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4oro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首輔嬌娘討論-394 二更-06j7c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首辅娇娘
贺氏母女的小插曲没在碧水胡同引起多大风浪,一家人很快便将二人抛诸脑后,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忙,确实也没多的心思耗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不过姚氏为绝后患,到底给姚远去了一封信,将贺氏登门的事说了。
那之后,贺氏母女果真没再上门。
顧 漫 驕陽 似 我
八月,秋老虎张狂,京城热如炎夏,皇帝差点去了避暑山庄。
他没去,一是政务繁忙,二也是他一直在等待何公公那边的调查进展。
何公公派人盯着静太妃的娘家永安伯府,盯了许久也没发觉任何异动,永安伯府确实算不得干净,但都是些腌臜小事,与静太妃这头毫不沾边。
不过何公公也不是没有收获,他查到了静太妃与陈国质子元棠有勾结。
皇帝上回被元棠行刺,就是静太妃在宫里的眼前给元棠泄露了皇帝的行踪。
皇帝早知她心中没有母子之情,却也没料到如此无情,他捏紧了拳头:“她就不怕朕死在元棠的手上!”
何公公猜,静太妃是留了后手的,她不会真让元棠杀了陛下,关键时刻她会放出龙影卫来。
她当时的目的主要还是嫁祸给太后,挑拨太后与皇帝的关系。
只是没料到陛下遇到了小神医,为小神医所救,小神医还将元棠这个刺客揪了出来!
“那些眼线都拔除了?”皇帝冷声问。
“回陛下的话,都处置了。”何公公说道。
若不是出了这种事,谁能料到他的华清宫里竟有静太妃的十多个眼线,比太后安插在他身边的都多!
这也怪他从前只盯着太后,对静太妃却从不防范。
家有小妻:权少老公太无情 古小施
皇帝一巴掌拍上脑门:“蠢死朕得了!”
“陛下您说什么?”何公公没听清。
“没什么。”皇帝放下手,“就那些人,没别的了?”
何公公没说话,目光落在了魏公公脸上。
魏公公心口一跳:“你干嘛!”
何公公意味不明道:“若我记得没错,魏公公当初就是静太妃挑了送到陛下身边的。”
魏公公脸色大变:“老何!不带你这么插刀的!”他跪下来,望向书桌后的皇帝,“陛下,奴才对您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呀!”
皇帝无语地看了何公公一眼,对魏公公道:“行了,你起来,朕又没怀疑你。”
魏公公抹泪站起身:“多谢陛下。”气冲冲地瞪了何公公一眼,“哼!”
这俩人也是……挺爱互掐的。
皇帝摇摇头,接着道:“另外三个龙影卫的下落呢?”
“她不肯说。”何公公道,犹豫了一下道,“奴才猜他们已经不在京城了。”
毕竟京城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不论静太妃除非是把他们杀掉埋了,否则不可能没有他们的踪迹。
但静太妃不会杀龙影卫,她也杀不了龙影卫。
“等等。”何公公想到了什么,喃喃道,“还有个地方没查。”
仙乐居。
一般人进不去仙乐居,若是拿着皇帝的圣旨当然能进去,但何公公并不认为那是最明智的做法。
他决定先暗中潜进去。
说来也巧,他刚到仙乐居的后门,便碰上了顾娇。
顾娇与何公公在县城里有过一面之缘。
“咦?是你。”顾娇认出了何公公,这是皇帝第一次来县城的医馆治花柳病时随身携带的太监。
她就说一个男人的气质为何如此阴柔,原来是公公。
何公公也认出了顾娇。
彼时闹过一点不快,不快的是何公公,毕竟被被粗暴对待的是他。
再见顾娇,他自然没什么好脸色:“顾大夫怎么会来了这里?”
“我路过。”顾娇说,“你又为什么会来这里?”
何公公淡道:“奴才奉命调查仙乐居。”
顾娇上下打量他的夜行衣:“你打算……翻进去?”
何公公没坑声,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她的话——他拿出黑布蒙上了自己的脸。
顾娇唔了一声:“我觉得你会被踹出来。”
话音刚落,施展轻功略进醉仙居的何公公果真被里头的高手一脚踹了出来。
顾娇居高临下地看着死鱼一般瘫在地上的何公公,弯了弯唇角,道:“十两银子,我带你进去。”
何公公撇过脸。
不接受。
何公公换了个地方翻墙。
何公公又换了的地方翻墙。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何公公换了不知第几个地方翻墙。
一刻钟后,何公公一瘸一拐地来到顾娇面前,黑着脸,认命地掏出十两银子。
顾娇没接,眉梢一挑:“二十两。”
何俗之孤胆英雄
何公公惊怒:“你方才明明说十两!”
顾娇摊手:“现在涨价啦。”
何公公:“……”
为了完成皇帝交代下来的任务,何公公最终还是屈辱地给了她一张二十两的银票。
这个算公费,大不了回去和陛下说他花了五十两,如此一来自己还挣了三十两。
顾娇今天是来仙乐居附近出诊的,小三子的马车就停在街对面,顾娇去马车上换了身男装,戴上面具。
她让何公公脱了夜行衣,穿着寻常出行的衣裳,随后她拿出令牌,带着何公公进了仙乐居。
“你为什么会有仙乐居的令牌?”何公公狐疑地问。
顾娇想了想,认真地说道:“因为我厉害?”
何公公:“……”
何公公是以顾娇下人的身份进来的,他不能撇下顾娇单独行动,必须让顾娇跟着。
“我要去那边。”他指了指东面的厢房,那里人多,容易听到消息。
顾娇弯了弯唇角:“那要加价呢。”
何公公又忍辱负重地掏了十两!
顾娇收好银票,带着何公公往一楼东面走了过去。
顾娇不算仙乐居的熟客,奈何她每一次出现能成为莫千雪的入幕之宾,因此仙乐居的姑娘们几乎记住了她。
一路上,不少姑娘冲她眉目传情。
顾娇双手负在身后,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倒是更招姑娘喜爱了。
何公公看不惯她,但又干不掉她,挺憋屈的。
何公公低估了仙乐居的客人与姑娘们的口风,他是下人,没人愿意与他交谈,不得已,他只得再次看向顾娇:“你帮我打听个事。”
顾娇含笑看着他:“问话是另外的业务呢。”
何公公嘴角抽到飞起,掏出十两!
“十两不够呢。”
何公公咬牙又掏了十两!
顾娇收下银票:“问什么?”
何公公拿出两张折纸画像:“问他们有没有见过画像上的人?”
顾娇:“带道具要另外加价呢。”
何公公:“……”
何公公最终被压榨了一百两,后面五十两是打的欠条。
画像一共四张,其中一张戴了面具,另外三张没戴。
顾娇一眼认出了这是龙影卫的画像。
奇怪,皇帝为何要调查龙影卫?难道龙影卫不见了吗?还不见了三个?
龙影卫的面具是一致的,这应当是不确定龙影卫在仙乐居这里以真容示人还是戴了面具的。
顾娇不确定何公公是确定龙影卫与仙乐居有关系,还是只想地毯式的搜查而已。
她没问。
今日莫千雪没出来见她,她大胆猜莫千雪并不在仙乐居内。
她揣上画像上了二楼。
她倒也没太费心挑姑娘,有人自动送上门了。
“哟,小公子,好久不见!”
一个一袭粉色广绣留仙裙的美人用折扇半遮面,婀娜多姿地朝顾娇走了过来。
顾娇记得她——上次企图勾引她却被莫千雪打了一巴掌的仙乐居二姐,之所以称呼她二姐,是因为她在仙乐居的地位似乎很高,仅次于莫千雪。
她叫什么来着?
花……
“夕瑶见过公子。”她施施然行了一礼。
顾娇虚手一扶,拿出小本本写道:“夕瑶姑娘不必多礼。”
花夕瑶直起身,用遮掩遮住眉眼之下,妩媚地笑了一声:“公子是来找千雪姐姐的吗?”
她说着,露出遗憾神色,“真是不巧啊,千雪姐姐陪客人出去了,也不知哪天才回。公子若不嫌弃,夕瑶陪公子解闷可好?”
顾娇点头。
好。
花夕瑶惊讶极了。
与莫千雪上了床的男人竟然如此轻易地看上别的女人,这移情别恋的速度是不是太打莫千雪的脸了?
“就怕千雪姐姐生气呢。”花夕瑶咬唇,茶里茶气地说。
顾娇唰唰唰写道:“别怕,天塌下来,本公子替你担着。”
花夕瑶噗嗤一声笑了,她伸手去拉顾娇的手,被顾娇不经意地避开。
花夕瑶的眸光微微一动:“怎么?千雪姐姐碰得,我碰不得?”
顾娇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确是不讨厌莫千雪的触碰的,但花夕瑶的……还是算了,她怕自己忍不住揍她。
何公公没资格进屋,只能在外头守着。
何公公觉得这事儿太悬了,明明就是去诱惑人家姑娘的,能不能敬业一点?都是姑娘家,拉个手也不少块肉!
一开始就把那个叫夕瑶的姑娘得罪了,还怎么从她嘴里套话?
嘎吱——
房门开了。
何公公一脸震惊地看向顾娇:“被、被轰出来了?”
顾娇瞪了他一眼:“想什么呢?问完了。”
何公公不可思议地朝里头瞟了一眼,只见一屋子丫鬟全晕了,花夕瑶没晕,她的状态很诡异,像是失了魂似的。
传言仙乐居的丫鬟也是会武功的,且都是高手,这一屋子高手是怎么倒下的,他没听见打斗啊!
还有,她说问,怎么问的?
顾娇当然不会告诉他她是用了麻醉剂与致幻剂,与上回审问唐明的小厮的致幻剂一致,只是她没料到这个花夕瑶看着有点本事,定力竟然这么弱,一下子就问出真相了。
顾娇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拿出画像,指着上面的面具,道:“有三个人戴着这种面具的人来过仙乐居,不确定是不是画像上的三人,他们从来没摘过面具。”
何公公几乎可以断定那三人就是是陛下的走失的龙影卫。
没想到啊,他们竟然真与仙乐居扯上了关系!
“他们去哪儿了?”何公公问。
“边塞。”顾娇说。
何公公狐疑地皱了皱眉,倒吸一口凉气:“边、塞?那不是——”
“公子!”
一道女子的声音蓦地自走道尽头传来。
二人立刻停止了谈话。
一名身着绿衣的妙龄女子朝着顾娇走来,她的脸瞧着不算太陌生,顾娇在仙乐居见过她,只是顾娇没与她说过话。
绿衣女子来到顾娇面前,冲顾娇行了一礼:“公子,方才夕瑶姑娘与你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千雪姐姐没有出去接客,她的确离开仙乐居有段日子了,只不过她不是去做对不起公子的事了。她是……”
她四下看了看,压低了音量,微微凑近顾娇,小声道:“千雪姐姐是出京城替居主办事去了。”
“何时去的?”顾娇问道。
绿衣女子仔细想了想,摇头道:“具体哪一日我也不记得了,总之有段日子了,我猜千雪姐姐应该快回了。”
莫千雪不在京城,龙影卫也不在京城,都是前不久才走的,会是巧合吗?
如果是,这也太巧了。
如果不是,难道莫千雪也去了边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