又怎样?还能有她可怕吗?只是钱四丫的下一句话让钱三丫认真的注意起眼前这个疯女人起来。
“上辈子活活被火烧死的滋味怎么样啊?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的脸毁容全是我一手造成的。就连赵毓会娶你为妻,也是为了更加接近我。你就像条赖皮狗一样倒在那泥泞里面,大口大口喘着气活着。这一切全部都是我造成的,然后你就看我登顶啊摄政王妃的位置,一辈子荣华富贵。哈哈哈,你以为你重生了了不起吗?你重生了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钱四丫的话像一条冰冷而滑腻的蛄,缠绕在钱三丫的脖子和头脑上钱三丫,似乎又看到了她死之前的漫天的大火。
皇后无所畏惧 初云之初
钱四丫看这钱三丫慢慢变化的脸色,心里不禁一喜,果然发生的事情不能当作不存在,人只要有阴影什么都可以被击溃。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就算上辈子的我死的那么惨,这辈子的你也没好过去哪里啊?”钱三丫的嘴角勾起一次冷笑,对于钱四丫这种用口头功夫击溃人心的法子,她又不是没见过,只不过对她没用罢了。
“你……”还没等钱四丫反应过来钱三丫便翻盘而上,整个人坐在了钱四丫的上面。
“你这个妖孽不知道从哪里逃过来的东西了我妹妹的身份,还害了我一辈子,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的放过你吗?你根本就不是钱四丫,你是天外来的妖孽钱绾绾是吧?”
钱四丫听到钱三丫的话还是有些惊奇的,她没想到她最大的秘密竟然让钱三丫知道了,但是知道又如何,只要他将钱三丫给杀了,不就死无对证了吗?
钱四丫挣扎的想要从前三丫的身下逃脱,同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只匕首往钱三丫身上刺去,钱三丫动作敏捷准备往旁边一滚。可钱三丫受了伤的腰部一疼,动作慢了一秒就硬生生地和钱四丫的匕首擦肩而过,顿时钱三丫的手臂留下了一条血痕。
“哈哈哈,你也不过如此嘛!”钱四丫笑了起来,这辈子的自己过得太惨,这还是第一次有力的回击钱三丫,顿时让她心里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钱三丫没有在意钱四丫自我满足的话语,而是第一时间用精神力控制住了自己的伤口,不再流血。而后又分出精力来对付,已经快成疯子的钱四丫。钱三丫将整个注意力移置在钱四丫手上的那只匕首,心里念头微微一动。
就在眨眼之间还在洋洋得意的钱四丫突然感觉手上的匕首不受他控制,尽往自己的身上扎了起来。还没过多久钱四丫的身上便多出了两条比钱三丫还深得血痕。
钱四丫,大赅急忙将匕首掷得远远的。而周围一片黑暗钱三丫也找不到匕首被丢在何处,也就没有办法用念力继续控制。
钱四丫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钱三丫,又与对方拉开了些距离,“你到底得到了些什么?你从那块玉里面得到了些什么?为什么我没有?”钱四丫的话似是质问也似不满。明明她才是穿越女,她才是这方世界的女主才对为何好的事情。全部让钱三丫占了大头。
钱三丫当然知道缘由,但并不想与钱四丫多废话。她只是在考虑是要现在杀了钱四丫,还是等钱四丫受尽折磨之后再杀了钱四丫。
二人就这样僵持着一动不动,钱四丫是害怕钱三丫又突然用那神奇之一来对付她,从而不敢动手,而钱三丫还在考虑钱四丫哪种死法比较好?毕竟钱四丫对她来说可是意义非凡。就在二人僵持着没有结果时,从洞穴深处忽如其来的一阵劲风,将她们二人吹得险些站不稳。
钱三丫他们似乎遇到了和柳茹他们当初遇到的相似的状况。不过一会儿钱四丫与钱三丫便被逼入石壁中的一条甬道,来到了一座与其他石壁截然不同的石门外面,只见上面大大刻画着孙家至宝黄字库。
而那旁边还赫然立着一块清晰可见的石碑,上面的字迹。十分清晰上面赫然刻着:得青缘玉者,大缘者也可入!
而且三丫还没来得及考虑,要不要更进一步查看石碑,面前的石门便已经缓缓向他们打开 “宝藏!里面就是孙家的宝藏吧。看来我们俩运气不错嘛。”钱四丫一边轻声的说着,一边快速的掠过钱三丫跑入那打开的石门之内。
钱四丫相信这孙家一定藏着许多至宝,想当初他从孙家小少爷手上拿着的那块玉牌便让她得到了芥子空间,现在这里面绝对有着更多的逆天宝贝!自己可不能落了钱三丫的后让好东西都被她给收去,毕竟对方可是有空间的人。
而与钱四丫截然相反的是钱三丫,并未着急进入那藏有宝藏的石室,而是仔细的在外面勘探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不对劲,才缓缓走了进去。如果钱四丫真的拿到了什么至宝,她抢过来不就是了吗?
钱三丫进石室之内。却没有看到钱四丫的影子,整个石室比较宽敞。左右两边摆放着许多口大箱子,与大门正对的一方则是一块大大的石碑上面刻着钱三丫看不懂铭文。而铭文的下面则供着香案。
明明洞穴已经封存几十年,但是那香炉里的香像是刚刚点燃的一样。钱三丫不知为何控制不住自己看着那香点燃后发出的阵阵白烟。
“死丫头!死丫头!快给老娘起来,你以为你们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吗?让老娘伺候你们,你们也看看你们配不配?”
“娘我错了,我现在就去干活……啊!娘你不要打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