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5hy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三國之棄子 ptt-第一千七百十七章 新都的世家鑒賞-g2nqu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曹操现在都有点佩服刘玉的定力了,身边有这么一个小人在不断地拍马屁,都还能够保持清醒,真是非常难得了。
足球奴隶 大头文
前面被堵住的道路已经清理完毕,刘军又能够继续上路了。东吴军没有出现。
新都郡太守孙瑜在得知自己布置的一切都无法阻止刘玉的脚步,心中气得要死。
孙瑜的父亲是孙静,是孙坚的弟弟。孙瑜和孙策算是堂兄弟,孙瑜比孙策要小,比孙权要大。由于孙策和孙权的太过耀眼,使得孙家其他人的才能被掩盖了。孙瑜就是其中一个。
孙策是很看重孙家之人,却不会任人唯亲。孙瑜能够做到一郡太守,那是实打实的靠自己能力得来的。
在新都郡,孙瑜是矜矜业业地干,竭尽自己的全力支持孙策对抗刘玉。然而这一次刘玉亲自帅兵前来,作为太守的孙瑜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刘玉在自己的地盘上嚣张。颇有自知之明的孙瑜没有选择硬抗,而是采用各种侧面手段来阻止刘玉。可惜实力上的巨大悬殊使得孙瑜的布置成为一个笑话,刘军上下都不放在眼里,只能稍微阻止刘军的行军速度。
“主公可有回信?要是被刘军继续下去,新都郡就完了!”孙瑜着急地询问着自己的幕僚。
一众幕僚都低下头,他们都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也清楚新都郡的危机,一个个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孙瑜。
“大人!大人!”一个文官手里拿着一份书信,迈开步伐向孙瑜跑了过来。“主公有令!主公有令!”
“主公的手令!太好了!速速拿来!”孙瑜等的就是孙策的命令啊。
文官急忙将孙策的手令交给了孙瑜,孙瑜迫不及待地打开了。
在得知刘玉进入新都郡之后,孙瑜都急的快疯了,他早早就向孙策送去了情报,苦苦地等着孙策的命令。新都郡的兵力根本不足以抵挡刘玉,孙瑜需要孙策的支援才能够保住新都郡。
可是孙瑜打开孙策的手令,看完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非常复杂。
幕僚们都不敢靠近过去,毕竟这是孙策给孙瑜的,他们可没有权利去查看。那是掉脑袋的!
孙瑜将手令收了起来,而后对所有手下说道:“主公有令!我等收缩兵力!等候主公的命令。”
“什么?主公让咱们收缩兵力,没有前来支援么?这不等于放弃了新都郡么”一众幕僚都震惊了,新都现在的情况如此危急,孙策居然没有来支援。
孙瑜狠狠地瞪了自己的幕僚,大声呵斥道:“混账!主公怎么可能会放弃新都!不怕告诉你们,主公和大都督要带领大军和刘玉决战!我新都收缩兵力,是为了在之后策应主公!”
孙策的意图就是让新都郡不要去阻拦刘玉,而是将兵力集中起来,为之后的决战做准备。
“主公是想要在新都郡和刘军决战么?”孙瑜心中很是怀疑。
不得不说,孙瑜有这样的想法,也不是他一个人是这样想,新都郡的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速速按照主公的名利行事,不得有误!”孙瑜命令道。
通过从上而下的传达,新都郡的东吴军都收到了孙瑜的命令。在敌军入侵的时候让他们收缩兵力,各带兵的武将很是郁闷。可孙瑜在新都郡有着很大的威信,所以他们不得不遵从。
新都郡选择收缩兵力,产生了两个影响。
刘军发现之前阻碍他们的东吴军不再出现,也不再制造麻烦,所以进军迅速。刘玉和曹操都怀疑东吴军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在谋划着,进军迅速的同时,也非常的谨慎。
另外一个影响就是新都郡的内部。
在孙瑜就任新都郡太守之前,新都郡的各要害职位都在世家大族的手中。无论孙策派谁来新都郡当太守,都无法改变这个情况。强龙难敌地头蛇,好几任太守在新都郡都讨不了好。可是孙瑜来了之后就不一样了。相比于其他人,孙瑜有着无与伦比的背景。他在新都郡只要不造反,那么孙策就不会去管他。这不是意味着孙瑜会乱来,相反的,他看出了新都郡的弊端,所以他直接上报孙策关于新都郡的情况,并且提出了一些雷霆手段,要一举扭转新都郡的情况。
孙策对于自己的堂弟是支持的,直接给孙瑜下令,给足了孙瑜巨大的权力,还调拨了五千兵马给孙瑜,让其可以有足够的兵力可以控制地方。
得到孙策鼎力支持的孙瑜当然是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了。
孙瑜的强势让新都郡本土的世家慌了。之前的几任太守在新都郡世家这里吃亏,使得这些世家之人都养成了傲性。他们也知道孙瑜的背景强大,所以呢就不硬着来,采用的就是糖衣炮弹策略,用金钱美女来孝敬孙瑜,让孙瑜吃饱喝足了,他们也就好在新都郡继续着他们的一切。可是孙瑜强势地拒绝了,明察暗访之下得到了很多要命的证据。孙瑜都不敢相信这些事情是发生在东吴的,其中一些官员的罪行令人发指。手握铁证的孙瑜借此把各要害部门给夺了回来。没有一个世家之人敢对孙瑜说个不字,因为孙瑜手中有兵,那是大杀器啊。
新都郡的世家们选择了认怂,相比于权势和财富,还是性命比较重要。
如今刘玉带领大军杀来,从鄱阳郡势如破竹地杀到了新都郡,孙瑜采取了收缩兵力,这就让世家大族看到了干掉孙瑜的希望了。
在新都郡的重要城池海阳城,新都郡几个世家派出了自己的代表暗地里悄悄地商议了起来。
新都郡张家代表张罗,是东吴四大家族张家之中的一个旁支,在新都郡也就是张家的实力最大。另外还有本土程家代表程余、郝家代表郝仁。以前这三家人在新都郡保持着三足鼎立的状态,分享着新都郡的一切。等孙瑜来了之后,他们的好日子就结束了。
现在刘玉带领大军杀来,于是三家的家主秘密派出重要人士到海阳城悄悄地商议起来。
三家的家主都是老狐狸,他们都知道在越是关键的时刻,他们都不能够出面。孙瑜也会一直监视着三家的家主,所以派出一个代表远离治所新都城来商议就是最好的办法。
海阳城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城池,很是繁华,东吴军在这里驻军很多。张罗、郝仁、程余三人直接带着出来行商的名义来到这里。
三人在多年前就都认识的了,所以坐下来也不用多寒蝉。
“两位,孙瑜那厮之前对我们三家的仇,终于可以报了!”程余率先开口说道。
张罗和郝仁都点头认可,在孙瑜接管新都郡的这些年,他们过的日子苦啊。不能够鱼肉百姓,不能够横行无忌,不能够享受特权、不能免除刑罚,这还是世家么?那和普通百姓有什么不同啊。
“这次陛下御驾亲征,王师势如破竹,已经杀到了新都郡。孙瑜这个混账东西,贪生怕死,居然选择了收缩兵力。可见此人只会欺软怕硬!我家家主派在下前来与尔等两家商议,如何帮助陛下拿下新都,顺便解决了孙瑜那厮!”郝仁阴狠地说道。
郝仁,同音是好人。但是绝对不要被他的名字给迷惑了,这厮无论从长相还是行为,根本就不是一个好人,心狠手辣着呢。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史上 第 一 祖師 爺
“大善!吾等这个机会已经好久了!”程余附和着说道。
张罗淡淡地说道:“我家家主也是这个意思。只是该要如何帮助陛下呢?”
在刘玉进攻新都郡的时候,新都郡的世家已经动了要从龙的心思了。只是顾及孙瑜的威压,所以不敢乱动。程家、张家、郝家的家主都收到了风声,鄱阳郡那些选择帮助刘玉的世家,都受到了刘玉的奖赏,刘玉称赞他们乃是忠君爱国之人。
三家家主捶足顿胸,这样的好事应该是他们先做的,却被别人给抢先了。别人先做了,就算是其他人跟随,就算是做的再好也是随从,没有做第一个归顺的功劳大。
可功劳不大,三家家主也是需要去做的。如果不趁着孙瑜收缩兵力的时候来出手,很有可能被新都其他人给抢先。三家家主对于新都城的其他小世家很是忌惮的。很多年之前,东吴所有的世家都听说了荆州和益州的情况。刘军杀来的时候,荆州和益州的一些大世家就是不开眼,公然反抗王师。而后他们的下场是十分的凄凉。身死人手的有之,家道中落的也有,满门抄斩的更是太多了。而那些小世家就果断地选择了臣服,使得他们在战后得到了巨大的好处。比方说益州的法正,现在已经成为益州第一号人物,把益州以前得罪过他的世家大族狠狠地折磨着。荆州的马家,以前还非常不起眼,随着马家五个儿子都加入了神武朝廷,隐隐成为了荆州第二世家的存在。这些无不让东吴世家眼红和警惕着。
现在机会摆在新都郡的程家、郝家、张家的面前,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
这里面还要提一下张家的家主。新都郡张家是东吴四大家族张家的旁支,可张家主非常希望自己将旁支变成本家的。若是他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把刘玉给侍候好了,那么日后超过吴郡本家也不是难事啊。
其他两家的心思就比较简单,他们只是想要壮大家族而已。三家认为自己一家不足成事,所以他们就寻求了盟友。世家大族之间本来就有各种渠道相互联系,很快就知道了三家都有这样的心思。
郝仁说道:“我家家主认为,我等三家需要派出一个能言善辩之人前往陛下那里效忠。同时我家家主认为陛下带领大军突飞猛进,其粮草后援肯定有所艰难。我等作为臣民的,需要为陛下排忧解难。”
程余和张罗十分认可这一个说法。态度决定了一切。刘玉大军的情况,像他们这些聪明人都会看出来,所以准备粮草是最好的效忠方式。
“当然了。我等与陛下联系之后,暗中监视孙瑜,当陛下的眼睛。同时咱们的家奴兵丁都做好准备,随时响应陛下的号召。某不才,自认有点口才,仰慕陛下之久,故而这次联络王师之事,就交给在下了。”郝仁一口气把自己的话给说完了。
张罗和程余两人对视了一眼,发现这个郝仁不简单啊。去面见神武皇帝,需要冒着很大的危险。除了孙瑜的监视和随时可能够暴露而被东吴军追杀,还有就是刘玉是否会相信郝仁。
假设逃过了孙瑜的监视,郝仁成功到了刘军那里,可他拿什么可以让刘玉相信他的话。而且此人到了刘玉那里,会帮另外两家说话么?这可不能保证了。
只是让张罗和程余去面见刘玉联络王师,他们又没有这个胆子。
“郝兄高义!”张罗拱手说道:“此事就这么定了!我等在海阳城等候兄的回归。请奏报陛下,张家愿意为陛下筹备粮草一千石!”
程余更是说道:“程家也准备八百石。但凡陛下差遣,我程家上下为陛下赴汤蹈火。”
郝仁有点肃然起敬的意思,拱手对张罗和程余说道:“两位仁兄放心,吾已经将两位的话送到陛下的面前。若是在下在三日内都无法送回任何的消息,两位仁兄立刻离开海阳。并且转告我家家主。”
张罗和程余都清楚郝仁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兄台放心,我等一定照办。我等在此地等候三日!”
郝仁飒然一笑,与两人告别之后就转身离开了,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郝仁是走远了。
张罗对程余说道:“郝家看来准备充足啊。”
程余是听出张罗的意思,但他也想说破,装傻地说道:“张兄是什么意思呢?在下听不懂啊。”
张罗轻笑了一声,程余什么德行,他也是清楚的。不过现在三家联合起来,有些事情不说破还是不去说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