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m4g精华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第386章 全員登場,石英大會奪冠!看書-g2v3q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这已经,不亚于大师联赛的水平了吧。”大木博士感慨道。
“不仅不亚于。”克丽丝塔儿轻声道,“或许,能赶超也说不定…”
“明明是宝宝杯。”阿金悄声吐槽。
红发的科拿,站在栏杆旁,饶有兴趣地望向场馆中央。
“没想到,短短一年,陆野的队伍就成长到了这种水平。”
“惊人的培育能力。”赤红低声说,“以及指挥。”
青绿回望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说,‘你不夸我去夸别人’。
但想了想,就算是自己,最多也就做到和陆老师同等的水平。
更何况…
陆老师,可是连地面系的奥义,都能掌握。
“有趣。”棕发青年环抱双臂,自傲地勾起笑容。
轰隆轰!
三场对战后,破损不堪的场地下陷,自平台中重新升起了基础场地。
“还有翻盘的机会么。”卓雄自问自己,旋即抬起目光。
如果答案有,那一定是岛屿之神给予我的信任。
“拜托了,大剑鬼!”
大剑鬼状如四足蓝色海兽,四肢覆盖着贝壳护具,无论是足刃还是额上的利角,皆是削铁如泥的利器。
沉默而威严的大剑鬼,拥有双刀打法,角钻与水刃皆能斩断钢铁。
“合众的御三家?”大木博士称赞道,“看来他游历了不少地区啊。”
阿金直觉地感受到一丝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这场对战,也许会结束得相当之快。
阿金望向场地,只见潜水球飞出的白光中,浮现出水箭龟的轮廓。
“卡咩!ヾ(⌐■_■)”
一经登场,强劲的波导便在四周狂暴掀起。
不光是在场的观众,连关都冠军御龙渡都心惊肉跳。
这可是…陆老师那只,据说拯救了世界树的水箭龟!
周天古录
“是水箭龟啊。”阿金安定地松了口气,笑道,“看来我的直觉还是很准确的!”
大木博士奇怪地望了眼阿金。
在回过头时,场上的两只水系御三家,已然碰撞在一起。
咚!!
大剑鬼的独角,沐浴在圣剑凌厉的光芒中,以武者的姿态悍然冲向水箭龟。
水箭龟只是轰出一拳,重拳笼罩冰晶的寒光。
在拳与利刃交错的瞬间,气浪朝着四周扩散,掀起前排观众的头发。
地面再度破碎,卓雄瞳孔收缩。
“吼!”大剑鬼痛苦的吼声响起。
大剑鬼那锋利的独角上,竟笼罩冰块,陷入冰封,难以施展自如!
“卡咩…ヾ(⌐■_■)”水箭龟只是淡淡挥了挥拳头。
好险…差一点就怼不过了!
水箭龟低头,注视自己的拳头,最终还是稳健的选择后撤,架起炮管。
卓雄知道,水箭龟也在凌厉的圣剑下受挫。
但我的大剑鬼,并非只是物攻手!
卓雄眼神一凛,抬起手臂,Z手环泛着金属光泽熠熠生辉,一枚湛蓝如海水的结晶嵌入其中。
这一刻,在镜头的推进下,观众们才分辨出。
“阿罗拉的Z结晶!”
“卓雄也是岛屿试炼的突破者!”
在石英高原的决赛舞台,卓雄终于掏出了自己的底牌。
“大剑鬼!”卓雄擦动Z结晶,以奇妙的动作,令水系的波动在场上不断蔓延。
“超级水流大漩涡!!”
全场观众神色各异,没想到卓雄在这种逆境下,还能拥有翻盘的手段。
“水Z么。”赤红轻轻点头,“不差。”
“那陆老师这边。”青绿投去视线。
“可能都不需要底牌吧……”科拿撩开侧脸的发丝,轻轻叹息。
陆野全程围观了卓雄的动作。
以水莲那种萌妹子…跳水Z的舞蹈也就算了。
陆野神色复杂。
三十多岁的大叔,在全联盟的围观下,真的不是公开处刑吗?!
但陆野也没有轻视的意思。
波导之力的气流在四周掀起,陆野本人的波导,为水箭龟再度贴上Buff。
“水箭龟!”陆野凛声道。
“满威力水炮!!”
“卡咩!”这一回,水箭龟丢掉了墨镜。
几乎可以听见爆气的声音。
当水Z的波动在大剑鬼四周汇聚,水箭龟的额上也划过冷汗。
此时此刻,正是危机之时!
激流,开!!
刹那间,大剑鬼张开大嘴,水柱轰击地面,身前掀起巨浪。
巨浪形成的水幕,不断盘旋成巨大的漩涡,草皮、碎石、地砖也被吞噬其中,在轰隆的爆鸣声中涌向水箭龟!
站在轰隆袭来的大浪前,水箭龟架起炮管。
“卡咩!”
一级水炮已部署!
两发满威力的水炮,骤然轰出!!
水流汇聚成一道巨型水柱,宛如水龙般咆哮着撞击漩涡中心,尔后,直接将大漩涡撞散。
水花漫天洒落,卓雄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
轰隆!!
水炮撞碎漩涡后,依旧没有停歇,而是直直轰向大剑鬼,直到将其嵌入场地边缘的看台。
至此,雨过天晴,一轮彩虹在场地上若隐若现。
观众们已经看傻了眼。
对面,这可是水Z加持的大招!
你直接一发水炮,把人家的水Z给干散了!?
陆老师,求求你当个人吧!!
“卡咩…ヾ(⌐■_■)”水箭龟重新捡起墨镜戴上,长舒一口气。
好险!
“看来…这样倒是不用考虑水炮的命中率。”
陆老师同样擦了擦冷汗。
原来满威力的水炮,是这个样子啊…
你别说,我也是头一回见!
“原来我家的龟龟…是特么的常态Z招式。”陆野陷入沉思。
观赛席上,小蓝诧异地问大木博士道:“那是,高压水炮吧?”
“不。”她又摇了摇头,“我的小龟,高压水炮根本没有这么强的威力…”
“应该就是高压水炮。”阿金枕着手臂,耸了耸肩,习以为常。
“把水炮叫做水枪,把高压水炮叫做水炮…也只有陆老师会这么干了。”
大木博士表示赞同,沉默点头。
别说你们了,这种高压水炮,我这也是头一回见啊……
“卓雄选手,派上了他的第五只精灵!”
见陆野再度收回了水箭龟。
观众们这才意识到。
这根本不是没有体力。
陆老师是想在石英大会的总决赛,完成六比零的横扫壮举!
“太猛了吧!”
“这便是来参加宝宝杯的陆老师嘛?”
“陆宝给爷杀!!”
第五只精灵,是卓雄引以为傲的灭歌体系。
“灭歌么…”陆野遇上自己无比熟悉的战术,沉吟点头,“那就快点解决吧。”
梦妖魔飘浮在场上,嵌在身上的三枚红宝石,散发着阴冷而强大的气息,一双眼睛幽幽注视向前面。
“决定是你了,耿鬼!”
陆野没有丢球,而是向旁望了一眼。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口桀!( ̄▽ ̄)/”耿鬼飘浮上场,按照惯例,打了个招呼。
即使是幽灵系,灭亡之歌依旧会影响其心智。
“灭亡之歌!”卓雄面色凝重,希望能借助保护拖延过去。
梦妖魔优雅地晃动身姿,沙哑而慵懒的歌声响起,足以令人沉溺其中。
“交给你了。”陆野放心托管,让耿鬼代打。
“口桀!”耿鬼龇牙一笑,站在地上捏拳,双目涌动蓝光。
下一刻,梦妖魔宛如被扼住喉咙,歌声停滞,骇然地发现自己竟无法动弹。
定身法!
“不碍事,灭歌已经奏效!”卓雄大吼道,“封印!”
无论是暗影球还是精神强念,都是这两只精灵擅长的招式。
当梦妖魔的眼中浮现蓝光,耿鬼手中的暗影球消散,不由委屈地瘪嘴。
旋即,耿鬼瞬间闪烁至梦妖魔身后,双拳不断挥出。
“口桀!(σ;*Д*)=3⁼³₌₃⁼³₌₃”
即使耿鬼的物攻堪忧,在幽灵同系的双倍克制下,梦妖魔依旧难以招架。
“这是什么速度?”
“根本没看清,直接开始连招了!”
“看来,耿鬼擅用的暗影球和精神强念,都被封印了。”
大木博士笑道,“用物攻,也是无奈之举。”
阿金咽了口唾沫。
真的是无奈之举吗?
看上去,耿鬼分明很开心的样子啊!
“抵挡住,使用保护!”
梦妖魔在身前展开屏障,却骇然地发现,耿鬼正出现在自己脸颊左侧。
随后,舌头舔来,阴冷而粘稠的触感,爬上脸颊。
“口桀!”
陆野神色复杂。
你这哪儿是想用舌舔。
你这分明是馋人家的身子!
这电视台真的能播出得了嘛!?
并未触发麻痹,但耿鬼一记巨舌鞭挞,带走了物防堪忧的梦妖魔。
“口桀!”耿鬼落地,短手叉腰,龇牙一笑。
我懂了。
灭亡之歌看起来也不难学嘛?
这就回去唱给主人听一听!
碾压,彻头彻尾的碾压。
明明是王牌间的对决,耿鬼赢得轻松写意。
这轻松解决的对战,反倒让观众们有了一种不真实感。
这特么的,真的是石英大会的决赛?!
陆老师这不是在打宝宝嘛!
突然间,观众们恍然地抬起头,这才发现。
对手只剩下了最后一只精灵!
卓雄露出一丝苦笑,无奈地掷出精灵球:“去吧,壶壶!”
本想借助梦妖魔开空间,好让壶壶有发挥的余地。
没想到…输得如此干脆利落。
只能寄希望于,壶壶能借助剧毒和睡觉,挽回些许颜面。
陆野扬了扬眉毛。
本来只是想让波克比露个脸。
这么看来…赢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去吧,波克比!”陆野掷出精灵球。
“恰叽嘟咿!ヾ(◍°∇°◍)ノ゙”
原本缩进蛋壳的波克比,倏地探出脑袋和四肢。
锵锵锵!
波克比再度登场!
“好可爱!”观众们被萌的一脸鼻血。
阿金看了好一会儿,又回头望向身旁的波克太郎。
“啵克?”波克太郎戾气十足,宛如在问‘你瞅啥’。
“没什么…继续看吧。”
壶壶的样子也相当呆萌,上来就缩入壳中。
“恰叽嘟咿~”波克比则摇晃手指。
再来一次!
糟糕,卓雄忍不住咋舌。
陷入再来一次状态的壶壶,甚至都没有回击的手段。
卓雄忍不住抬头,深深望了眼陆野。
他分明是算到了这一点,才会最终让波克比登场!
已经要零封了…这你也要再先读我一手?
“波克比,使用剧毒。”陆野指挥道。
毒素自波克比的尖角弥漫,缩入壳中的壶壶身形一颤,逐渐化作深紫色。
“继续,电磁波!”
这不当人的画面,令观众们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波克比也能用得这么素质?!
真有你的啊,陆老师!
卓雄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深吸一口气。
“裁判,我认输!”
如果我有罪,那应该让君莎来惩罚我。
都快横扫了还要用替守毒…
未免也太稳健了!
“恰叽嘟咿?”波克比不解地歪了歪头。
在鸦雀无声的场馆中,观众们面面相觑。
“本届联盟大会的胜利者——”
直到裁判的哨声吹响,观众们才如梦方醒。
瞬间沸腾的欢呼声,将裁判的宣布都淹没。
众人齐齐望向场地上,抱起波克比的那位黑发青年。
在这一刻,他们知道。
新一届的石英大会冠军。
他诞生了!
“陆老师牛逼!!”
礼花升起,所有人疯狂地呐喊,大木博士微笑抚掌。
赤红和青绿对视一眼,不约想到了当初对战的场景。
两人勾起微笑,无言地撞了下拳头。
小智的眼睛里,跃动着兴奋与强烈的渴望。
那个站在漫天礼花下的背影。
几乎与赤、绿、大木博士…大会冠军们的身影交叠在了一块儿。
那便是,宝可梦大师吗?
“总有一天。”小智反戴帽子,眼中跃动火苗。
“我也会成为宝可梦大师!”
欢呼声仍在沸腾。
陆野作为大会夺冠者,在万众瞩目下,拍摄合影留念。
“你俩…”陆野望向伪装下的火箭队三人组,微微一愣。
阳光下的她和我 清朝圆白菜
“我们是报社派来的记者,专程为冠军来拍摄合影的!”三人疯狂打眼色。
“好吧。”
陆野笑了笑,将精灵球尽数打开。
飘浮半空的耿鬼;蹲伏前腿处、缎带缠绕手臂,侧过头去的仙子伊布;托着墨镜的水箭龟。
抱在怀里蹬脚的波克比;将大脑袋搁在陆野头上的风速狗;神色淡然的葱游兵。
三人组将这一幕拍摄下来,眉飞色舞地摆手道别。
尔后,是大会冠军的颁奖仪式。
“祝贺你。”披风红发男捧起奖杯,毫无表情地说道。
“这么没有情感的嘛?”陆野愣了一下。
“反正是预料之中。”
渡低声回复,随即从司仪手中,取过冠军奖励。
一根跃动着美丽火焰,不灭的火焰鸟尾羽。
“这是本届石英大会的冠军奖励。”御龙渡有些心疼地说,
天才游戏策划 近白者黑
“便宜你了。”
陆野:???
冠军奖励,就这个玩意儿?
我的奖金呢?!
说,是不是你给吃了回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