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rsa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笔趣-981、阿寧不見了!(二合一求個月票)相伴-ph4lh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沈宁宁就这样被一路考量着回去,不过到家以后,小小憨包刚好睡醒了一觉,阿宁有些畏惧,又带着一点期待的看向胡林语。
胡林语自然知道阿宁想去逗宝宝,她其实心里不想同意,因为很快就要期末考试了。
“玩半个小时,然后再去写作业。”
陈汉升假装没注意到胡林语的犹豫,拍了拍阿宁的小脑袋说道。
沈宁宁脚步没敢动,阿哥和梓博哥哥从小就纵容她,家里最严厉的就是小胡姐姐。
“那就半个小时吧。”
胡林语最终还是妥协了,不过也加上了一句:“但是晚上动画片就要少看半个小时了。”
“谢谢林语姐姐~”
阿宁高兴的放下书包,洗完手就抱起婴儿床上的宝宝。
小小憨包和这个小阿姨很投缘,别人抱她,她都是无动于衷的发呆;
沈宁宁抱她,她就用小胖手拽着小阿姨的红领巾,偶尔还会发出一两声罕见的小奶音。
大人们各做各的事情,不过只要经过客厅,看见七岁多的阿宁逗弄着两个多月的宝宝,脸上都不自禁的露出笑容。
就连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婆婆,浑浊的眼神里也会闪过一丝欣慰,沈宁宁很小的时候,沈幼楚也是这样带着她的。
只不过那时家里条件很苦,沈幼楚一边带着妹妹,还要一边学习,有时候还得上山砍柴和做饭······
现在情况好多了,但是幼楚幸福吗?
想到这里,婆婆转头的看向陈汉升。
陈汉升正随意的盘坐在木地板上,双手举着报纸,嘴里不三不四的咬着根牙签,随着报纸的翻动,脸上露出不屑或者嗤之以鼻的神情。
“哎~”
婆婆叹了口气,幸不幸福只有幼楚心里知道。
······
“2006年胡润百富榜已经出炉,玖龙纸业的张茵女士以270亿人民币的资产,成为中国第一位女首富······”
这就是陈汉升翻阅的报纸内容,今年他不出意外的入榜了,名次还比较靠前。
在胡润公布的前500名富豪榜单中,陈汉升以估值21亿的资产排名第145位,和他并列的有凤凰卫视刘长乐,格兰仕梁庆德,还有红豆周耀庭。
郑观媞以估值11亿的资产排名第307位,毕竟小米目前只有手机和旗舰店,但是果壳的产品类型更多。
陈汉升扫视了几眼,前500名里男性居多,而且大多数都集中在40到50岁之间,完全符合正常的社会发展规律,这个年纪正是功成名就的时候。
但是30岁到40岁之间的也不少,而且这些少壮派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新型企业,比如说游戏、电商、投资等等。
在20岁到30岁之间的只有他和郑观媞,不过相对于更低调的郑闺蜜,媒体自然喜欢研究个性强烈、经历具有传奇色彩、影响力也更大的“果壳陈”。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所以,报刊的特邀评论员“咔咔咔”的一顿分析,最后表示陈董的排名低了,主要原因是果壳电子至今没有上市,等到果壳上市以后,陈董至少应该在50名左右。
陈汉升不屑的原因,就是这些经济学专家狗胆真大,啥情况不了解就敢分析果壳电子。
“叮铃铃~”
陈汉升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深通快递程德军打来的。
“汉升,看到那个胡润榜单没有,你现在排名比我高了啊。”
程德军也是聊这件事的。
“胡润这个傻······,真他妈······真是吃饱了撑的。”
陈汉升估计自己要骂脏话,为了不影响阿宁和小小憨包,他干脆走到阳台和好友吹牛逼。
“胡润是个傻子没错,不过从这次的榜单上,我们也能看出一些东西。”
程德军说道:“前十的排名里,房地产占据了4个,我估计房价要涨起来了。”
“这不是什么新鲜消息。”
陈汉升哂笑一声:“我和德基广场吴总吃饭的时候,他还想拉着我入股。”
“你答应没?”程德军问道。
陈汉升摇摇头:“我当然没有,程哥有兴趣的话,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
陈汉升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针织衫,在阳台被冷风“呼呼”的吹着,反倒觉得浑身畅爽,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戒烟了,不然抽根华子心情更美。
“汉升。”
程德军继续说道:“明年果壳电子成立第三年了吧,符合条件可以计划上市了。”
“我······”
陈汉升刚要回话,突然听到客厅里传来“啊”的一声惊叫,然后就是婴儿的啼哭声,紧接着就是“哗啦啦”从卧室和厨房冲出来的脚步,甚至还有摔倒在地上的声音。
陈汉升赶紧跑回客厅,看到自己闺女仰在地板上,阿宁本想抱起来,但是她也被吓得没了力气。
刚刚摔倒的是沈幼楚,她大概是过于担心的缘故,最后还是梁太后率先赶到,把孙女捧在手里又摸又亲的哄着。
很明显,这应该是阿宁和外甥女玩耍的时候,因为小小憨包太胖了,不小心从小阿姨手里滑坐到地上了。
小小憨包虽然平时呆呆的,但是摔了一下也知道哭,她现在是所有人的心肝宝贝,一群人都围着她哄着逗着。
只有阿宁手足无措的站着,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在小声的道歉。
其实她也不知道和谁道歉,总之就是在自言自语的重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过大家注意力都在宝宝身上,所以一时间没人回应她。
阿宁小小的个子站在外围,显得有些无助。
“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莫珂握着宝宝的小手问道。
“没摔到头,只是滑了个屁股墩。”
梁美娟摇摇头:“应该不需要吧。”
“妈,我来抱吧。”
这时,沈幼楚一瘸一拐的走过来。
刚才所有人都去看宝宝了,陈汉升估计问题不大,就去把沈幼楚扶了起来。
“你怎么样啊?”
梁太后感觉沈幼楚那一下摔得不轻,“扑通”一声的动静就挺大。
“没,没事的。”
沈幼楚小声说道。
“陈汉升你去看一看。”
梁美娟不放心的吩咐道:“你家沈幼楚太能忍了,等到她说有事的时候,估计非得住院了。”
梁太后看似开玩笑的一句话,其实准确概括了沈幼楚的性格。
“好嘞~”
得到了“太后懿旨”,陈汉升就有了倚靠,突然弯下腰把沈幼楚在众目睽睽之下横抱起来。
沈憨憨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红着脸想跳下来,不过陈汉升故意紧了紧手腕,反而催促着沈幼楚把女儿接过来:“别挣扎了,宝宝等着你抱呢!”
原来正在大哭的小小憨包,看到爸爸妈妈这样奇怪的动作,她大概觉得很有趣,只顾呆呆的看着,又白又嫩的脸蛋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泪水。
梁美娟看到孙女不哭了,知道问题不大,笑呵呵的塞给了沈幼楚。
于是,这一家人是爸爸抱着妈妈,妈妈抱着宝宝,就这样“套娃”一样的走进卧室。
当然了,陈汉升的操作还不止于此,放下沈幼楚母女俩以后,他居然又蹲下身子,准备把沈幼楚的裤脚卷起来。
“你,你干嘛?”
沈憨憨小腿往后缩了一下。
“看看你膝盖怎么样了啊。”
陈汉升仰着头:“咋地,你还要对我保密吗?”
“不用看的······哼······”
沈幼楚刚想推辞,没想到陈汉升已经把她的裤腿撸上去了,所以只能受气包似的“哼”了一声。
“啧啧,还说没事。”
陈汉升看到沈幼楚膝盖红红的,虽然还没有肿,不过总归是有些痛感,转身出去拿了瓶红花油,倒在手心然后搓揉在沈幼楚摔倒的地方。
沈幼楚抱着闺女看了一会,桃花眼忽地温柔起来。
几年前的一个中午,也有一个混混似的男生,霸道的把花露水涂在自己胳膊上。
其实那天的天气有些冷,可是沈幼楚每每想到,心里总会有一股暖流涌过。
“其实,这些就是我的小幸福。”
沈幼楚默默的想着,那个混混似的男生,如今已经变成自己女儿的爸爸。
小小憨包不知道爸爸妈妈在做什么,她瞪着乌溜水灵的“小桃花眼”,看了看爸爸,又瞅了瞅妈妈,最后觉得红花油的味道太刺鼻了,使劲往妈妈温暖的怀抱钻去。
注意到闺女的动作,陈汉升还开个玩笑:“陈子佩本来就像她妈一样憨,又被摔了一下,以后会不会变成小呆瓜。”
“我们才不憨~”
沈幼楚嘟着小脸,好像要踢陈汉升似的,轻轻晃荡一下白皙修长的小腿。
“嗬嗬嗬~”
陈汉升抹好了红花油,知道沈幼楚要给闺女喂奶,他在卧室里沈幼楚估计也放不开,于是带上门出去了。
结果路过书房的时候,听到胡林语在里面教导阿宁:“以后回家后直接写作业,今天就不该让你去逗弄的,还好没出事······”
陈汉升皱了皱眉头,阿宁是个很聪明的丫头,这次明显是个意外,她下次肯定会注意的。
再说了,就连梁美娟和莫珂这两位老人都没有责怪阿宁,小胡出发点是好的,就是有些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小胡。”
陈汉升在外面说道:“把你们奶茶店最近的账单拿过来,哥今天有空,可以帮你们分析一下。”
胡林语以前请过陈汉升好几次,让他帮着看一看奶茶店的发展方向,陈汉升都不想搭理,没想到今天他居然这么主动。
打发走了胡林语,陈汉升又站在门口瞟了几眼,小阿宁正坐姿工整的写作业,他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
哪知道第二天下午,陈汉升正在办公室看材料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冬儿慌慌张张的电话:“小陈哥哥,阿宁不见了!”
“什么?”
陈汉升心里也是一颤:“你先别急,慢慢和我说清楚。”
沈幼楚自打怀孕以后,一般都是冬儿去接阿宁放学,其他人比如陈汉升和王梓博也会接一下,陈岚过来蹭饭的时候,或者莫珂来看沈幼楚,或者是冯贵和沈如意,总之大家谁有空都可以。
所以每次也没出什么问题,阿宁都能顺利回家,这次是怎么回事呢?
“沈幼楚她们知道吗?”
陈汉升想了想问道。
“我,我还没有说。”
冬儿声音里都有了哭腔。
下午4点左右,当所有小朋友都走光了以后,冬儿仍然没看到阿宁,她又和班主任杨老师对接一下,这才确认沈宁宁真的不见了,情急之下直接和陈汉升汇报了。
“我现在过去,你就守在学校门口,半步都不要离开。”
陈汉升一边拿起车钥匙,一边跑向停车场。
在前往琅琊路小学的路上,陈汉升直接给孙校长打了电话,她应该也知道了这件事,正在气喘吁吁的到处找人。
“陈董。”
孙校长很肯定的说道:“我们刚刚调了监控,只看到沈宁宁同学早上被送进学校,但是没看到她走出校门,十有八九还在学校里,我们已经组织保安在水池、楼底、还有下水道井口巡查了······”
听孙校长的意思,她担心阿宁不小心掉到哪里去了。
陈汉升觉得可能性不大,阿宁除了有些敏感以外,她比同龄的小朋友聪明多了,一般不会靠近那些危险地方。
“沈宁宁今天上课的情绪怎么样?”
陈汉升继续问道。
“陈董您好。”
听筒里换了个声音,应该是班主任接通了:“沈宁宁平时非常乖巧,就是今天有些沮丧,问她原因也不说,还偷偷的哭了一会。”
“哦。”
陈汉升点点头,他心里基本有数了,掏出手机只给胡林语打了个电话,让她来琅琊路小学一趟。
胡林语正在奶茶店里开会,如果是别的原因,她大概都不会搭理,不过因为涉及到阿宁,胡林语还是过来了。
浊世情鸳 云中岳
“家长会前阵子开过了啊。”
胡林语到了以后,看到校长和班主任都在场,她还以为是学校与家长之间的谈话。
“不是家长会,阿宁不见了。”
陈汉升淡淡的说道。
“什么?”
胡林语以为听错了,她再看向其他人,除了陈汉升以外,果然大家脸上都是焦急的神色,冬儿眼皮子底下还有两道未干的泪痕。
再者说,门口这一大群保安汇聚,的确不是家长会的样子。
“阿宁,真不见了?”
胡林语脑袋瞬间一片空白。
······
(肩痛还在坚持码字,老柳厚颜求个双倍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