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jgj7精彩都市异能 我爲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兩百四十六章 再赴姑蘇 (更新完畢)讀書-dfj6o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老板,你说啥?”
世卿
向南嘀咕的声音有些小,朱熙一时间没听得太清楚,好像听见什么“梦想”,什么“努力”,他忍不住撇了撇嘴。
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喜欢做梦呢?
“没说什么。”
向南回过神来,转头看了看朱熙,问道,“对了,你跟戴维斯聊了那么多,都聊什么了?”
“也没聊什么,就是瞎几把扯呗,这老外别看年纪大了,还挺喜欢吹牛逼的。”
朱熙“嘿嘿”笑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说道,“对了,老板你之前说的残损文物的事情,我跟戴维斯打听了一下,老板你还真猜对了,他们这些收藏家手里的确有不少残损文物。不过话又说回来,咱们跑米国这么远收购残损文物给文物修复培学院的学员们练手,会不会成本太大了一些?”
索命艳魂
“具体情况咱们到时候再看,而且,并不是所有文物都很值钱的。”
向南笑了笑,对朱熙说道,“另外,你要是有机会,可以问问你爷爷,他之前赠送给工作室的那批残损文物是怎么来的?”
“嗯,好,我过两天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就顺便问问。”
朱熙点了点头,他有些疑惑,“老板,文物修复培学院的学员练手,还非得用文物不可?就不能用工艺品代替?”
“初期当然不能让他们用文物练手,像一些基本功练习,用工艺品就足够了。”
向南看着车窗外不停倒退的风景,接着说道,“但等他们基本功练习得差不多了,那时候就需要用残损文物来练习手感了,文物的材质、图案纹饰以及造型风格等等,每一个年代都有不同特征,这些东西,工艺品是代替不了的。”
两个人聊着天,车子很快就来到了公司办公楼下,向南付了车费后,和朱熙一起下了车。
朱熙没住在公司租赁的员工宿舍里,而是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区里自己租了一套公寓,向南没去过,但覃小天倒是偶尔会过去玩。
据覃小天说,他有一次还在朱熙的床底下发现了女孩子的内衣。
“富三代”的生活,就是这么不拘一格。
向南对此倒是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朱熙也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了,谈女朋友也是正常的,不过他还是提醒朱熙,谈恋爱可以,但最好不要乱来,要真搞出什么事来,他还真不好跟朱远舟老爷子交代。
朱熙离开之后,向南也一路慢悠悠地回到了自己家里。
到家后洗了个澡,向南也没看书,靠在床头上玩了会儿手机,就关灯上床休息去了。
……
第二天上午,向南刚刚来到办公室里坐下,还没来得及泡茶,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张春君打来的。
他不是跟朋友去洞庭山散心了吗?这是回来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心里这么想着,向南手底下却是没耽搁,赶紧接通了电话:“老师,早上好啊,您从洞庭山那边回来了?”
“还没呢,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哪有这么快回去。”
张春君声音显得很开朗,似乎这次去了洞庭山散心,效果很不错的样子,他笑着说道,“向南,我找你是有件事想让你帮忙,你最近有没有空啊?”
向南连忙说道:“老师有事您直接吩咐就好了,说什么帮忙不帮忙的。”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张春君笑了笑,这才细细说道,“是这样的,我这不是跑洞庭山这边来了吗?马玉川那老家伙又找上我了,这次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弄了一件有些残破的青铜器,我看了一下,应该是汉代的神兽纹人足温酒炉,可你也知道,我现在眼睛不行了,没法帮他修复了,你要是有时间的话,能不能过来走一趟?”
“原来是马老板啊。”
向南笑了起来,这马玉川也是老熟人了,当初向南刚跟张春君学习青铜器修复技艺时,张春君就带他到了姑苏马玉川的家,去帮他修复了一件商朝晚期的青铜羊觥。这家伙就喜欢收藏青铜器,也不知道他这些残损青铜器都是从哪儿收购来的。
向南想了想,笑道,“行,老师,您让马老板派人来魔都接我吧,我这边随时都可以出发。”
挂断了电话,向南也没泡茶了,把朱熙又找了过来,对他说道:“文物修复培训学院那边的兴趣班活动,你交给底下人去负责好了,你这两天还是留在公司吧,要是戴维斯来公司这边参观的话,你到时候就跟许弋澄一起接待一下。”
昨天晚上临分开前,戴维斯提过一句,说是这两天要是不忙的话,会到向南的公司里来参观参观。
他来不来是他的事情,但向南还是得先安排好,免得到时候戴维斯真来了,结果向南也不在,其他人都有事情忙,还真没人有空搭理他,那样就不好了。
唐 美人
朱熙点了点头,问道:“好。老板你要出门?”
“嗯,我这边有点事,要去姑苏一趟,恐怕这几天都不在公司。”
上次孙福民老师打来电话时,向南还说过要回金陵一趟的,既然这次正好要到姑苏那儿去,向南就打算等姑苏这边的事情办完之后,直接回金陵好了,也免得回来折腾。
想了想,他又说道,“要是许弋澄那边把3D打印机采购回来了,就让他找个空办公室安装起来,最好能打印一些材料出来,尝试着应用到古陶瓷或者青铜器修复中去。”
朱熙应道:“我知道了。”
等朱熙离开以后,向南收拾了一下办公室,关了电脑,就拎着背包下楼去了。
这次既然要从姑苏那边回金陵,一两天时间肯定是回不来的,自己还是得回家收拾一下行李什么的。
回到家刚刚收拾好换洗衣物,向南想了想,又走进修复室里将前两天刚缂织好的那幅缂丝画《白玉猴》也放进了行李箱里。
既然这次要去姑苏,他又怎么能不去一趟自己的缂丝织造老师柳河川那里讨教一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