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xzf優秀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兩百八十八章 雲臺贈簡書看書-rxlgr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赢冲自后殿出来,仍是回到虹殿前殿,在此思考下来应对天夏的策略。
虽然孤阳等人准许他调用上宸天法器,不过这里对他的帮助十分有限,只能说是聊胜于无,倒是能随意迁那些附从宗派去往其他天域,这让他的布置能够稍加灵活一些,这也正是他想要的。
他命人唤了那白衣童子过来,道:“你先前所需之物,我都可以作主给予你等,但你们务必和此前一般阻碍那些天夏修士,但也无需杀伤谁人,只要不停袭扰,并把每一名天夏修道人行踪报于我便好。”
白衣童子呆滞片刻,道:“可以。”他双手伸出,向他一摊手,“先给东西。”
赢冲自案上拿过一枚三尺长的金如意,只是一摆之间,就有一团祥云飞来,里间有一只鹤颈瓶落于脚下,瓶口却是比那白衣童子高上许多,他道:“拿去便是。”
白衣童子上前一抱,这鹤颈瓶好像被揉进了身体里,在又有片刻后,他道:“在做了。”
赢冲点点头。
有了邪神袭扰,可以暂时拖延天夏修道人的脚步,并且他能通过这些邪神准确了解到那些天夏玄尊落在何处,从而提前做出安排。
而有了这些条件,他心中所做谋划也能进行了。
他自袖中拿出一根青灵长枝出来,高举面前,起手在上一抚,而后向下一挥,随着枝节落下,便有一方空域在虚空之中造就出来。
他看有几眼后,以法力凝聚出一封书信,便唤了一名亲信弟子过来,道:“把此书信交给浑空道友,让他照此安排。”
那弟子躬身接下,退了下去。
女主時代之拒做閑妻
赢冲目注虚空,忖道:“这一子落下,且看天夏如何应变。”
清穹云海议殿之上,首座道人及众廷执化身此刻也是在议谈上宸天之事。
林廷执道:“数日之前,问天台上的悬针忽然停顿,但仅在半日之后,又是旋动起来ꓹ 此后至今,再也未曾有其余变化。”
钟廷执想了想ꓹ 道:“首执,诸位廷执,钟某以为ꓹ 上宸天应是找到了那处寰阳派被放逐之所在,但是我等并不曾见寰阳派出现ꓹ 这里很可能是寰阳派已是不在原处了,上宸天不得不再是找寻下去ꓹ 故而又是悬针又再次旋动。”
在场众廷执也多是如此思量的ꓹ 不觉都是认可他这番判断。
玉素道人道:“这是好事,上宸天需用更长时日去找寻寰阳派,留给我们的准备时日也更多,但最好能在这等时日找到上宸天主天域所在,设法阻断此辈之所为。”
其实只要上宸天不灭,此事就没法阻止,但若真能做到ꓹ 却不难延阻此事,而天夏再有个几十上百年ꓹ 势力将更胜于前ꓹ 那时就算寰阳派真是被召引回来ꓹ 天夏也有较大把握将两家一起压下了。
钟廷执摇头道:“只是自擒捉了谷上派之后ꓹ 正清与魏広二位道友又搜寻了多处空域,但都是空无一人ꓹ 现在随着青灵天枝枝节越展越多ꓹ 那上宸天主天域所在也越发难以找寻了ꓹ 我等还是不能对此抱期望太过。”
玉素道人冷然道:“难寻不等于寻不到,天枝枝节在增多ꓹ 我们也可以相应增添更多人手,祭炼更多法器。”
风廷执道:“玉素廷执言之有理,哪怕只是能多破袭一些附从天域也是好的。”
不少人廷执跟着点头,现在可是上宸天最虚弱的时候,若不趁着这个时候加紧下手,找寻破绽,等其缓过气来,可就没那么容易对付了。
首座道人见多数廷执都是赞同此议,道:“那下来诸位便议一议人手安排。”
转眼之间,时间到了八月份。
张御面前摊开一份诏旨,这是事先准备好的承载法器,经由心光祭炼之后,能够承载一定的言印之力。
祭炼此物这并不比祭炼一件法器来的代价低,他能感觉到此物只能用得一次,一次便会毁坏,不过要是能助他在斗战之中拿取到胜机,那却又是无比划算的事了。
而且也只是现在,等到他功行再进步一些,那也无需此物,直接以心光凝聚便好,那样反而更为纯粹。
所以这东西也只是以备万一之需,他觉得下来需抓紧时机修炼,争取在与上宸天全面对抗之时,不再需要此等物事。
只是近来频频闭关,又去往那片高渺之地参悟,对外间之事已是多日不过问了,他也需先了解眼下局势变化,故将诏旨收起,令神人值司将报书呈来,不过上面都写的较为简略,不涉及详细内容。
他想了一想,道:“明周道友可在?”
随他唤声落下,明周道人出现在了场中,稽首道:“守正有何关照?”张御道:“明周道友,近来外层局面具体如何?”
明周道人道:“回禀守正,五月之时,廷上有鉴于上宸天抵抗之力衰退,故是安排了更多玄尊前望搜寻上宸天主从天域,只是这段时日以来,诸位玄尊频频遭遇到邪神袭扰,至今还未见收获。”
张御详细问了问,才知邪神这一次不是以杀伤谁人为目的的,而只是单纯的阻碍行动。从表面上看,这也说明上宸天可用之力已然变得十分有限了,现在只能依靠邪神上阵了。
不过他却是觉得,上宸天当下还不至于这般窘迫,应该还有什么手段隐而未发。
这时明周道人忽然神情一动,稽首一礼,道:“守正,陈廷执有请。”
“哦?”
张御微觉意外,点首道:“还请明周道友指路。”
半刻之后,张御在明周引路之下,乘坐飞天车驾来到了一处云台之上,陈廷执正在此等候着他。
张御自车驾之上下来,抬袖拱手一礼,道:“陈廷执有礼了。”
陈廷执还了一礼,道:“张守正有礼了。”他来至一边席座之上,作势一请,“张守正,请入座。”
张御再是一礼,坐了下来。
陈廷执也是在坐下,他道:“我留意到近来张守多次借取载录玉简,且这些玉册多是涉及摘取到虚实相生功果的修道人的。”
张御道:“正是。御为守正,需抵御对抗外敌,以如今情势,不定何时就会碰上这般人物,故需设法先行了解些许。”
陈廷执点头道:“未雨绸缪,不错。”
幹坤風雲錄 曉瘋子
缓顿了一下,他又道:“上宸天现如今主持大局的,应该是赢冲,我与此人熟识,他这人擅作谋划,守正几次坏他布置,他必有反制,而能制道友之人,如今看来,也只有那等只有摘取更高功果之人了。”
张御这时道:“我观明文载录,上宸天中得此功果之人,乃是孤阳、天鸿、灵都三人。除此外,可是还有所不知之人?”
陈廷执沉声道:“上宸天当初与天夏分离,委实走了一些功行深厚的修道人,还有一些人,天资极高,这几百年过去,若能得有长进,摘取功果并不奇怪。
只这此等人物便是存在,以我对赢冲的了解,他现在也不会轻易暴露,而是会让人此辈出现在更为关键的时刻。
他更可能是找寻以往便是摘取此等功果之人动手,我并不知晓会是谁人,但是守正提前做好防备,那一定是不错的。”
雲狂 風行烈
张御抬袖一拱手,道:“御一直有一个疑问,今日既见陈廷执,又说到此事,却想请教。”
陈廷执道:“守正有何疑见?”
张御道:“御翻阅简册,见古夏之时修炼成虚实相生的修道人其实颇有一些,可如今看来,却只得寥寥几位,不知那些前辈而今何在?”
修道人到了玄尊之境,只要能抵挡住天地消磨,那几可延寿无穷了,除非是在斗战之中身陨的,那么都是能存身下来的。
似如古夏之时的修道人,哪怕是寻常玄尊,只要一同渡来此世的,又未曾战亡,那么如今大多数都可寻到下落。
可是他看那些简册,有不少虚实相生的修道人也是一同渡来的,但现如今除了名声远传的几位,其余人好像都没有了音讯,玉册上也没有写到其等下落如何。
可这般人物其实是很难被人杀死的,这便让人感到很是疑惑了。
陈廷执沉声道:“这话守正问的早了,此是我告诉你,反而乱你修持,等你何时摘取到了这等功果,那到时你自能明白了。”
张御微微点头,陈廷执虽没有直接回答他,可是从话语之中不难听出,这里应该是涉及到功行修持之事了。
陈廷执这时从袖中取出一枚玉简,放在案上,“这是陈某这些年来的一些心得感悟,虽我修持浑章,但也是玄法,或能给张守正一些参照借鉴。”
张御看了一眼,伸手拿过,收了起来,拱手一揖,郑重道:“多谢陈廷执。”
天蠍有毒
陈廷执道:“张守正,你立造训天道章,功莫大焉,你只要保得全身,翌日可走得更远,不必去争求一时之功。”
他站了身来,“该说之言已说,就与张守正别过了。”他对张御点首一礼,往外走去,身影渐渐虚淡,随着迈步缓缓融入了云海之中。
逆天桃花運
……
極寵冷傲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