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752章 人生二十,千億身家,我盡力了!(求訂閱)讀書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下午西斜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入小小的会议室中。
光影拂过翩跹起舞的微尘。
隔着一张会议桌坐着明显是两拨的人。
右边的一拨明显年纪更大,靠着会议桌坐下的是一个中老年男人,稍后些是个青年男人。
而左边的这拨看起来就只有18岁,恨不得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要散发出青春的气息。
此刻的气氛有些许的沉默。
苗为很想收回自己说出来的一些话,他才不想要给对面这个千年老狐狸送钱!
甚至看着方年面上的笑容,苗为就来气。
不过苗为毕竟是很有涵养见过世面的人,不露声色的切换了话题:“后天我会在申城开第一次国产操作系统应用生态发展会议;
部里会通过实际行动表示对女娲桌面系统的支持力度。”
“谢谢苗部。”方年笑着感谢。
然后轻松道:“我们也能少花点力气,让系统先被正常用起来很重要;
毕竟现阶段想实现个人电脑体系里各个核心元器件国产是不现实的,这需要漫长的时间来堆叠。”
苗为认同道:“这点上部里的想法跟前沿一致,也支持你们争取与国外大型企业合作。”
“商业上的事情我就不多说了,总之,我们对前沿的支持力度希望方总看得见。”
闻言,方年满脸昂然道:“前沿一定会在时代的指引下好好发展!”
“……”
苗为又说:“之后会有一些外部单位参与女娲那个nwK内核的开发工作,这点你也别有意见。”
“苗部放心,前沿没这么小心眼。”方年笑着道,“而且前沿非常欢迎更多的同行来一起完善nwK。”
“……”
苗为来的正事其实很好概括。
一件贷款。
一件是会议。
从9号到19号的这10天时间里,苗为也是推动了不少事情。
这个第一次应用生态发展会议将有39个企事业单位与会。
一部分是纯粹为了扩展生态的。
也有一部分是协同合作,深入开发nwK的。
毕竟目前的DeskOS暂时是纯粹面向个人终端用户的,而非面向企业服务端领域。
简单来说,就是要开发一些用于服务器的系统版本。
对标Windows Server 2008、RHEL、AIX、HP-UX、Solaris等。
而这个系统的研发,将不由女娲实验室来承担。
这也是女娲实验室在端午节之前将nwK内核无偿捐出去的原因。
不过……
女娲实验室都做到这一步了。
方年当然不可能没留意企业用户。
这也是方年在苗为办公室时还多问一句要不要把服务器系统做出来。
因为,女娲实验室内部早就成立了保密实验室中室,专注于研发女娲SeverOS……
最后……
聊完了正事,苗为跟方年扯了会闲话。
“前沿院这个事情做得不错,你在开院仪式上的演讲我听了,很好,平校也表扬了你;
年轻人就应该有些为了理想一往无前的勇气。”
方年嘴角疯狂上扬:“是吧是吧,谢谢领导夸奖,领导谬赞了。”
苗为:“……”
谬赞?
我看你这玩意很受用啊!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苗为面上并没露出声色,接着说道:“你在学习上的态度是值得肯定的,要稍微注意下公众形象。”
“又不差钱,是吧。”
方年眨了下眼睛:“尽量,能不出门就……”
苗为就乜了眼方年,方年赶紧改了口:“以后都不去人多的夜店了。”
听到这话,苗为才接着说下去:“总之,前沿院这个项目前沿多上心。”
然后话锋一转,道:“你们庐州前沿要成立独立的电脑品牌,业务覆盖台式机、一体机、笔记本?”
“是的,不过暂时不打算推向公开市场,主要是提供给前沿院日常教学使用。”
方年认真解释道。
“国外的一些软件巨头通过类似于academy的部门,从高校这层就‘绑架’了我们,其次放任盗版横行;
所以,我希望庐州前沿能在这方面有所尝试,也算是花钱买用户了;
毕竟再拖下去白龙CPU和桌面系统前期投入的数十亿研发经费真就打水漂了,前沿就该从上到下要饭了。”
苗为看了眼陈主任:“小陈,这方面记一下,到时候提给科技司。”
然后望向方年:“方总是个有远见的企业家,不要被一时一地的困难吓倒。”
“啊哈哈,没有没有,怎么会,前沿永远年轻,永远热烈,永远一往无前。”方年赶紧道。
“……”
…………
方年跟陆薇语、吴伏城、石新荣一同目送苗为等人离开后,已经是四点多了。
算算,这半个下午算是完全浪费了。
因为后天会议的事情,吴伏城又埋头钻进了工作中去。
石新荣也赶紧回了前沿科学安排各项事务。
陆薇语跟方年走在张江高科里面。
一会一会儿,陆薇语用胳膊肘碰了碰方年:“方学弟,苗部这算不算是给你送了一份比较可观的二十岁生日礼呀?”
“加起来算。”方年笑着道。
“150亿能让前沿把之前的一些规划在年前落实到位;
硬要说的话,后面这个会议更有意义;
说不定这就是压垮AMD的最后一根稻草,到时候前沿就真能成AMD的救命稻草了。”
听方年这么一说,陆薇语眼珠子一转,道:“刚才你要是告诉苗部你生日,会不会有其它惊喜?”
“这糟老头子坏得很,别到时候讹我顿饭。”方年抿嘴道。
陆薇语嘻嘻一笑:“我看苗部还是很关心前沿的,我们要搞虚拟股试点的事情刚开始准备落地,他就亲自过来提醒了。”
“能坐上这种位置的领导,喜怒哀乐早就看不明白了,我也就是随便一说。”方年笑笑。
在商言商,好不好的,只有钱说了才算。
“……”
“学弟今天跟我走?”陆薇语果断岔开了话题。
方年欣然点头:“这个可以。”
“……”
虽然已经是半下午了,但也不影响小两口的兴致。
陆薇语坐上了奥迪的驾驶位,载着方年离开了张江高科。
一会一会儿就过了江去了浦西。
早上次订婚一周年时,陆薇语就在筹划方年的二十岁生日。
带着方年去游戏厅,去情侣餐厅……
临近傍晚时,坐在浦江边上一起欣赏夕阳……
把特地去取来的生日礼物拆了开来,是陆薇语自己动手制作的一个水杯。
方年同学二十岁的白天过得简单而朴素。
…………
回到君庭距离七点还差十分钟。
林凤已经做好了晚餐。
方歆正趴着做作业。
进入五年级以后,方歆每天要做的家庭作业较之前还多了些。
然后方年就看到了餐厅里忙碌的关秋荷。
“呦,关总回来了?”
关秋荷嗯了声:“京城盘古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事情协调好了,剩下的事情交给前沿的行政团队,我就回来了。”
“我……”方年刚想说自己怎么不知道,反应过来后改口道:“关总辛苦了。”
从厨房出来的林凤插了句嘴:“先吃饭。”
“……”
好歹也算是个人节日,开饭前就也还是有点子祝贺的话。
不同的是,方年的二十岁生日没有准备蛋糕。
也没有安排跟朋友们的聚会。
比较朴素。
吃差不多时,林凤带头提议:“方年,过了今天就算21了,对过去20年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陆薇语也跟着道:“去年十九岁生日,你给自己打了六十分,今年怎么说?”
关秋荷也是有些好奇。
连长大了不少的方歆小朋友也是眨巴着眼睛望向方年。
迎着一家子的目光,方年笑了起来:“二十岁,尽力了,希望生活更美满。”
“就这?”关秋荷上下打量着方年。
“……”
对这么简单的答案,大家都不是很满意。
见状,方年就笑:“那让我怎么说,确实尽力了。”
“无论从哪个方面算,我的身家过千亿应该问题不大,当康游戏算四百亿,轻聊跟小米现在怎么也能给我算个五百亿,前沿算个一百亿不过分吧?”
“其它杂七杂八就不说了。”
“这样还不算尽力了吗?”
听方年这么一说,关秋荷眉头一挑:“轻聊跟小米加一块就奔着二千亿去了?”
方年语气随意的解释道:“先说轻聊,上个月我跟沈尼尔就聊过,当时我就把估值算作了一百亿美元,只要新型移动支付在合适的时机推出来就一定能过这条线。”
“至于小米,虽然年初时才值二十几亿美元,但那会营收不显,而七月份时小米营收破百亿,9月2号小米1S上市售卖当天,小米营收破两百亿;
距离今年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又是新品大卖期,再崩一百多亿问题不大的,估值破个千亿很难吗?”
说起来雷軍才是那种一遇风云便化龙的大手子。
在没有前沿的世界线上,小米今年下半年才发布第一款手机,12年营收10亿美元,14年营收就到了百亿美元。
而现在,在提前一年介入整合国内产业链,提前两年推出红米计划,小米从营收0到营收一百亿人民币仅用了八个月。
这背后跟雷軍这个大手子是脱不开干系的。
更好的基础,黄秀杰就偏偏搞了个寂寞出来。
听完方年的解释,关秋荷忽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你这千亿身家算的有点太保守了;
就算要兑付成现金,估计顶多也只需要一年时间,真是像做梦一样。”
陆薇语忽然感叹着嚷嚷道:“所以方总就这么懒懒散散攒下来千亿可兑付的身家?我忽然不想上班了!”
“哈哈……”
大家都笑了。
方年现在持有的许多股份兑付可行性当然非常高。
其次关秋荷说的兑付是刨除前沿的。
若是把前沿放在一级市场上,不给个三五千亿人民币的估值,那都对不起前沿掌握的那么多基础科技。
别看前沿现在不咋太挣钱。
营收数据也比较不起眼。
但那是智能手机大潮还未完全爆发。
往后别的不说,光是MindOS授权费和应用商店的分成费都能收到手软。
光是三星电子那玩意Galaxy S2在国内热销的劲儿,今年它就且得再送个十几几十亿过来。
且尝到了甜头的三星电子明年绝对是想要深度合作的。
其次,神龙、白龙这两条龙将来能干大事!
“……”
关秋荷看了眼方年,轻笑道:“趁着今天你过生日,再跟你说点高兴的事情。”
“明天当康第②中心的枪战游戏正式上线开放经典内测。”
闻言,方年故意撇撇嘴:“这算什么好消息,现在我还能瞧得上一个游戏了?”
“着什么急啊,说大事之前,总要酝酿酝酿的。”关秋荷不紧不慢道。
接着特地清了清嗓子,好整以暇道:“听好了哈,在京城这几天我还干成了一件事:
现就职于飞思卡尔半导体的苏姿丰博士已经同意了我们的邀请,人已经到了申城;
希望能先跟你见一面,然后再去庐州上任。”
“按照你说的500万美元以下总年薪我都可以直接做主,我跟她第一次交谈就达成了一致;
她要的比你预期中的要低太多了。
说考虑到中国的环境等问题,希望保证基本年薪为80万美元或等价人民币,希望由公司提供住房等。”
听关秋荷说完,方年眨巴眼睛:“就这?”
关秋荷没好气道:“不要拿你千亿身家的眼光来看一个精英工薪的需求,事实上,在飞思卡尔半导体苏姿丰的基本年薪不到50万美元。”
“……”
方年果断转移了话题:“关总啊,我发现你在挖人这方面很有天赋,以后这方面就交给你多留意了,最起码还缺六个苏姿丰这样水准的实验室CEO。”
关秋荷不以为意:“行,没问题。”
“……”
方年是真觉得关秋荷的天赋点在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
第一次因公去国外出差,捡回来一个冰蛙。
这次专程让她去挖人,一周时间真就把苏姿丰挖了过来。
八十万美元的基础年薪算什么,能整顿好白泽实验室略显混乱的行政,落实好方年的意图,调整好产品规划,早点把白龙芯片卖出去几块,不就什么都有了!
其实方年不知道的是,直到2019年苏姿丰带领AMD乘风破浪,让amd变成yes时,她的基础年薪也只有100万美元。
当然,她当年的实际报酬是4亿多人民币,其中有好几千万美元的股票激励。
但是只要她苏姿丰工作给力,前沿能给她更多!
“……”
稍晚些时候,一家子都坐在客厅唠嗑时,方年忽然大手一挥道:“对外宣布前沿白泽实验室全面进入个人电脑核心处理芯片设计领域,已力邀神秘大佬加盟!”
苏姿丰人都到了申城,合同都签了,八十万美元的年薪也不能白花,先弄个噱头回回血,也没什么毛病。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第752章 人生二十,千億身家,我盡力了!(求訂閱)推薦
======
PS:破碗求订阅,总算是在预期时间内写完了~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