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初唐求生》-第568章國可以亡,勾心鬥角不可以停推薦

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初唐求生
没有人去管这些天竺人是生是死,还是伤,不对他们动粗已经是极致了。
在听不到物品掉落声音,确定安全的之后,准备战斗的哨声响起。战士们冲隐蔽处冲出,回到自己的位置准备进攻。
秦闻生观察着他的面对的城门,被炸出了宽达100多米的豁口,部队完全可以突入进去。
他看了一下时间,准备发布进攻的命令,却看到停止进攻的信号弹升起!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等待!
周之翎仔细的观察了高耸的城堡,只有一条路可以仰攻,只有炮击才能攻下,于是下令停止作战。
攻下曲女城到是容易,问题在于不能消灭戒日国的有生力量,特别是当地的贵族,这些人才是戒日的精英,是这个国家的灵魂。
围着曲女城,尽量让他们调动周围城市的兵力,到时候利用各团的侦查连,以阻击,爆炸,消灭掉这些支援的贵族,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战果。
打巷战从来都是最血腥的,能不打巷战就不打巷战,把曲女城的守军调到城外野战,最少让他们尽量多的消耗城墙上。
不过周之翎还有另外一个打算,就是通过炸毁城门,给整个戒日城施加压力,让城内的人出来投降,从而减少人员的伤亡。
现在不知道金耳城的弹药量消耗多少,在戒日帝国消耗掉太多的弹药,后面还两座必攻的城,弄不好还要打上几次大战,天知道要消耗掉多少弹药。到时候没有弹药了,还真是不好办。
也就是说等待城内的反应,比进攻好的多。
爆炸让城内的平民伤亡惨重,冲击波把城门周围为上百米的地方都夷为平地,而稍远的都被震的裂开一条条大口子,屋顶更是被砖头雨砸的千疮百孔。
人们纷纷离开房屋,哭爹喊娘的朝城堡的方向涌去,对他们来说,城堡是他们唯一的生路。
戒日国的文武大臣在高高的看台上,看着巨大的豁口和原来是城门的大坑。
他们心里已经完全崩溃,想着怎么绣红旗,得到新主人的青睐,不过,他们谁都不会说出来,因为他们不能这样正大光明的说出来,红旗要悄悄的绣!否则要掉脑袋的。
拉芝修黎也是气苦,昨天找这些将领,一个都不来。现在倒好,城墙被炸,他们都来了,还一副由你做主的模样。
现在还来得及么?不能在城外决战,城墙被炸,敌人已经堵在门口了。
她认真的看着城外的军队,发现城门外的军队只有寥寥的几千人,还分别布置在3个城门,这分明不把戒日王国放在眼里。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初唐求生-第568章國可以亡,勾心鬥角不可以停展示
她转头问首相婆尼:“首相!你看这城外有多少军队?”
婆尼已经快70多了,老眼昏花了,他努力的用浑浊的眼睛看远处,可是除了迷茫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婆尼的心腹将领维尔玛靠近婆尼轻轻的说道:“首相,东,南,北,三门都只有1千多人!”
婆尼轻轻的问道:“1千多人?”
维尔玛点点头:“是的!1千多人!”
婆尼又问道:“那你带你的下属,能消灭他们么?”
维尔玛摇摇头说道:“没有把握,如果他们的武器是毁坏城门这种,我们有多少军队都没有用……”
婆尼打断维尔玛的话:“你不进攻,怎么知道打不过,也许他们只有毁了城墙的能力呢?”
维尔玛红脸:“我这就准备军队去!”
婆尼:“等等!你的部队并没有多少人,请监国下令,集结更多的部队,争取一次歼灭!”
拉芝修黎在边上一直听着两人对话,听到婆尼要他的亲信进攻,心中也有了主心骨。她立刻附和说道:“你们听到首相的话了么?派出你们的军队,和维尔玛一起进攻这些胆大妄为的海盗。”
婆尼说道:“王家的卫队要不要派出去?”
拉芝修黎看看婆尼,这不是想趁机把曲女城的兵权都拽在手上么!这怎么可能让他得手?
她摇摇头说道:“外面的军队不过几千人,你们集结在一起超过2万,难道只有多的军队打不掉这点人?”
拉芝修黎的质问,不会给这些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们有一点伤害,反而让边上的将军们非常的不满。
在他们看来,并不是他们的懦弱了,而是战局异常的诡异。
先是惊天动地的爆炸,把3个城门炸成废墟,而后一个城门就用1千人多人来封堵!
什么时候,三四千人部队敢包围,十数万军民的一国都城?而且这些海盗没有马匹战象,连像样的武器都没有。
就是这样异常的情况,让他们小心翼翼,因为太反常了。太反常的东西事情意味着背后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些秘密通常会要人命。
维尔玛不理睬拉芝修黎,而是站到婆尼的后面,等待婆尼的吩咐。
拉芝修黎彻底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指挥这些将领,她在想怎么削弱婆尼的势力,让自己势力得到巩固。
她看向婆尼!婆尼知道这事情要自己出面,否则戒日王回来,自己不好交代!他对维尔玛说道:“去吧!诸位将军一起出兵进攻这些海盗!”
维尔玛:“是!”
都是私人的军队,集结的相当缓慢,这是没有办法的,因为精锐都被调集到金耳国去了,剩下的训练不足,或者就是老弱!
城内的百姓惊慌的看到军队开始有动作,他们躲避着部队,在他们看来,这些士兵很多的时候,比敌人更加的可怕。
敌人也许只会抢他们的东西,把他们变为奴隶,而这些士兵,很可能会要了他们的命。因为他们是低等人吠舍、首陀罗和达利特。
达利特就是不可接触者,贱民,他们的性命根本就是草芥。那些婆罗门,刹帝利种姓对他们想杀就杀,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秦闻生在望远镜种看到城内的不停的军队调动,他知道里面的人看到他们人少,安奈不住了。他明白上面的意图,就是尽量多的把对方引出城,然后慢慢的消灭他们。