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情史盡成悔-第1215章不跪之理,遇白帝鑒賞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从白帝城走出去,这脚下的天梯一直通往遥远的边界。
数不清有多少层,只是密密麻麻,
众人站在前方,颇有些会当凌绝顶的感觉。
几十名仆从端着祭拜的物品,站在天梯下,随着天梯一点点的降落,直面向大地。
而楚飞扬带着一众人,从天而降,跟随着祭拜的大队伍。
徐子墨和封不朽走在最后面,封不朽则一路解释道:“祭拜是白帝山最大的事情,因为想要进入白帝山,就必须祭拜。
若是有什么惹得白帝不悦,那么谁也进不去。”
“白帝不是已经离开了嘛,还有这种事,”徐子墨新奇的说道。
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15章不跪之理,遇白帝熱推
“这世间之事,大有匪夷所思,”封不朽回道。
“我们一直怀疑白帝山中,应该是有东西控制着那里,但却没有任何的线索。”
“先去了再看吧,”徐子墨点头。
毕竟他都没有见过白帝山,现在说这么多,只能是无意义。
大部队出了白帝城,一路去西。
行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停在了一座碧绿的山峰前。
不过众人再想前进已经很难了,那山峰的前面,有一扇古老的大门。
就仿佛是山外陵园般,一圈圈的围墙有十几米高。
虽然看上去已经有些年代的老旧感,但城墙坚挺,一种厚实感扑面而来。
只见楚飞扬走在最前方,用手扣了两下大门,最终推门而入。
一进去里面,便是杂草丛生。
四周生长着无数棵庞大的松树,如同巨人般,屹立在陵园中间。
正对面则是一块无名石碑。
“楚家第一百十三代子弟,三十八任家主楚飞扬,前来祭拜白帝。”
只见楚飞扬大喊一声,双手放在那石碑上。
只见那石碑一阵扭曲,连带着虚空一同扭曲了起来。
“放入贡品,”楚飞扬大喊道。
那几十名仆从手端着盘子,用红布盖在上面,然后全部投入了扭曲的石碑中。
随着那被投入的东西越来越多,石碑的扭曲也越来越大,最终甚至成了深不见底的漩涡。
一直持续了有数十分钟,所以的贡品才被投放完毕。
“全部跪拜,”楚飞扬站在前方,大喊道。
他第一个跪了下来,面朝石碑。
而身后的其他人也都紧跟着全部跪拜下来,哪怕是强如三大学院,五大强宗也都没有避免。
看着数十人全部跪拜,只有徐子墨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封不朽似乎有些急了。
“快跪呀,别惹怒了祭拜之事,”封不朽拉了拉徐子墨的长袍,着急的说道。
“我这一生,鲜有要跪拜的人,”徐子墨说道。
“除了父母,这天地也轮不到我跪。”
“你……你呀,”封不朽叹了口气,却也说不了什么。
当所有人都跪拜下来后,从那无字石碑中顿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力量湮灭一切,从虚空中浩浩荡荡的散了开来。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真的是反派啊 愛下-第1215章不跪之理,遇白帝閲讀
这股力量强的有些匪夷所思,所有人全部下意识低下了头。
狂风吹过,将徐子墨两旁的黑发都吹起。
“冒犯白帝大人,死!”
只听虚空中突然传来一道怒吼声,紧接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便将徐子墨给淹没了。
当徐子墨的意识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来到了一处虚无的空间中。
那空间无穷无尽,四周是灰蒙蒙的景象,一双猩红的双眼此刻正瞪着徐子墨。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txt-第1215章不跪之理,遇白帝
“别人都跪,见了白帝,你为何不跪?”虚空中传来一道轻喝声,在四周无边无际的回荡着。
质问着徐子墨。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徐子墨临危不乱,回道。
“为何我要跪?”
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15章不跪之理,遇白帝閲讀
“白帝当年征战之时,你还是乳臭未干的小子,自当前辈,有何跪不得?”那声音反驳道。
“你我素不相识,你又怎知我当年的风采?”徐子墨回道。
他一边回答着对方,一边也在观察着这处虚空。
但很奇怪,这虚空的结构他根本看不透,想来应该是他尚未接触的东西。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跪下诚心认错,”虚空中隐藏的声音说道。
“否则不跪便是死。”
“那你试试看,”徐子墨微眯着眼,淡淡的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整个空间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无尽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汇聚在那双猩红之眸的前方。
看上去威势极强,好像有什么恐怖的力量在凝聚着,天崩地裂,日月变色。
“小子,跪不跪?”那声音依旧在说着。
徐子墨没有回话,只是手中的霸影爆发出惊天的刀芒,带着众生愿力斩杀而去。
刀芒分裂半个虚空,只听“轰”的一声,仿佛斩到了什么东西。
又是“哎呀”一声,一道声音从虚空中落了下来。
那身影似乎被摔疼了,不断的揉着屁股和脑袋,徐子墨定眼一看。
发现那不过是一个七八岁的童子,留着光头,穿着红色的肚兜。
两只手还有脖子都带着金圈。
“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徐子墨说道。
“你才乳臭未干,我只是成熟的不明显,”那童子像是被踩了尾巴般,大喊道。
“我都几万岁了。”
“童儿,下去吧,”正在这时,旁边传来一道轻笑声。
“我说过了,你吓不着他的。”
“就是想吓吓他,那也用不着打人啊,”那童子嘀咕了一声,往后又退了两步。
徐子墨抬头看去,只见在不远处,缓缓走来一儒袍男子。
男子身披的儒袍上面,写满了晦涩难懂的符号,他剑眉星目,生的一副好面孔。
走过来时,明明没有任何强大的意境,却仿佛无时无刻不是这世界的中心。
“年轻人,你很不错,”那儒袍男子看向徐子墨,赞赏的说道。
“你是?”徐子墨疑惑的问道。
“在这白帝山内,你觉得能有谁?”儒袍男子反问道。
“白帝,”徐子墨瞬间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
“没错,”儒袍男子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你比我想象中要冷静的多,而且你的眼神,比我相信的还要有趣。”
“你没有离开?”徐子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